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81章

第81章

“景行……”

“我说、我累了。”

周景行身上还带着没有消散干净的信息素,和以前纯粹的茶香不一样,还混着一点迷迭香花朵的清香。以前他就很少能闻到周景行的信息素,只以为是对方低调,不喜欢将信息素外放,从来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文怀沙难得的暴躁情绪被淡雅的信息素冲淡了,他握了握拳头,半天才放松下来,“你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行章会负责,他也该担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至于我父亲,我会再和他谈,相信我。”

周景行只是保持着沉默,文怀沙离开后才弯下挺直的脊背,坐了这么一小会儿他就觉得累了,被动引起的**期比他想的还要难过去。

周景行唇边弯着的一点弧度苦涩而忧虑,他和文怀沙不可能的,文家不会接受他,正如他不能原谅文家当年的所作所为一样。

文怀沙也许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

周行章踏进会议室的时候就没打算给董事们好脸色,面对一张张逼问的嘴脸,听了半天,他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们好意思在这儿要求我哥主动辞职?!每年从公司拿走多少钱多少好处心里没点B数吗?我他M都替你们臊得慌!”

“Omega出任这么高的职位还没有先例,这说清楚去也太丢人了,今天一开盘新洲股价就掉了不少,趋势还在往下走,我们怎么可能不着急?”

“有本事你把股权卖了!”周行章冷笑一声,“新洲能走到今天谁的功劳最大你们都清楚,就算股价动荡又能怎么样?不出几个月就能涨上来!还有,别再拿Omega说事儿,Omega怎么了?凭本事吃饭!没有先例,我新洲就首开先例!”

“你这是……你这是胡闹!”

“我胡闹?”周行章扫视着一群股东,把一沓子资料摔在桌上,“十年前的财务报表你们怕不是都忘了!摸着自己个儿良心问问,新洲市值涨了五六倍,股价长了多少你们心里门儿清,现在钱拿到手了才来这儿瞎逼逼?我还是那句话,新洲董事长和总裁只能是周景行,股权爱要要,不要大可以卖了!”

“周行章你口气也太大了!我们大可以投票表决!”

“没必要。”

“你是怕输吧?”

“我怕输?”周行章打开投屏,显示的股权交易页面上数字还在不断变动,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志在必得、又有点看人笑话的笑容,“两个小时的时间散股已经卖了不少,总计5.68%,我买了大部分,我和我哥的股份占比现在达到了32.93%,真要比确实比不过,不过你们好像忘了,当初签过同股不同权的股东协议啊!”

股东们一听脸色齐刷刷就变了。

周行章看在场人的脸色,知道还是有人记得的,“就算要表决,我们也赢定了,所以你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乖乖闭嘴回家等着数钱,要么把股票抛售了,当然,直接卖给我们也行,给你按市价,比你抛售要划算多了。怎么样?不亏吧?卖不卖赶紧的,过时不候!”

周行章态度算不上好,在场的都是alpha或者beta,但是小豆蔻的辛辣直冲过来,就是**度不高的beta都有点经受不住,其他的alpha虽然也有不服,但是同股不同权股东协议确实是他们自己签的,事到临头谁也抵赖不得。

看大家都不说话,周行章才继续道:“我哥这些年没亏待过大家,新洲现在是遇到了问题,但又不是大问题,很快就能解决,如果有些人对我们没信心,那尽管抽手我绝不拦着。不过,说到底你们是赚钱的,新洲董事长是alpha还是Omega跟你们有毛关系?

“只要给我们一点儿时间,你们比现在赚的只多不少,新洲不会散,也不会倒!”

周行章敢这么说就是认准了这都是些向利益看齐的,利益高于一切,性别?在切实的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开完董事局会议,周行章又马上召集高管开了会,他虽然不怎么了解公司业务,但是应对风险、给些大体上的建议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一大问题就是一些合作项目的中止,甚至取消,一些正在洽谈的也都遇到了麻烦。

周行章还是第一次直面社会对Omega身份的排斥,好像Omega站得高折损了谁的颜面一样。

公司战略上他不熟悉,问过周景行后打算暂时把精力收到各个项目上,还在谈的可以先放弃了,另外就是公建项目一定要保质保量按时间节点完成、交工,稳住政F项目,另外再多方考量,只要大的项目不出问题,公司就能整体稳住,不至于一下子动荡的太厉害,缓过这口气就行了。

开完会,周行章就直接去了工作室,从昨晚上开始他就安排几个人着手开始调查了,他一进门没废话,直接问道:“情况怎么样?”

孟玮辰三人也是一晚上没睡,他从打印机那儿拿起几张纸,“来源很分散,但是这几条是能确定的。”

周行章接过去一看,眼神骤然冷下来,推波助澜、落井下石的人还不少,几乎所有的他都不在乎,敢来招惹他,他也不是好欺负的,只是有一家让他很介意,他用手指了下,“这个确定吗?”

“确定,我们全都核对过两遍了,来源没错。”

周行章把资料还给孟玮辰,“给你们半个小时,再核对一边。”

孟玮辰皱眉,“应该没有问题,不用再查吧?”

田菲从孟玮辰手里抽走那份资料,“我现在就核查。”

顾长帆也拿过剩下的,“其他的我们也再过一遍,弄错了不是找错人嘛。半个小时没问题!玮辰一块儿赶紧的!”

周行章在孟玮辰肩上拍了下,“交给你们了,半个小时后来我办公室。”

孟玮辰扫了眼田菲和顾长帆,点点头,眼神闪了下,没再说什么。

第64章 不许欺负爹地!

周行章核对完相关的调查结果,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暂时先压了下来,打算回去跟周景行商量之后再做打算。

他一方面和孟玮辰三人顺着网络扒回去,黑了发消息带节奏的那些黑客,另一方面也放出了雇佣黑客那几家的黑料,多少转移了些视线和热度,但是他很清楚事情想过去只靠这些远远不够,他还没有触及到根源问题。

然而事件的发展速度超出了周行章的预料,仅仅两天时间,频繁的热搜和各路报道铺天盖地都是这件事,他唯一预料对的就是A、O双方的争斗,最近几年O权协会的势力比早些年大多了,在很多事情也能说上话,但舆论发展到现在的局面绝不是他想要的。

想让周景行顺利回到新洲,扫平新洲发展的阻碍,不是要站在alpha的对立面,而是要让双方达成和解,这样才是双赢,任何单一方面的压制都是不长久的,早晚会出问题。

齐臻听到周行章这么说的时候,有些意外,“难得你会考虑这些问题。”

周行章脚不沾地忙了两天,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记挂周舟就来找了齐臻,聊到这上面就多说了几句,他连表情都懒得动一下,“你以为我还跟六年前一样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没有,人总是要成长的。”

“就是代价惨重了点儿。”

听得出周行章在讽刺他,齐臻也没回嘴,算是看在这几天周行章确实累了的情面上,他抱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周舟,放轻声音,“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哥现在虽然没去公司,但是他这么多年经营不是白经营的,实际上还操纵着新洲的事儿,管理层也算忠心,效率不错,我基本上不用管,主要是社会舆论这块儿不好弄。”

齐臻也考虑过这方面问题,“你刚才那么说,方向没有错,alpha和Omega不是要追究谁的地位更高,而是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