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二 十 六 章

第 二 十 六 章

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冰凉。如若不是身上的疼痛那么真切,子瑜甚至会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春梦……

伍霆琳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大概是还要忙着早朝。

动了几下,便痛得咬牙切齿,子瑜也不再挣扎了,自暴自弃的捶了几下被褥,猛然倒身,继续睡。

说也奇怪,那以后,伍霆琳没有再出现了。栅栏后再也感觉不到那人的内息。

不过也是,刚刚登基,那人哪有这么多时间天天在这里发呆……

接下来的日子,子瑜期待着事情的发展,却又隐隐心乱。

事情,会不会向最坏的方面发展?……

“吴子瑜,你不用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从我们相遇至今,就没有偶遇,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那孩子脸上都裹着白纱,笑得狰狞:“你知道你接下来的命运吗?!你会被困入牢笼,直到我们的再一次相遇!”

那时候,他真的觉得那人不再是什么天人,而是地狱而来的魔鬼修罗。

而他,因为手筋脚筋被人挑断,只能爬伏在冰冷的地上……

浑身上下已经不再是一个“痛”字能够代替的了。

皖紫走上前,俯下身:“而再次看见我,你一定会恨我入骨吧……师兄……。”

那一声“师兄”,却叫得子瑜心中一痛。是一种淡淡的,宛如猫挠的感觉。

“你恨我吧……那么就这样一直恨着我,亦如我对你。”

思绪从那一年,一下子跳到了京都再见的时候。

皖紫变了,子瑜却不知道那是从何时开始……

记忆中,那绝美无双,温柔乖巧的男孩。一眨眼,披上了一身的紫衫,凤眼微挑,含笑看着自己,面上拂着青纱。

子瑜有些疑惑了……到底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那曲逝君真的很美……

只是子瑜现在才发现,其实他和皖紫都没有懂。

再次见面的时候,子瑜并不恨他,皖紫以为,他只是因为忘了其中一段记忆。而他却不知道,即使记起了一切,他还是不恨他。

现在,子瑜都不知道,到底是皖紫给他下了蛊,还是自己选择遗忘?

皖紫一直很爱美的。这点,子瑜清楚……

只是再次相遇之后,子瑜甚至没有再见他照过镜子,理过乌鬓……他的房间里,连一面镜子都没有……

每次有人提及他的容颜,他都没有什么表情,似乎是习惯了……子瑜却知道,他把那些话都埋在了心里。

皖紫从来就是这样的。什么话都藏在心里,掩得那么深……也不怕那些东西腐烂,发酵……

那是子瑜第一次想要走入一个人的心……

即使是现在想起来,子瑜依然觉得那很美……全心全意的想去了解一个人。甚至再来一次,他依旧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