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乱世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 宫中风向

第六十八章 宫中风向

慕容悠许是心性不如从前了,轻易的就被女儿说服了,安安心心的打算养起孩子来。

“以前很多芫芫用过的东西都还没扔,现在正好,还能给小六用。”皇后一脸喜滋滋的,凰无落看了也跟着笑,或许多个儿子,也并不在坏事,生恩不如养恩重不是吗?她也开始期待,自己能多一个弟弟了。

“芫芫你看你,昨晚没睡好,现在快回去补补觉。”慕容悠转眼就闺女眼底淡淡的青黑,随即担心的说道,叶嫔半夜发作,她们大多数人都被吵醒了,也没有办法,现在事情已经平息下去了,是该回去好好休息了。

凰无落向慕容悠告辞回宫睡觉,顺便叫人去警告了一把沐凉,叫沐凉以后不要再在皇宫里为所欲为,否则她不会再帮他遮掩。

睡醒后凰无落招来南妩,她也有好些日子没有用到南妩了。

“你去寻一些小孩子的玩具来,多寻一些然后送去凤仪宫。”凰无落淡淡的吩咐道,随即整理好衣服,坐上轿撵去凤仪宫。

留下的南妩嘴角一阵抽搐,心里无语,她看起来是会了解小孩子的玩具的样子吗。

凰无落一如往常,进凤仪宫都不需要通报的,直接进去,就看见自家母后正抱着小六在怀里轻轻的哄。

叶嬷嬷先看见了凰无落,走过来低声说,“小皇子现在一吃饱就会被娘娘抱上手,娘娘完全都不肯松开,就算是睡着了也要抱着他。”

凰无落失笑,她的母后很喜欢小孩子。

很快,慕容悠也发现了凰无落,忙对她招招手,凰无落听话的走过去坐在榻边。

“芫芫,刚刚你父皇派了人来说你弟弟的名字交给咱们来想,你说这叫什么好呢?”

凰无落的名字当初是被别人敲定的,并不是慕容悠自己,为此慕容悠曾怨念的不行,只想着接下来这个孩子的名字得由自己来定。

只是坐在那儿想了半天,慕容悠也没想出什么好的来。

凰无落默默的安慰,“没事,离百日宴不是还有三个月吗,咱慢慢想。”

许是觉得闺女说的有点道理,慕容悠也不忧伤了,反而动手逗起自己手上看着她们笑的小皇子来,一边逗还一边跟凰无落说话。

“昨天我嫂子来了。”慕容悠的语气里投着兴奋,宛如一个少女似得,称呼也一如既往的随意。

凰无落知道母后嘴里的嫂子是宰相府的大夫人,从前她们关系很好的,后来三皇兄让宰相府颜面尽失后,她们就很少有来往了。

昨天宰相府的夫人来看母后,母后肯定很高兴。

“但是母后看你三皇兄好像有些不对。”慕容悠突然来了句,凰无落聚精会神的打算好好听听是哪里不对,母后平时太压抑了,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尽量做一个倾听者。

“你三皇兄平时不是嘴很毒吗?昨天看见笙儿的时候竟然什么都没说,当时母后都要吓死了,就担心念儿开口就骂笙儿。”

慕容悠的担心确实不无道理,想当年凰无昔念就是骂过慕容离笙的,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慕容悠觉得凰无昔念的嘴很毒,无论凰无昔念在她面前是个啥样的,她都坚定的认为凰无昔念嘴毒,那什么,人不可貌相。

凰无落沉默了,关于这个事情她真的无法解释,可能三哥只是不想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如果是用现代的话来说,还有一种可能是,自家三哥性冷淡。

想到这种可能性,凰无落觉得有些莫名的喜感,那样冷清话少的三哥是个性冷淡,噗。

“哦对,芫芫,笙儿有请帖给你。”慕容悠转身从旁边拿出一张帖子。

凰无落挑了挑眉,她与慕容家的小姐认识是认识,但大概因为家里的嘱托,人家并没有上来跟她说太多话,所以她倒是没想到,慕容家还会把请帖给自己。

凰无落收下了请帖,说是要回去慢慢看,慕容悠也不管,这个闺女啊,从小就不要自己操心,虽然也省力不少,但到底还是少了些为人父母的乐趣。

“小六,皇姐要走了哦。”凰无落将手放在小皇子嫩嫩的小脸蛋上刮了刮,只觉得触手柔软,十分舒适,顿时有心想要捏一捏,却被看透了自己意图的母后给拦住。

慕容悠不满的看着凰无落,凰无落无法,只能讪讪的收回了爪子。

回了宫,凰无落才拆开了那封请帖,是请凰无落去踏青的请帖,想到踏青,她也确实很久没去过郊外了,不如就应了吧,怎么说也是母后的家族,总要给几分颜面的。

凰无落此人,极其护短,既然与她扯上了关系,她又不至于厌恶的话,那就可以抬举。

与此同时,又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

白逸归请辞!

