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乱世
字体:16+-

第六十六章 惊吓,难产

第六十六章 惊吓,难产

翎羽被沐凉说的涨红了脸,从来没有人这么严厉的教训过她,还是在她被人欺负了之后,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红了眼眶,然后默默的离沐凉远了远。

这样轻微的动作,还是叫沐凉感受到了,沐凉瞬间目呲欲裂,感情自己在为她担心她还要生气疏远自己?沐凉心中默默念一句,我日。

别问他从哪学的这句话,你得去问咱伟大的长公主殿下。

“你给我滚过来!”沐凉被气的七窍生烟还仿佛有些口不择言了,对着翎羽说话也越来越重,凰无落皱着眉走到沐凉面前阻止了沐凉的怒火。

翎羽是个胆小的小姑娘,若是按照沐凉这样来,迟早把小姑娘吓跑喽,到时候看他去哪儿哭去,思及此凰无落抬头白了沐凉一眼,脑子不灵光的傻蛋。

沐凉被凰无落的白眼哽了一下,接着又有凰无落挡在自己面前,他也知道刚刚自己反应过激怕是吓坏了翎羽,便不过去,努力的平息着自己内心的怒火。

凰无落转头检查翎羽的伤口,翎羽还颤颤巍巍的表示不敢让公主替自己检查伤口,只是凰无落坚持,翎羽也只能作罢。

尖锐的指甲有些刺破了翎羽娇嫩的皮肤,渗出丝丝血丝,再加上破皮处的红肿让整个伤口适才看起来有些狰狞。

只是翎羽的脸是早已上过药的,凰无落的药,自然是极好的,等沐凉发泄的差不多的时候,翎羽的脸也就没这么可怕了,红肿也消了些,沐凉的表情也慢慢变好。

翎羽看着沐凉,沐凉仍旧是沉着一张脸不肯说话,思索了一下,翎羽从凰无落的背后走出来,感觉到动静,凰无落倒是有点惊诧,翎羽这样的女孩子居然还能进一步?

沐凉冷眼看着翎羽朝他走来,也不变换表情,还是一脸冷冰冰的。

也难得翎羽不怕,甚至还走过去拉了拉沐凉的衣角,是的,拉了拉沐凉的衣角。

沐凉的衣服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白色,因为从前凰无落总说,温润公子就应该穿白色的衣裳,看起来风度翩翩,然后,沐凉就真的信了,从此白衣加身,没点重要的事是不会换颜色的。

江湖中也因此有了古楼沐公子温润如玉的说法。

此时翎羽雪白细腻的手轻轻拉住沐凉白色光滑的衣服布料,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沐凉,仿佛是在寻求原谅一般。

凰无落不禁鸡皮疙瘩起一身,真心想去问问,翎羽,谁教的你装可怜的,明明本宫都不会!

沐凉心里的其消了些,但仍绷着一张脸,心里想着若是这一次不给她个教训下一次她还指不定多不听话呢!

凰无落:翎羽很听话,翎羽这次明明就是为了护主,你告诉我她哪儿不听话了!你告诉我!

“沐公子,翎羽知道错了,翎羽以后肯定不会再这么做了,沐公子就不要生气了。”

沐凉身材欣长,翎羽也就到他的下巴,此时抬起头看沐凉,有些吃力,眼里却现出了疯狂,她一直喜欢这个男子,从第一面起,就很喜欢,喜欢到,不想让他不高兴,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不高兴,她也不想要,所以,她愿意低头,只要他高兴就好。

“现在知道错了?”沐凉斜睨翎羽一眼,嘴微微往上一勾,用凰无落的话来说,就是颇有一种霸道总裁的风姿,想不到沐凉也是这样有多样性格的人,凰无落感叹。

翎羽狂点头,恨不得把头摇下来告诉沐公子她真的知道错了。

沐凉这才露出满意的表示,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大手摸了摸翎羽的脑袋。

翎羽见沐凉仿佛不是这么生气了,才敢说,“其实,其实叶嫔娘娘下手也不是很重,况且公主跟白公子的药也是极好的,沐公子不用这么担心,不会变丑的。”她仍记得,面前这个男子说了,他喜欢长得好看的姑娘。

哪知沐凉听完翎羽的话脸却一下子黑了,“白逸归那小子也给你送了药?”

