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二 十 二 章

第 二 十 二 章

时间就这样有一日没一日的过着。

似乎是很平静……

好像又回到了那三年。

子瑜住在那个种着藤蔓的院子。

那段时间,喜上了饮酒。每日里都醉得昏沉。

伍霆琳有时会去看他,却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门外。

那人醉后的样子很美,会笑,会怒……虽然他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子瑜,究竟活在梦里还是回忆……

他也心软过,想过就这么放过他……只是,他真的舍不得。

皇宫里那么寂寞,他怕自己有一天,真的会疯掉…

樟诃问过他:“既然每日看他这般颓废,心痛如割,你又为何要留下他?”

伍霆琳只是望着浩瀚的天空:“若是放他离开了……我便再也抓不住他……。”

抓不住……

自己如何能——再困住一只翱翔九天的雄鹰?

转眼之间,到了登基大典。

为这,宫里宫外忙了半月。虽然一直强调从简,可这好歹也关系到大国尊严,又能简单到哪儿去?

光是大典上伍霆琳身穿的龙袍,就够几十个人没日没夜的赶。

吴子瑜是“委以重任”的大臣,按理也是要参加的。一方面,显示新皇宽宏仁义;一方面,让大家看看这前朝“降”将对吾皇俯首称臣。

于是前一日起,伍霆琳便光明正大断了吴子瑜的酒。而后更是硬拖着他,丢进了澡池。吴子瑜也不反抗,任他抱,任他扔。可笑这些日子来唯一洗过的两次身子,都是这么被这人扔到这的。

“你不洗,莫非还要让朕亲自动手帮你?”

蓬头垢面,衣衫零乱。

精致的五官再不见半分清明。嘴角也是糟透了的胡扎……

这人……真的是那名动天下的才子?真的是吴子瑜?这一刻,就连伍霆琳都觉得陌生了……

突然间想起了伍霆禄的话:“我不知道你和四哥想要的是什么……不过这般逼他,你和皖紫终有一日会后悔……。”

伍霆琳不明白这席话的意思。自己到底如何逼他了?

他只是想将这个人留在身边罢了……

还有林皖紫,这又关他何事?

他的子瑜,本应该精致漂亮……

伍霆琳看了那人半晌,终还是跳入了水池。渡到子瑜身旁,轻轻为他褪去衣裤。

接下来,便是搓洗身体,清理乌丝,刮整胡糟,修剪指甲……伍霆琳一辈子没有这么伺候过一个人,这些,还是这五年来,征战沙场时空余学的。

就是因为想起那人指着他的鼻子说过:“伍霆琳,你他妈的除了是个皇子,你还是什么?若不是生在皇家,你连洗个澡,泡个茶,做个饭都不会!”想起那个时候,伍霆琳便忍不住勾起唇。当时的自己还被他气得脸红耳赤。

而现在,吴子瑜出奇的乖巧,一动不动的任他打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