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英烈故事
字体:16+-

“无线英雄”——李白

“无线英雄”

——李白

敌人把我的手指甲拔去了,可我现在不是照样用这双手工作么!

——李白

李白(1910~1949),原名李华初,曾用名李朴,化名李霞、李静安。湖南浏阳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通讯连指导员,后参加长征。1937年到上海,长期从事党的秘密电台工作。后被国民党政府逮捕杀害。1958年,八一电影制片厂以其为原型,拍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

“与电台同在”

李白出身贫苦,13岁辍学,先后进入两家染坊当学徒。期间,李白辛劳工作却得不到应有的报酬,使他深深地感到剥削阶级统治的不公,并在心中种下了翻身获自由的种子。

1925年,从长沙求学归来的王业柏、李元增等人在浏阳县张坊地区宣传革命真理,秘密建立共产党组织。接触到革命思想后,李白终于找到了翻身解放的一条光明之路。

北伐战争打响后,掀起了全国农民运动的风潮,李白的革命情绪也随之高涨。他积极参加儿童团、农民协会等组织,打土豪,分粮食,成为翻身农奴。在农民运动中,李白对革命的认识不断加深,斗争意识迅速提高,很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后,李白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秋收起义,后又协助张启龙、王首道等人建立农民武装,动员青年们加入农民赤卫队。聪明机灵、做事谨慎的李白在同龄人中表现突出,被大家推举为少年先锋队队长。在他的带领下,少年先锋队积极配合红军在张坊地区展开宣传,动员更多人参加红军,保家卫国。1930年8月,红军奉命转移后,李白一路追随,成为了一名年轻的红军战士。

参军后不久,李白被红四军党委选送至总部学习无线电通讯。在无线电训练班,他学习刻苦,勤于训练,打下了牢固的基本功,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毕业后,担任了十三军无线电队政委。

有一次,红五军团在枫山坡地区与优势敌人展开了遭遇战,且困于险境之中,急需援军。但是敌人的炮火密集,无法就地架设电台,以发送请求支援的电报。李白仔细观察地形后,带领监护排的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向前跑了数百米,在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架起电台,及时向总部发送了敌情报告。随后,总部调集一、三军团赶来支援,击溃了敌军。战斗结束后,总部给予李白特别嘉奖,以表彰其在战场上保障通讯畅通,协助战斗胜利的卓越贡献。

长征路上,瘦弱的李白被饥饿和劳累拖垮了,病倒在庐山脚下。战友们劝他去治疗,他紧咬着牙关说:“我要与电台同在,为了革命,我不怕吃苦。”凭借顽强的革命斗志,李白克服了重重困难,随部队顺利到达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并担任红四军电台台长一职。

架起“空中桥梁”

1937年10月10日,李白化名李霞,赶赴上海从事秘密电台工作。当时,上海正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之下,执行电台工作是一件极其重要且危险的工作,一

旦暴露,不仅自身难保,很有可能会泄露机密。李白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和严谨的工作作风,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在上海和延安之间架构起一座“空中桥梁”。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建台工作顺利完成。1938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四周寂静无声。李白在狭小的房间里,悄声搬起发报机放置桌上,接通电源,戴上耳机,按下熟悉的电键。这一系列动作,李白不知做了多少回。接下来,就要旋转刻度盘,寻找信号。随着刻度盘的回转,耳机里传来了源自千里之外的信号。“是来自延安的信号!”李白心中呼喊着。信号接通,意味着情报可以准确、迅速地发送到延安。当然,电台通讯也存在着弊端。比如:通报时,电波感应会引起周围灯光的明暗变化,敲击电键会发出特别的声音,这一切都容易被敌人发现或窃听。如若将发报机的功率减小,电波也会随之减弱,加之沿途重山阻隔,根本无法将情报传送至延安。为此,李白和同事们费尽心思,进行反复测试,找到了如何使发报时间、波长和天线之间的使用规律,同时选择了最佳发报时间——零点至四点。这个时间段,夜深人静,干扰较少,同时解决了避免暴露和准确发报的两大难题。入夜以后,李白总会按时坐在电台旁,仔细地安装机器。为了电台的灯光,李白把25瓦的灯泡换成5瓦的,再罩上一块黑布;为了减小电键的声音,电键上贴好了纸片。零点的钟声敲响,发往延安的信号准时从李白的指尖传送出去。