本来白逸归就不属于凰无落这一边,想要离开也是随时都可以的,但是白家注重礼仪,他就一定要等到凰无落回来亲自告辞,这是他想了一晚上的结果。

凰无落倒是无所谓,只是看白逸归的眼神有些闪躲,她心里就明白了,是知道了昨天的事情吗?要是这样就放弃了,她倒是没有必要了。

“白公子一路好走。”

凰无落的不挽留也在白逸归的意料之中,皇家的人性格都很高傲,他都说要走了,人家自然不会拦着他的。只是,白逸归最后看了一眼翎羽,明白自己心里闷闷的难受究竟是什么,他需要回去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而把白家扯进皇室的风波里。

白逸归心里的纠结凰无落不知道,她只知道白逸归走之前给了她挺多钱的,住宿费嘛,她懂的,既然钱都拿到手了,她可以出去浪了!

一晚一万两的价格可不低,在古代,一万两可是很贵的。

她也不是没钱,只是别人的钱,始终会花的比较高兴,毕竟不心疼嘛。

第二天睡醒,就有人进来向凰无落禀告昨日及今早发生的事情。

昨日发生的,无非就是叶嫔的事了,想到叶嫔,为皇家添了一个皇子,也没得到任何的封赏,自然有人诟病天家无情。

凰无落冷笑,天家无情这事是谁都知道的,还用他们说吗。

只是叶嫔早产,叶子凝又是被皇宫里的人送回了叶家,叶家人总是要讨个说法的。

如凰无落所料,皇上在早朝时也说起了这件事,对外称是叶嫔平日里气性大,稍有不顺心便拿宫女出气,因此有宫女怀恨在心,见皇上接连训斥叶嫔,便觉得自己在这时候害叶嫔一把也没有人会在意。

朝中唏嘘,信吗?自然是不信的,礼部尚书气的脸都红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皇上要的,只是给满朝文武一个交代,你不信,就憋着,也不能说出来,一个礼部尚书的女儿,与皇上的皇恩比,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然后在叶嫔醒来后,就想看看自己的孩子,却被告知孩子已经被抱到皇后处抚养,叶嫔简直目眦欲裂,又想要见见叶子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辛苦生下的孩子会被抱到皇后那儿!却在得知叶子凝被皇上送回家中后瘫坐在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她知道了,皇上是想要她孤立无援,之前她的所作所为,皇上并没有原谅,也没打算轻罚她,只是皇上在等,等她生下孩子的这一刻,就在这一刻,把之前的所有都还给她。

“啊”

绿绮轩里传来女子凄厉的叫喊声,仿佛痛到极致,也仿佛恨到极致。

听到这里,凰无落就知道,她们与叶嫔的仇已经结下了,基本就是你死我亡这样一个状态。

只是凰无落从来不怕,也没有把区区一个妃嫔放在眼里过,不是她骄傲自大,只是一个没脑子没手段没人脉没恩宠的人能做什么呢?就算真的能做些什么,起码也得发展个十几年吧,就如凰无落这样。

关于人脉,从前叶家是有的,稍大一点的家族,或多或少在宫中都是有人的,只是叶家在宫中的人,早就因为叶嫔的智商跟脾气渐渐地叛变了。

毕竟除非死士,否则哪有人能受得了叶嫔不把他们当人看呢。

这几天二皇子凰无青凌与三皇子凰无昔念一直行为密切,宫中很多人都知道风向变了,二皇子或许没什么,但怎么说二皇子的母妃也是容妃,二皇子智商不高谁都知道,但容妃荣宠不衰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即便现在容妃年纪大了,皇上每月还是会去容妃那儿几次,这就是手段,而二皇子所代表的,就是容妃的站位。

三皇子一直与长公主是一起的,这也是谁都知道的,长公主这边的势力越来越大,也导致宫中很多本来不把凰无落这长公主当回事的人,也开始重视起了她,纷纷朝她抛来橄榄枝。

当然,她并没有接受。

其他的宫人也算是人精了,叶子凝往宫中递了好几次牌子说是想来看看叶嫔,都被直接送到了凰无落这里,然后凰无落再让那些牌子石沉大海。

宫中几乎,一家独大,只是,这对于凰无落而言,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