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乱世
字体:16+-

第六十七章 难产,生子

第六十七章 难产,生子

屋内,难产的叶嫔还在惨叫,叶子凝早已顾不得什么清高孤傲了,手心里满满的都是汗水,他们叶家,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叶嫔这一胎的身上,所以叶嫔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出事!

天微微亮了,太医也在半夜被人揪起来检查了叶嫔所用的所有吃食,皆没有问题,皇上的脸色也越来越沉,此时无论是皇后慕容悠还是长公主凰无落,都没有开口,而是默默的去查了叶嫔难产的原因。

凰无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早在刚一踏进这屋里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当然,熟悉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心里渐渐地有了猜测,不禁将沐凉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么冒险的方法,稍有不慎可就是一尸两命!可见沐凉是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的。

凰无落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告诉沐凉了,本想着借这一次让沐凉明白一下自己的心意,却没想到害了自己还未出世的弟妹。

凰无落的发现,自然是不能告诉父皇的,且不说她与沐凉的关系,这时候是定要保沐凉的,万一到时候父皇问起她是怎么知道这种药的,她该怎么说!凰无落眼底一片阴暗,回去告诉自己父皇,她也没查出什么来。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叶嫔无故早产,不对,也不是无故,在此之前,皇上曾多次不给叶嫔颜面,叶嫔也为了自己妹妹的住处大动肝火,最后更是失了宠爱担惊受怕。

所以叶嫔受惊难产,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这样一来,少不得就有人责怪父皇与她了,怪不得父皇要让她去查,怕是就想找只替罪羊吧。

但是这件事凰无落做不来,她只用眼神示意皇上,您自个儿来,气的皇上一个仰倒。

屋里的血水换了一盆又一盆,惨叫声始终没有停歇,只是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弱,叶子凝经受不住这样的心理煎熬,皇上又没叫她起来,她跪在地上哭的险些晕过去。

凰无落冷眼看着,她这才进宫叶嫔就难产了,怕是外头会说她兆头不好了,古人,总是这样迷信,凰无落无奈的耸肩,自求多福吧。

又过了一个时辰,孩子仍旧没有生出来,而叶嫔的声音越来越弱,众人心中都有了不好的想法,凰无落此时简直想把沐凉弄死,更是后悔自己居然真的让沐凉在宫中乱来了。

“皇上皇上,娘娘生产多时身体虚弱,快找个老参片让娘娘含着吧,娘娘没有力气了。”

产婆跑出来匆匆的说完,说完了又赶紧回了产房,皇上忙叫人去寻人参,凰无落也转头吩咐泠音几句,泠音知道今天沐凉来过,也知道沐凉去找叶嫔算账了,自然更知道叶嫔此时的惨状与沐凉脱不开关系,听到小姐的吩咐,赶忙去回了宫里。

泠音用的轻功,她的轻功一向极好,不一会儿便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制作精美的檀木盒子。

凰无落将盒子递给皇上,“这里面是上等的千年人参,拿去给叶嫔先用了吧。”

皇上看了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忙叫太医好好的切了一片进去给叶嫔喝,剩下的又去熬了汤水,若是叶嫔这样还生不下来喝点汤水可能可以多些力气。

皇上看着凰无落一脸感动,凰无落倒是没什么表情,就是觉得她父皇这么看着她简直太别扭了。

皇上没想到,这时候能来帮自己的,竟然是这个一向不喜欢叶嫔的女儿,刚刚李敬已经来跟他说过了,他那里只有一株千年人参了,但那一株千年人参,是用来给他自己保命的,真到了关键时候,他恐怕也不会拿出来给叶嫔,没想到他这个看起来不近人情的女儿,这种时候却这么大方。

若是凰无落知道自己父皇竟是为了这种事而感动,怕是又要冷笑了,她可不是帮着叶嫔,她这么做,只是因为今天害得叶嫔难产的人是她家的人罢了,典型的有些愧疚而已。

果然,人参到了叶嫔嘴里,叶嫔仿佛又有了力气,里面又传来了一声声的呻吟声。

又过了许久,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云霄。

众人脸上皆露出惊喜的表情,就连凰无落心里,也不禁有些高兴。

叶子凝也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跌坐在地上,只是这时候没人管她。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生了一位小皇子。”产婆对凰无傲盛极力的说着讨喜的话,凰无傲盛也不小气,大手一挥,将在场的人赏了个遍。

赏完皇上便伸手抱起用锦布包裹的新生婴儿,嘴角含着笑意,这是他的第六个儿子了。

“皇后,以后小六,就交给你抚养了。”凰无傲盛突然对慕容悠说,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给叶嫔的惩罚,就算叶嫔早产了,他也觉得,君无戏言,既然他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就不会收回。

