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5章

第75章

“我是说你比以前有人情味儿。”

齐臻倒不这么觉得,他很少有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周行章是例外,人情味儿、也只对着某些特定的人有。

“说正经的啊,”刘英阁支着下巴颏,“周行章那性格应该挺暴躁的吧?你俩这alpha往那儿一戳,嚯,光是信息素就能吓退一大帮子人,我都有点心疼他家小孩儿了。”

“有话直说。”

“我是说……”刘英阁故意顿了下,才道,“倒不是说有些是事情你在逞强,对alpha来说那不叫逞强,但是一定程度上你也在拒绝他的关心,四舍五入不就是拒绝这个人吗?你这么精明,就是当局者迷,你们俩、你和周行章得有一个服个软,明白我意思吗?”

齐臻微微皱了下眉,“这就是你的办法?”

“别看不上,你试试呗,不行了还来找我,免费指导还包终身售后。”

“你如果真有办法,为什么现在还单身?”

“那是……那是爷乐意!”

跟刘英阁聊完,齐臻虽然觉得不靠谱,但是只要能跟周行章缓和关系,就仍然值得一试,只是他可以换个方法。打定主意后,齐臻当晚就去找了周行章。

周行章回家也是一个人,就回去得晚,一路上楼也没开灯,进了卧室看见床边坐着个黑影,被吓了一跳,他打开灯,“你干嘛?也不开灯,你在这儿舟舟人呢?”

齐臻坐着没动,看着周行章走过来,“我送他去周总那里了。”

“哦,所以,你想干什么?”周行章站在齐臻面前一步远的地方,好整以暇地俯视着对方。

齐臻坦然自若,迎着周行章的视线,道:“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

周行章眉一挑,诧异道:“商量?齐总什么时候学会跟人商量了,不是最会先斩后奏自作主张了吗?”

齐臻微微叹了口气,眉眼间冷硬稍稍收了些,显得有些犹豫,“行章。”

“嗯?”

“今天文静雅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再不离你远一点儿就不认这个儿子了。”

“所以?”

“我不担心这些,我跟他们本来就没感情,只是我没办法左右文征明的想法,到最后一定会牵连到文怀沙和你……哥哥。”

周行章最近还真忘了这个问题,周景行又什么都不跟他说,“你当初不是说你自己解决吗?现在不行了才来找我?”

“是我低估了文征明对文静雅的宠爱程度。”齐臻确实没想到文征明会为了自己妹妹做到这种程度,完全不像一个掌管着偌大企业的掌舵手,显得少理智、无原则,“据我所知,文家父子最近闹得并不愉快。”

周行章也烦得很,而且这事儿他也没有好办法,“我明天就跟我哥聊聊,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好。”

“还有事儿吗?没事儿可以走了。”

齐臻看着撇开视线的周行章,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他站起来,直接张开双臂将周行章搂进怀里,趁着对方愣怔的工夫,他贴在怀里人耳边轻笑道:“知道你这样子像什么吗?和闹脾气绝食的猫崽子差不多,我们家张牙舞爪的狼崽什么时候变成了猫,我怎么不知道,嗯?”

周行章本来以为齐臻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不会这么直接地跟他来肢体接触,愣了下后稍微挣了挣,齐臻抱得紧,他伸脚一绊,对方脚下不稳地向后倒去,手却还没松,结果两人就齐齐摔在**了。

周行章反扣着齐臻的手按在**,“你说谁猫崽子?!”

齐臻松了力道由着周行章压在他身上,“这不是近在眼前吗?”

周行章瞬间反应过来,“你耍我?!”

“没有。”

周行章松开手要起身,他穿了链子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滑了出来,被齐臻一把攥住,让他不得不维持着别扭的姿势,“松手。”

齐臻攥着那个被周行章体温焐热的小东西,问,“送出去的东西……还有收回的道理吗?”

“自己丢掉的东西还能再捡回去?!”周行章握着链子使劲儿一抽,抽出来后站起身,背对着齐臻,沉默半晌后,在一片寂静里轻声道,“是你自己不要的。”

周行章的声音和姿态都让齐臻心里一疼,他曾经确实放弃过,但是现在他想要那枚戒指,不过周行章的背影却让他暂时压下了心思,他握住周行章的手,“行章,以前是我对不起你……”

“闭嘴!”周行章抽了抽手,没抽出来,也就让齐臻一直握着,他缓了下急促的呼吸,“你没对不起我,我先爱上你,得到什么结局都是我自找的,你要说对不起就跟舟舟去说。”

“你在说气话。”

“没有。”周行章自嘲地笑了声,“你活着,我就拒绝不了你。你说我走就走,你干嘛逼我回来,我自己想明白过了那个坎儿自然就回来了,回来跟你重新开始,你有必要……这样吗,现在自己不难受?”

“你这么说是愿意……原谅我?”

周行章转过身捏着齐臻下巴让人抬起头,语气带着自嘲和破罐子破摔的坦然,“我他M就是犯贱!你站在这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我就没法儿不原谅你。”

齐臻的呼吸一滞,忽的又急促起来,“行章……”

周行章目光灼灼,冷笑一声,“听我这么说满意了?六年前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六年后也一样逃不出去。但是、我再跟你赌一次,赌你的真心。

“你说这次我能赢吗?”

齐臻的心脏仿佛被烫了下,却又被妥帖的暖热整个包裹起来,暖得他眼眶都发了烧,他只回了一个字,轻、却坚定,“能。”

周行章扣着齐臻的后颈将人一把搂进怀里,一下一下抚着怀里人的头发,闭了闭眼,道:“给我点儿时间,行吗?别逼我。”

周行章明白有的坎儿只能自己过,就是齐臻也没办法跟他一起,过这个坎儿之前他没办法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跟齐臻在一起。

齐臻想说点别的,又觉得没有必要,他确实太心急,而周行章能给他这个回答,已经很好了,对周行章,没有什么不可以,况且只是等这样的事情,他被按在周行章怀里,说话就有点闷闷的,“我可以等,我说过就是跟你耗一辈子都可以,但是行章……你别推开我。”

周行章回了个模糊的鼻音,没拒绝也没同意,齐臻没有刻意收着信息素,小豆蔻的辛辣清香与雪水的冷甘混在一起给他的感觉很奇妙,明明相反,居然又觉得挺和谐,关键是这种对方身上带着自己信息素的认知让他很满足。

纪维谷虽然归根到底是个Omega,但是腺体摘除后也就没办法进行标记。齐臻是alpha,但是并不妨碍带着他的信息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