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97章

第97章

只是,齐臻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跟周行章说。

周行章菜做得不行,但是洗个菜没问题,切菜也还行,他手指灵活度高,菜刀也玩儿得非常666,等齐臻到家基本上只用做就行了。

齐臻心里藏着事儿,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好好的素炒时蔬和红烧小排骨愣是把盐放成了糖,周舟没说什么,乖乖吃饭,当没事儿一样,周行章也早就看出来齐臻有点不对劲。

饭后,周舟已经写完作业,就去琴房练琴了,周行章拉着齐臻进了书房,“出事儿了?”

齐臻下意识否认,“没有。”

“骗鬼呢?今晚上四个菜有俩都是甜的你没吃出来?你甭跟我说你是故意的。”

齐臻还真没吃出来,稍稍沉默了十几秒,道:“今天文静雅带着刘英阁的妹妹去公司找我,被我拒绝了。”

“她还不死心?”

“看样子是。”

周行章也烦,但是齐东来和文静雅好歹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闹得太僵也不好看,“她就那么看不上我?”

“你可以比照刘萱歌,文静雅比较欣赏她那样的。”

周行章想了下有点恶寒,那可是粉哒哒的小公主好不好,“我本来还想着要不投其所好一下,现在还是免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不用太在意她,总有一天他们会接受现实的。”

“难。”

“但不是没有可能。”

看齐臻说得肯定,周行章有些奇怪,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他还想着再问问,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是周景行。

接通后周行章只是听了几句,说了句“找地方待着”就挂了电话,急匆匆往外走,一边走一遍和跟上来的齐臻解释,“我哥今晚上参加宴会,出了点儿事儿,我去看看,你看着舟舟。”

周行章走得急,齐臻也没来得及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希望别出大事。

周行章还在路上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来自江文禄,他想了会儿才接起来,“江董找我干嘛?”

“到了之后从西侧门进来,15楼08房。”

“……你跟我哥在一起?!”

“是。”

“江文禄我警告你别乱来,你……艹!!”周行章骂了声把手机一撂,油门一踩到底,江文禄居然挂他的电话!他知道那不是个善茬,周景行要是真进入**期,有这么个alpha在身边跟待在狼窝里有什么区别?!

宴会在酒店三楼大厅,周行章从江文禄说的西侧门进去,到了房门口敲了敲门,门开后,他看见是江文禄,捏了捏拳头,暂时没说什么,好在对方也识相地让开了门,他快步走进去,看到周景行好好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才松了口气,“哥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周景行安抚地笑笑,“没事。”

周行章还没把一口气松完,就闻到了周行章身上的信息素不太对,不是只有茶香,还掺杂着堪称明显的檀香,他攥紧拳头,回身就打向了关好门刚走过来地江文禄,“你他M干了什么?!”

江文禄身体反应比意识要快,只是脚下转到一半又硬生生停住了,下一秒就挨了这怒气冲冲还实打实的一拳,唇角顿时渗出了一丝鲜血。

“行章!你住手!”在周行章第二次提起拳头的时候,周景行本来想站起来阻止,只是双腿依旧发软,踉跄了下显然要摔倒。

周行章的余光瞥见周景行,忙去扶了下,“你帮他说什么话,他是不是威胁你了,我……”

“行章!”周景行稍微提高了声音,“你误会了,这件事和他没关系?”

“没关系?你逗我玩呢没关系!你身上的信息素不是他的?”

“是。”

“那不就结了!”

周景行拉住周行章的手臂,简单把事情说了下。

他是在宴会上被人算计了,喝的香槟里被下了药,他发现后直接给周行章打电话,让人带抑制剂过来,但是药性急,他没离开会场就很可能被直接发现,还是江文禄解了围,做了临时标记才将将抑制住了**期。

周行章站在周景行身前,看着虽然被打了一拳依旧显得从容不迫,也一点没见生气的江文禄,“这么说我反而应该谢谢你?”

“不用。”江文禄收起擦了嘴角的手帕,平静道,“与其道谢不如平时多注意,被下药算什么,连袭击都有过。”

周景行略皱着眉,“江董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能达到目的,我不吝于出尔反尔。”江文禄也不打算多待,“既然你弟弟已经到了,我就先走了。”

江文禄走后,周行章心里的疑问不断放大,随之而来的还有愤怒,“他刚才说的袭击是什么情况?”

周景行也顾不上江文禄的出尔反尔了,还是安抚好这只跳脚的狮子再说吧,“之前确实发生过,但是并没有大碍。”

“真没事儿?”

“没有。”

“那保镖干什么吃的?而且还没跟我说!”

“这件事他并不知情,我只是去参加一个私人聚会,没有麻烦他。”

周行章有点暴躁地来回走着,“你不知道那些极端的A权主义者都什么样儿吗?干嘛出门不带着,你要是真出点事儿我怎么办?!”

“行章,”周景行自嘲地笑笑,“我是Omega,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要什么事都依附于alpha,从今以后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周行章自觉说错话,有点无措地刹住脚,半天才挠了挠头发,坐到周景行身边道歉,“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周景行叹了口气,“我自己的弟弟我知道,只是行章,有些事情总要有个过程,有些人接受不了也在情理之中,我以后会注意的。”

现在事情过去,局面明显偏向Omega一方,或者说是平权的路注定分走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刺激到了他们的自尊和其他一些东西,周景行好歹算是公众人物,曾经处在风口浪尖,成为A权主义者泄愤、报复的对象也不难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