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80章

第80章

周景行叹了口气,周舟现在去学校肯定会面对很多流言蜚语和指指点点,小孩子聪明又命啊,还不如不去。

说到底,这次是他拖累了身边的人。

周行章一看就知道周景行想到哪儿了,“甭给我说拖累不来拖累的话,从小到大我给你找了多少麻烦,比这严重的多得是,你怎么没觉得我拖累你?还是我昨天说的,在家好好休息两天,然后我们一块儿解决。”

“好,听你的,只是一点,”周景行眸色微沉了下,“文家的事情你别掺和。”

“那不行,这得看他态度。”

“公司那边还不够你忙?”

“这不冲突。”周行章说着突然觉得有点奇怪,“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没有。”

周行章皱皱眉,他总觉得不太对,周景行不想让他干涉和文怀沙之间的事没问题,毕竟感情么,但是为什么说文家?也可能是他想多了,文怀沙是文家独子,可不就牵扯到整个文家吗。

周景行放下筷子,“公司情况怎么样?”

周景行不想聊和文怀沙有关的事情,周行章也不强求,这个确实不是最紧要的事情,“我暂时先稳住,等会儿十点董事会,我去参加,回头还是你出面。舆论方面的话,消息来源太杂,带节奏的人又多,不太好弄,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用不着发愁。”

“董事会……”

“这你放心,公司的事我虽然知道的不全面,但是唬唬那帮老家伙够用了,再说了不还有那个后手?不用担心。”

“那就交给你了。”

“放心。”

周景行停顿了下,“你下去的时候跟他说我在书房等他。”

提到文怀沙,周行章脸色又变了,不过还是顾及着周景行,没再多说,“知道了。”

周行章下楼见了文怀沙也没什么好脸色,“我哥在书房,你上去吧。”

第63章 首开先例

文怀沙看出周行章情绪不好,也没有计较,“他怎么样?”

周行章反问,“你要真担心昨晚上干什么去了?”

“我……”

“别解释!留着话跟我哥说吧。”周行章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文怀沙,我知道我哥对你不是没感情,不管他什么身份都是周家的当家人,你要敢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我第一个饶不了你,我才不管什么世交不世交!”

文怀沙盯着周行章的背影,他确实是昨晚上知道的消息,但是他那时候是真的没办法脱身。

周景行坐在单人沙发上,看到文怀沙进来,微微笑了笑,“坐吧。”

文怀沙面上惯常带着笑容,今天却都收敛了起来,“你怎么样?”

“挺好的。”

“我昨天晚上本来想过来,只是临时发生了些事情。”

“跟伯父起争执了?”文怀沙的沉默让周景行知道自己说对了,他又问道,“知道我是Omega,是不是挺意外?”

“确实。”文怀沙从没想到过这一点,也不知道是周景行隐藏太好还是他不够细心,“不过我对你的感情和性别没有关系。”

周景行轻声道:“甚至还有好处。”

文怀沙不置可否,“你一直不愿意跟我有进一步的发展是不是还有这方面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周家和行章?”

“怀沙。”

“嗯?”

“我们不可能。”周景行一直不想把两人的关系搞得太僵,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由不得他们自己了。

“为什么?”文怀沙确实不明白周景行为什么一直明里暗里拒绝他,完全不进一步发展,又不是没感情,而现在知道周景行其实是Omega,不是水到渠成吗?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和你在一起,周家会怎么样?新洲会怎么样?”

文怀沙猛地皱了下眉头,“周家还是周家,新洲还是新洲,不会有任何变化。”

周景行苦笑了下,“新洲是我父母一辈子的心血,不能毁在我手里,就算我不在新洲,它也不能倒。而且,我不想你卷入无休止的非议。”

Omega的身份已经是拖累,他的那些合作伙伴里有的是看不起Omega的人,新洲会遭受打击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更何况,做个假设,如果他和文怀沙真的能结婚,那难听的话只多不少,一方面是指责他,一方面是瞧不起文怀沙,对文家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景行你听我说,你说的这些我能想到,但是我不在乎,你觉得我是在乎别人议论的人吗?就算会对文家的产业造成冲击,也是短时间的,我有把握扭转这样的局面。”

“我不怀疑你的能力,但是你可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可……你父亲呢?”

“我父亲……”文怀沙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这才是你真正担心的?”

周景行迟疑地点了点头,“算是吧。”

文怀沙猜着周景行应该已经知道他最近和文征明闹得不太愉快了,“我承认,因为姑姑的事情我父亲确实想让我离周家人远一点儿,但是,我不是他手里的傀儡,他不可能完全左右我的生活。”

“你真能完全摆脱你父亲吗?”

文怀沙一顿,“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周景行摇摇头,“我累了,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