慕容悠心里也是震惊的,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凰无傲盛,完全没想到凰无傲盛会这么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看着眼前的皇上,天下的掌权人仿佛要将手里的孩子递给自己,慕容悠一直愣住了,直到凰无落推了推她的手臂,她才回过神来,接过皇上手中的孩子。

“皇上,不行!”慕容悠还未说什么,叶子凝就先对着皇上拒绝道。

慕容悠眼眸一深,皇上脸色也不太好,凰无落觉得没自己什么事儿,于是坐在一边看戏。

“朕的话,你区区叶家,还没资格反驳!”凰无傲盛不给叶子凝面子,叶子凝从一开始就一副清高的模样不肯对皇族低头,皇上身为皇族中的顶尖人物,又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的人呢?

叶子凝脸都白了,可是想起失去了这个孩子对叶家的重要性,她还是冒死说,“孩子是姐姐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皇上您不能听信谗言就让姐姐失去做母亲的权利啊皇上!”

叶子凝这一指责,更好像是皇后在皇上耳边说了些什么,才让皇上选择这么做的。

皇上心里更加生气,倒没想到,叶家的小姐一个两个胆子都还挺大!皇后根本就没跟他说什么,他心里很清楚,所以他才会生气,气叶子凝污蔑了皇后。

“来人,叶家二小姐殿前失仪顶撞皇上,送出宫去让叶家人好好教导一下!”

竟是连说都不想跟叶子凝说,直接命人送了叶子凝出去,还连带着顶撞皇上这一句话。

凰无落心里明白,以后叶子凝怕是高嫁不成了,低嫁都有问题,谁家会要一个连皇上都敢顶撞的女人呢?莫不是闲命太长?

叶子凝显然还不知道皇上这一声斥责的重要性,仍想要帮姐姐留住孩子,却没有人肯听她多说,为了不让皇上生气一个个的都死命将她拉出了绿绮轩。

“朕还有很多公务要办,孩子就交给皇后了,叶嫔这儿就让她好好修养吧,修养好了再出门。”

这就是变相的禁足了,凰无落明白,皇后也明白,怕是担心叶嫔一醒来得知孩子被送去了自己这儿会不顾一切的跑去凤仪宫丢人。

皇后也无法,只好叫了人去寻奶娘给孩子喂奶要紧,叶嫔这儿找的奶娘她虽然带回去了,却是不会多用的,等自己要的奶娘找到了,便不会用了,叶嫔的人,心总是向着叶嫔的。

虽然皇后很惊讶皇上突然丢给了自己一个儿子,内里却是高兴的,她没有儿子傍身,就算念儿过继到了她的膝下,那时候念儿也已经懂事了,总不如亲手养大的要来的亲近。

凰无落的心情也比较好,路上一直嘴角带笑,父皇长期不去母后宫里,她又不能每天陪着母后,如今有了这个孩子,正好能让母后排解一下时间。

皇后一路上都在细心的照料着孩子,虽然现在天气比较热,但对孩子来说还是有点凉爽的,尤其是刚出生的孩子,皇后小心的蒙住婴儿的脸,不让风将他吹感冒了。

回了凤仪宫,慕容悠刚坐下,问的第一件事就是,“芫芫你想要一个弟弟吗?”

眼看着母后眼里的期盼,凰无落如何还能说不想呢,自然是笑着应道,“想要啊。”

慕容悠这才满意的低头逗弄怀里的孩子。

只是不过一会儿,怀里的孩子就哭了起来,哭声也是细细的,仿佛没有力气一样。

“这,这是怎么了?”慕容悠颇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怀里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直到刚刚带回来的奶娘跟她说着孩子说饿了,她才回过神来。

是了,太长时间没养过孩子她倒是忘了,孩子这个时候确实是该饿了的。

慕容悠将孩子递给了他现在的奶娘,让她把小六抱下去先喂饱了再抱上来。

“芫芫,你说你父皇这,是什么意思啊。”

自从凰无落长大后,慕容悠就越来越没主见了,几乎什么事都要问一问凰无落,得到肯定了才敢去做,在她心里,已经慢慢的开始依赖女儿了。

“父皇大约是想给咱们寻个靠山吧,没事的,母后。”

凰无落细声的安慰慕容悠,她知道自家母后在担心什么,不过没事,有她在,那些担心都不是问题,她手里的兵权,可不是看看而已的。

相较于那些大臣们,她的父皇一直是更相信她的,也更愿意把兵权交给她。

她的父皇知道她心里有底线,只要不踩到那个底线,她就会近全力的辅佐凰无这个姓,她辅佐的不是西玄,只是凰无家。

这个孩子,也算是她父皇的一个示好吧,既然如此,她也还蛮喜欢小孩子的,倒不如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