逝君
字体:16+-

第 二 十 五 章

第 二 十 五 章

“你是……。”子瑜张嘴,声音却被突然响起的惊呼声掩住。

“美人儿啊美人儿。看着身段,便知道公子定是个美人儿。”

那些公子哥儿们平日轻佻惯了,竟有一个直接上前去拉那琴师。戏谑道:“美人儿可别小气,让大家看看吧!”

他一说话,便立刻有人起哄,有更甚的直接上去拦住了那人的去路。

琴师到没有惊慌,一脸淡色。声音依旧轻柔:“我说了,不想吓着几位公子。”

“不看如何知道,你会吓着我们?”

那抱琴的少年似乎有些恼怒了,凤眸中一瞬间又夹杂着别样的情绪。眼睛微微一眯,扬手,迅速扯下面纱。

就在青丝落下的那一刻,众人的脸色各变。有惊讶,有遗憾,有恐惧……只是唯一都收起了方才的调笑。

那少年的脸颊已不是难看,而是恐怖。

试问,谁看到一张一脸“千沟万壑”的脸还能不变色?

男人脸上有一两道刀痕也许还能显出点味道。只是满脸的刀疤呢?相信你一定不想再多看。

看着这群人的反应,琴师嘴角勾起一丝讥讽,这种事,这些年来见得多了……只是,心里还是不能……

年轻的琴师轻哼一声:“我本来就说过了,不想吓了各公子……”

那人不禁一脸遗憾道:“可惜了可惜了……。”

皖紫心里冷笑。

尽管身边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在你耳边说,长相不要紧,可以,却每次在揭下面纱的时候都能看见这些人扭曲的脸庞……

人,便是这般虚伪。口头上总是说着不在乎,实际上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

年轻的琴师紧了紧怀中的古琴。迈开步子准备离开,却被拉住右手,本来想回头怒目,却因看到那人浑身一震。

“你……。”

子瑜面上含笑:“这位公子琴艺高超,真乃绝色,不知在下有没有荣幸请公子小酌一杯?”

那人,自然是被毁去容颜的皖紫。

自上次遇到那事,子瑜被那个断臂的男人挑断了经脉,还在昏迷中在便被带回了京都。

这一别,近五年……

皖紫长高了,虽然还在变声,声音还是那般温润好听。

小的时候子瑜一直期待着那人长大的样子,期待着他将会出落得如何迷人。

看着那张脸颊,心中猛然一痛,便是内疚……

“公子要喝酒,便跟着我走。”皖紫转身转得很快,像是在逃避一般。一回头,便迅速用青纱遮住脸。

他到底是在乎的……

也是,如果不发生那样的事,子瑜相信,这世间再也找不到和这个人一般的美人儿……他原本,是这个世界最美的人儿……

后来跟着他到了另一个房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说是独酌,实际上子瑜是不喝酒的。即使是跟着那些整日玩乐的世家子弟,这一点也没有任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