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9章

第79章

齐臻转头和周景行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无奈地笑了笑,周行章不会第一时间去考虑公司,虽然有点意气用事,但正是这样才更让人无法放下。

到家之后安顿好,周行章离开卧室,齐臻正陪着周舟等在外面,他脸色还是不好看,“我今晚上留家里,你带舟舟回去吧,还有,直接给他请假,学校先别去了。”

齐臻本想说自己也能帮帮忙,话到嘴边又转了向,“舟舟你放心,另外,有需要的地方跟我说。”

周行章没应声,只摆了下手。

周舟直觉家里出事了,几个大人又不跟他说,想去看看周景行却被齐臻直接抱了起来,他疑惑又担忧地问道:“伯伯怎么啦?”

“没事儿,就是有点累,你别去打扰他休息了,改天再过来。”周行章捋了把周舟的头发,将孩子按在齐臻肩头,“走吧。”

齐臻又看了眼周行章,才抱着周舟先走了,周行章现在还没过来那个劲儿,他说什么估计也听不进去。

周行章把家里安排好,周景行喜欢清静,佣人不多,也都是干的时间长的,没那么多事儿。

周行章去卧室看了看周景行,看人睡得还算安稳就出去了,他靠在离房间几米远的阳台边,一根一根烟抽着,直到去烟盒里摸烟摸空了之后才停下来,他缓缓出了口气,到现在才觉得稍微缓过点神。

周景行是Omega,没什么,就是他居然蠢到现在才发现,就算周景行刻意隐瞒,但是平时的蛛丝马迹也不少,他为什么没发现?

这是他最不能原谅自己的。

周景行说他不用自责,怎么可能不自责。

从小到大,特别是在父母走后,周景行——他的大哥,就像一面永远不会倒下的墙,一把永远为他遮风挡雨的伞,包容了他的一切任意妄为。周景行在,他就不用去管周家的大小事务,不用去面对各路牛鬼蛇神,他惹过很多麻烦,但是周景行从来没有真正责怪过他。

就好像他的哥哥牺牲自己承担了全部的重担,给了他无忧无虑自由成长的空间。

而他就像个不问世事不管艰难还不走心的混账东西。

尤其是在纪维谷死后那两年,他的脾气差到了极点,任性到了一定境界,不仅暴躁、孤僻,有暴力倾向,而且整夜整夜睡不着觉,那段时间他消沉到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难以置信。周舟小,身体又弱,他做的最多的就是盯着孩子发呆,其他的事情都是周景行在打理。

周围的人对他望而却步,就算是出于钱不得不靠近也都小心翼翼,就怕一个不注意惹他生气招来横祸。

但是周景行不,他的哥哥没有和别人一样否定他,而是包容了他的一切坏脾气,无条件接纳了他,就像对待一个不懂事闹别扭的小孩儿,仿佛永远不会对他失望,永远不会放弃他。

周行章有句话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没有周景行,他或许真就那样堕落下去了,周舟想活下来也很难,他那个状态别说照顾孩子,连自己都顾不好,周舟待在他身边总是哭,哄都哄不住。

周景行这个时候在做什么?

一面打理庞大公司的大堆事务,一面应付着各种负面新闻,还要抽出时间和精力来照顾他和周舟。

周行章没办法想象周景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他看上去无坚不摧的兄长是不是也会在夜深人静时觉得累,觉得无能为力。

后来,周景行在给了他足够的逃避时间后,又逼着他面对着这个世界,面对孱弱的孩子,要么继续混沌、无所事事下去,要么带着孩子开始新的生活。

他能熬过那两年,周景行付出的远比他自己要多。

另外,周景行说的没错,父母刚走的时候,要不是世交的文家帮忙初步稳住局面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周景行又成长得足够迅速,周家产业早被那帮子人瓜分完了,隐瞒身份是不得已,不伪装成beta而是alpha也是为了行事方便——alpha总比beta更有说服力,更符合领导者的身份。

和齐臻当年那么选择的理由是一样的。

这些周行章不是不懂,但是懂了才更无法轻飘飘将这些事情一笔带过。

他都不知道周景行难的时候有多难。

周行章望着后院里一片黑暗里葱郁的灌木,深而缓地吸了口气,他并不歧视Omega,但也不敢说完全跟性别没关系,周景行确实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总是接受对方的照顾,现在他也想照顾自己的兄长。

毕竟——如果他早点知道也就能多少分担些,不会像现在这样把一切烂摊子全部丢给周景行。

周行章心里有了主意,没站一会儿就去书房了,这件事后续并不好处理,现在A权主义者已经搅和进来,O权协会发声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不管两方最后结果如何,对周家,或者对周景行来说都不是好事,他还需要寻找更好的解决办法。

第二天一早,周行章从书房晃出来,打算去看看周景行,刚出门就被佣人叫住了,说是文怀沙来了,就在楼下,问他是不是请人上来。

周行章对文怀沙有点意见,一晚上都干什么去了,真在乎还能拖一晚上?“就说我哥还没醒,让他等着!”

打发佣人下去回话,周行章去了周景行的卧室,他轻手轻脚进去,发现人已经醒了,刚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不再睡会儿?”

“不睡了,我现在哪儿有心思睡觉?”周景行虽然身体和精神都累,没有宣泄出来的**期让他感觉更累,只是他确实担心目前的情况,如果再加上有人落井下石,就更难处理了。

知道了周景行是Omega,周行章反倒不好阻拦,他可不想让周景行觉得自己看不起Omega什么的,只得快步进了衣帽间拿了衣服出来,“有我在天塌不下来,你就是要管也等恢复好了再管,后面的事儿还多,有你忙的。”

“你这算是安慰我呢?”

“……没有。”

周景行抬手顺了顺周行章有点炸毛的头发,“一晚上没睡?”

“你怎么知道?”

“猜的。”

周行章沉默了一小下,“那你再猜猜谁来了?”

周景行唇边的一点笑意僵住了,慢慢收了起来,能让周行章是这个态度的估计就只有文怀沙了。

周行章又问,“我把早饭送上来,吃完了再说,不接受反对意见,我两分钟上来。”

周行章说完就走,也没给周景行拒绝的机会,他其实没想拒绝,从昨晚上到现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堆在脑子里,他确实需要好好理理思绪。

周行章不想下去见文怀沙,就让佣人把早餐端了上来,他接过拿进了房间,两人也就边吃边聊。

周景行记着昨晚上的事,“昨天的事得谢谢齐臻。”

“嗯,我知道。”

周景行点到即止,也不多说,昨天要不是齐臻正好在,还不知道要闹多大,以他当时的状态,还真没有多余的力气和精力,“舟舟呢?”

“他跟齐臻住,最近几天先请假,等这件事过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