抗日战争时期,电台的工作量迅速加大。无论是上百或上千组字码,李白都能够准确无误地传送到延安。为了保证电台工作的秘密进行,李白只能坐在门窗紧闭的狭小空间内,酷暑时节,他常常是汗如雨下。冬季严寒,凌晨的温度降至零度以下,李白仍然坚守在电台前收**报。电文的传送既要迅速又不可间断,李白工作时间长达数小时,冻得全身麻木,手指红肿。然而,艰巨的任务没有压垮李白,这些深夜的工作保障了延安与上海的通讯畅通。同时期,毛泽东在所撰写的《放手发动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团结到底》、《揭露远东慕尼黑的阴谋》、《关于反法西斯的国际统一战线》等著名文章和战略指示,通过电波从延安传到上海,上海也将战区及周边地区敌军的军事、经济情报等传给延安。这座由电波筑起的“空中桥梁”,萦绕着清脆的电键声,印满了各种符号,也倾注了李白的毕生心血。

永不消逝的电波

抗战结束后,蒋介石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肆意挑起内战,国家兴亡再次陷入危机。从事秘密通报工作多年的李白在写给父亲的信中称:“日本已经投降,我们胜利了!我等为国家民族奋斗多年,总算亲眼看见有了今日,以后当然只有加紧国内团结,实现建立新中国。”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李白时刻准备着。

1945年10月,李白和夫人裘慧英一起回到上海,继续负责党的秘密通报工作。当时,上海地区属国民党统治,在那里开展党的秘密工作好似命悬一线。此前,李白曾两次入狱,但都未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现在的李白更是把生命交给了党和人民,为了求得

民族解放,他用这个特殊的“武器”,战斗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

在国民党特务密集的上海,李白以修理渔船电器为职业,既谋生又可掩护秘密通报工作。白天,李白要外出工作八个小时。在人们熟睡之际,他会准时地坐在电台前,不断地接收、发送情报。当时使用的电台功率只有七瓦,信号极其微弱,也就是说必须每分每秒都聚精会神地倾听和传送秘密符号,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李白正是这样做的。看着李白日渐消瘦的身躯,妻子心疼地劝他修养一阵,他回答说:“一想到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就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做的工作越多,越觉得有成就感。”

1948年秋,解放战争不断升温,安插在敌人心脏的地下党员获取了诸多重要的情报。李白的工作也随之更加艰巨。一天深夜,李白和往常一样坐在电台前工作。忽然,电台旁边的灯泡熄灭,转而又亮起来,反复几次。耳机中的信号也时断时续。这时,经验丰富的李白很快意识到:分区停电!国民党特务就在附近。他没有慌张和惧怕,而是加快了传送情报的速度。少顷,关于国民党陆军的序列、部署,海军驻地、长江江防计划等重要军事情报被完整地传送到了中央总部。

不久,设在北平的地下电台被敌人破获。敌人从叛变的报务员口中获得了上海地下电台的情况,侦破了李白所使用的电台。12月30日深夜,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第二大队派人包围了李白的住处。当时,李白正在专心致志地传送情报。他听到窗外的响动后,迅速完成了手头的通报任务,并迅速拆除天线,藏好机器。

与此同时,敌人像疯狗一样叫喊着闯进李白家中,到处搜查。这次搜查目的明确,敌人抓起留有余温的收音机,开口质问道:“三更半夜,你的收音机怎么是热的?”李白镇定自若地说:“我失眠了,不能听听广播吗?”接着,敌人又发现了装有电器零件的木箱。“这些零件是做什么用的?”敌人骄横地问道。“我原来是电器维修工,这是我的工具箱。”李白仍旧泰然处之。狡诈的敌人不停地在零件堆里翻找,发现了一只电键后,根本没有给李白任何解释的机会,便横蛮地把他逮捕了。

李白随即被押至四川北路警备司令部稽查第二大队。在那里,李白经受了敌人连续30多个小时的严刑拷打,却没有吐露半个字。敌人不敢相信,如此瘦弱的李白却拥有着如钢铁般的意志。此后,李白先后被转送至威海卫路稽查大队部、黄渡略警备司令部和蓬莱路警察局。狱中的李白常常鼓励身边的狱友,让大家不要放弃希望,坚持与敌人作斗争。

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以“坚不吐实,处以极刑”为由,于5月7日,在浦东戚家庙残忍地杀害了李白。走上革命之路开始,李白就从未离开过电台,十年如一日地工作。在那座无形的“空中桥梁”中,他留下了对党和人民的一腔热爱,留下了对革命工作的执着与奉献。同样,人民也没有忘记他。上海解放后,上海市委、市政府、市总工会于1949年8月28日,为李白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深切缅怀这位可敬的“无线英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