沐凉的声音有些危险,小白兔似得翎羽却没有感觉出来,顶多就是觉得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怪怪的而已,还是呆愣愣的对着沐凉点头,表示白公子确实给自己送了药。

然后,沐凉的脸色就更黑了。

“药呢。”

沐凉毫不客气,伸手就想问翎羽拿,翎羽呆愣在原地,迷茫的小眼睛不的看向她家主子。

凰无落……你看本公主做什么直接告诉他药在本公主手里不就好了,公主殿下无力吐槽。

沐凉见翎羽频频望向凰无落,心里也明了,转过头对凰无落也是不客气的一句,“回头把药扔了,外面来的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呢。”

这就是摆明了他不信任白逸归的立场,确实,凰无落也不太信任白逸归,但是她觉得,这个不信任与白逸归给的药完全没关系,再怎么蠢的,也不至于蠢到对自己送出去的药下手吧。

只是无奈,沐凉的眼睛还炯炯有神的看着她,亲疏远近她向来明白,当即对沐凉点点头,表示药不会给翎羽用的,沐凉这才满意了。

“刚刚你们说,是那个什么叶嫔的对翎羽动手?”沐凉心情好了,找了个地方坐下,喝了口茶慢悠悠的问道,此时倒是有了几分温润的样子。

“嗯,你想做什么?”

不是她不信任沐凉,实在是沐凉本身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翎羽早些时候就因某些事,被他划入保护圈内了,他也曾放话谁都不能动翎羽。

而现在,被他护着的人,却被一个外人给碰了!还留下了痕迹!这叫沐凉,怎能不怒。

“嗯,是叶嫔,住在绿绮轩的偏殿,你可不要走错了,也不要下手太重,她还怀着我父皇的孩子。”

凰无落淡然说,倒不是可怜叶嫔,只是不忍父皇的子嗣出事,她虽不是一个良善的人,却也不至于对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动手,更何况,她也没有厌恶叶嫔到非要她一尸两命的地步。

沐凉温润一笑,“怪不得你都没要她去死,原来是怀孕了啊。”沐凉笑的很温柔,说出口的话却不是这么一回事的,叫人毛骨悚然,凰无落又不禁一阵担忧,这孩子可都快满月了。

“当心点折腾。”这个时候要沐凉放手,凰无落也知道是不太可能的,只能一再的嘱咐他小心点,再怎么说这里也是皇宫,他再厉害,被发现后都插翅难飞,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父皇的孩子,她也不欲沾上跟自己一样的血。

沐凉在得知是叶嫔对翎羽动的手之后又叮嘱了翎羽几句就离开了,看着沐凉走的很潇洒的身影,凰无落实在是不怎么放心,总觉得,这货不会真对叶嫔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吧?她发现自从回到皇宫后她就变得爱操心起来了。

夜半,还没有动静,这让凰无落稍微放心了些,转头躺**就要睡觉,然后没睡多久,外头就开始起了喧嚣声,不止有喧嚣声,还有宫女怒骂的声音。

“哎你们声音轻点,长公主正在休息呢,吵醒了长公主可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许是真的对长公主有些忌惮,外面的声音真的轻了下来,凰无落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不多时,泠音又进来了,摇醒了凰无落,眉宇间表情有点凝重,却也没有很着急。

凰无落见状便以为不是什么要紧事,一扫泠音的手就要重新睡觉,泠音却有些急了,忙凑到凰无落耳边道,“叶嫔受了惊吓难产了。”

凰无落呆愣了两秒,起先她还不知道叶嫔受了惊吓难产与自己有什么关系,随后却想到了从自己这儿得知了叶嫔住处的沐凉,抬起眼眸震惊的看着泠音,泠音见凰无落心里有数了,忙点头。

凰无落这才从**起来,“替本宫更衣。”她淡淡的吩咐道。

泠音应下,替凰无落找了件素净的衣裳,也没打扮的多精致,这种时候若是打扮的太好了,怕是会造人诟病。

凰无落照了照铜镜,觉得自己这样子没什么问题,于是带着泠音一人就去了绿绮轩。

绿绮轩内,无论是皇上还是皇后,都早已经到了,凰无落来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谁都知晓她与叶嫔之间关系不怎么好,今日叶嫔还掌打了她的宫女,因此叶嫔受了惊吓难产,最得人怀疑的,便是长公主凰无落。

凰无落端端正正的给皇上行礼,仿佛周围这些人怀疑的眼神都不存在一般。

皇上挥挥手让凰无落也坐下,虽然这时候她确实是风口浪尖上最惹人怀疑的那个人,但是凰无傲盛,确实从来没有怀疑过她的。

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从小又有主见又有头脑,根本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去做这么惹人注目的事。

“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正在审问那几个今天一直陪着叶嫔的宫女,以及叶嫔的亲妹妹,叶子凝。

叶子凝素来高傲,即便是跪着,也非要高扬起头,以显示自己的不屈,高风亮节,此刻,却是吓得脸都白了,跪伏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她不知道,自己不过是出去一盏茶的功夫,姐姐怎么就摔倒了?

不止叶子凝不知道,其他几个宫女也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是在一瞬间就看见叶嫔娘娘摔倒在地的,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凰无落看着这几人神色不似撒谎,心里默然,忍不住的想,莫非沐凉特意跑去绿绮轩只是为了把人推到?可是这样也不对啊,把人推到万一力道控制不好可就一尸两命了,想到这儿,凰无落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以沐凉的控制力,怎么也不会一尸两命吧,所以,沐凉真的是去绿绮轩推人了?这真是一个不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