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二 十 三 章

第 二 十 三 章

第二天五更。伍霆琳便早早的把身边的人叫醒。

宫人们拿来了龙袍。伍霆琳站起身,举手优雅。精致华丽的龙袍上身,原本这些年来略显消瘦的身体,也只觉挺拔。

龙袍上的一针一线,皆是金丝银线,宝石相辉却比不上那人双眸透彻。

长长的乌丝如瀑垂挂,最后被收入冕冠之中。冕冠为十二旒,皆以玉制。穿插玉笄,以与发髻拴结。

伍霆琳换上衣服便含笑看着子瑜:“怎么,昨夜朕为你亲自脱了衣服,今日还要朕帮你穿上?”

吴子瑜愣了愣,瞪了他一眼。却还是将自己包裹在被褥之中。

伍霆琳俯下身:“子瑜,怎么了?”

子瑜微微叹气:“我没事......把衣服给我。”

无趣,伍霆琳看了他良久,转身:“今天朕还有的忙,你也要做好你份内的事。朕要在今天看见你,知道了吗?”

登坛受封,祀天祷地,接受群臣朝拜、诸国使节朝贺。

往后,便是宴舞。

伍霆琳发现,那个人把自己藏得很隐秘,整个仪式上,在人群中都找不到他的影子。

直至宴席,他看见了那人坐在离自己最远的角落。

伍霆琳一直觉得子瑜很不一样。那时候那种感觉更加深切了,他坐在那,仿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偶尔会有一两个人上前去和他打招呼,他总是微笑着,却仿佛拒绝着。故意和身边的人保持着距离。

身边的侍卫轻声提醒:“皇上,你的酒杯歪了。”

伍霆琳回神,正襟危坐,视线却没有从那人身上收回。

那人淡淡的望这边瞥了一眼,看似无意。伍霆琳却似笑非笑的回看了过去。

伍霆禄的位置便安置在离伍霆琳最近的地方,身上还抱着一个遮着面的紫衣美人。那人,自然是皖紫。

伍霆禄的目光一直在皖紫身上,柔情旖旎如同冬日的阳光。

而皖紫的目光,却一直在子瑜和伍霆琳之间流转。

他似乎看明白了什么,面上的表情却渐渐淡了......

伍霆琳实现了他之前的承诺,将凌州封给伍霆禄。

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只是改变了一些,消失了一些……

每日上朝,听奏,下朝,批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调的重复着……似乎很平静,却又有什么在积累着,等待着汹涌澎湃的一日。

那个人,依旧被自己锁在身边,每日烂醉如泥。

伍霆琳还是会常常去望他,远远的望。却没有勇气再上前和他说任何的话……

他害怕那个人问他:“这,便是你想要的吗?”

其实,他从来没有像子瑜那般,把自己想要的想得那么明白。只是随着时间,随着命运,做着他应该做的事。

在很久以前,他还能和那个人一起望着宫外,眼睛里是无尽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