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96章

第96章

周行章翻了个身抱住齐臻,突然觉得自己远没有自以为的那么成熟,他还是那个毛里毛躁的周行章,但是齐臻在他身边,纪维谷回来了,重新开始也没有什么不好,他、齐臻和周舟,一起重新开始。

齐臻搂着他已经长成男人的大男孩,心里再冷硬也给捂化了,作为年长的一方,他本来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却极其偏执、任性地把一切都丢给了不过刚刚满十八岁的周行章,他不是个合格的爱人也不是合格的父亲。

好在——

上天厚待他。

一切为时未晚。

齐臻这段时间虽然身体上没那么舒服,但是心情却前所未有的好,周行章有时候还是别扭,他明白磨合总要有一个过程,对方的口是心非也很可爱,加上周舟懂事还贴心,可以说他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未来可期。

虽然不顺还是有很多。

公司的事情齐臻并不头疼,只是在文静雅带着刘萱歌直接到办公室找他的时候,他不由得有些烦躁,也有些无力,文静雅好像他说什么都说不通。

韩跃明看出齐臻心情不好,眼观鼻鼻观心地把董事长夫人领到办公室,倒好茶水就出去了,他倒是认识刘萱歌,她哥哥刘英阁和齐臻还是好朋友,这次要是处理不好,两家脸上就难看了,只希望别闹到台面上来。

齐臻还约了殷皓做检查,他可一点不想浪费时间,“我只有十五分钟,有话直说。”

文静雅对齐臻的冷硬态度很不满,只是当着刘萱歌的面不好说出来,只得温和地笑笑,“这是英阁的妹妹,你也见过,我就不多介绍了,妈妈今天带着萱歌来是想给你们重新介绍介绍,你和英阁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你能和他的妹妹在一起,我们两家也是皆大欢喜。”

齐臻不想局面太难看,毕竟好友的亲妹妹在场,没有直接拒绝,“我的决定你知道,不会改变。”

“人总是会变的,谁都不例外。”文静雅的态度很强势,这一刻倒不太像一个一贯躲在alpha丈夫身后的柔弱Omega,“你和萱歌好好聊聊,我就先走了。”

文静雅拍拍刘萱歌的手,柔声叮嘱,“他就是脾气不好,但是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有什么事就跟阿姨说。”

刘萱歌显得内向而害羞,一张清秀小脸都红了起来,“阿姨放心吧。”

“好,那我就先走了。”

文静雅走后,齐臻快速处理着还剩下的工作,头都没抬,“关于我的一些传闻你应该听过不少,我不是什么好的恋爱对象,你是英阁的妹妹,也算是我半个妹妹。”

齐臻说完后半天没听到回应,一抬头就看见刘萱歌站在办公桌前,两人视线相遇,女孩子的脸瞬间更红了。

刘萱歌有些激动,“我听哥哥说过你好些次,你跟外面传的不一样!”

外面传的多了,齐臻问道:“什么不一样?”

“你才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难以接近呢,而且……而且他们说你喜欢周家二少爷,我不信,你们根本……根本不是一路人啊。”

“外界传的这些确实是真的,我喜欢周行章,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我不会再喜欢别人,虽然齐家并不认同,但是不代表我会妥协,明白吗?我不想两家关系闹得太难看,我为我母亲的鲁莽向你道歉。”

刘萱歌的兴奋僵在脸上,红晕慢慢褪去,很是窘迫,“你真的……”

“是,我是认真的,如果我没猜错,你今天跟我母亲来没有和家里说过?”

“嗯。”

“回去问问你哥哥,他的话你总该相信。”

刘萱歌来之前确实存在幻想,万一齐臻不是真的喜欢周行章呢,毕竟文静雅一直说的是齐臻只是一时没弄清楚自己的心,而她早在刘英阁的描述里就对齐臻充满了好奇和好感,但是齐臻的话又说得斩钉截铁。

齐臻让韩跃明安排人送刘萱歌回家,他给刘英阁打了个电话提醒,然后就去了曼瑞私人医院,殷皓已经在等着他了。

做完检查,殷皓的眉头就没松开过,“我说齐总,我早叮嘱过最近别做,您可倒好,给我出了个前所未有的难题。”

齐臻不置可否,分开那么长时间,现在身份说开了,感情也理得差不多,又都是干柴烈火一撩就着的年纪,周行章一直压抑着,他又何尝不是,谁也怨不着谁,况且还有两人的易感期,最近两个月确实没少做,易感期那几天周舟还是送到周宅让周景行照顾的。

齐臻看着殷皓手上的一沓检查结果,“直接说。”

殷皓叹了口气,“你怀孕了。”

【作者有话说】:“上天厚待他”,这里照应的是前面行章的心理

另外,最后这四个字算不算是惊喜hhhhh

第73章 信息素不是他的?

齐臻不由皱起眉,“你说过最后一针药剂注射后两个月后才有效。”从第一次注射开始到现在还不到三个月。

“所以我才说你们乱来,”殷皓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节制哟,10-06项目的研究很成功,不管是基本不可能怀孕的alpha还是不易怀孕的beta,只要按照疗程注射药剂,刺激子宫的生长,调节身体的各项激素水平,两个月后都有很大的怀孕几率,但是你们现在误打误撞的,子宫都没发育好就怀孕了,你要想要这个孩子,以后有你受罪的时候。”

齐臻眉头紧锁,“对孩子有影响吗?比如说智力和身体发育方面。”

“不好说,现在也看不出来,而且还不一定能保得住,但是现在最关键的是你啊,主要是你自己,”殷皓愁的要命,“齐总,要不听我的把孩子拿掉,等完全调理好了再要也不迟啊,你们不都还年轻着呢?干嘛给自己找罪受。”

而且,齐臻是这家私人医院的半个投资人,出了差不多一半的资金,另外还有其他的项目,作为曼瑞重要的合作伙伴,殷皓是不想齐臻出一点差错,尤其责任在他的时候,还有一点就是他其实挺欣赏齐臻性格的,干脆利落,又够狠。

当初他还以为这个药是给周行章用的,没想到齐臻说他自己来,殷皓是服气的,哪个alpha愿意给另一个alpha生孩子?

齐臻沉默了会儿,道:“这个孩子我留下了,告诉我注意事项,你只用关心孩子能不能保住,其他的不用再说了。”

殷皓觉得自己可能要把一辈子的气都在这一天叹完了,“行行行,自己受罪的时候可别后悔啊,等会我给你发个资料包,你仔细看看,我就强调一点儿,胎儿现在才五周,三个月内不准上床!不!孩子出生之前都不行!”

“知道了。”

殷皓想了想还是又重复了遍,愁得眉毛都快垮到下巴了,“你要是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来找我,越早拿掉对你的身体影响越小。”

“管好你的嘴,别乱说,江文禄作为你的老板,告诉他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件事我不希望第四个人知道,知道轻重吗?”

“知道了,还不是时候嘛。”

齐臻瞥了眼相当识相的殷皓,他要不是早十几年就认识对方,现在也不会这么信任,殷皓和他的黑心老板不一样,心地还不错,甚至可以说得上纯良,除了痴迷学术研究,也没有别的爱好,这点他是放心的。而江文禄……不会无聊到传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