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6章

第76章

周行章松开齐臻后退一步,“回去睡吧,甭想着留下来,不行。”

齐臻轻笑一声,眉眼微微调了下,唇边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真不行?”

齐臻气质冷然,面相虽然温和,也给带出了些许凌厉,现在这样明明冷着脸,却又含着点轻飘笑意的样子,就好像在……勾引他。

周行章脸色一沉,去拉齐臻,“不行,赶紧走!”

被连拉带推赶出门外的齐臻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奈地笑了下,看来刘英阁说的不无道理。有些事情不能退让,但是有些完全没有必要计较太多。

虽然有点偏离自己的预期,但是能跟周行章拉近些关系,齐臻也就没有过多追究,周行章接下来很可能会躲他,不过也比以前多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的情趣。

挺好,这次他要感谢刘英阁。

周行章呼吸间还留着齐臻的信息素,他拍了拍脸,自暴自弃地将自己摔在**。

妈的,居然敢勾引他!

还成功了!

没出息透了!!

周行章得承认,刚才一瞬间他确实想把齐臻就地压倒来一次,不过理智在下一秒回魂制止了他的想法。只是让他没想通的一点是齐臻、怎么可能刻意勾引他?

就是六年前抱着目的接近他的时候也没有这样,依旧是一副冷然高傲的样子,那股子内敛和高冷禁欲勾得人心痒痒,哪儿像现在,眼角眉梢都是明晃晃撩拨人的意味,但是偏偏哪一个都让他放不下。

操!!

周行章第二天直接去找了周景行,他路上想了很多,进到办公室办公室也没绕弯子,单刀直入,问道:“你和文怀沙到底打算怎么弄?”

周景行看着风风火火的弟弟,无奈地笑笑,“不怎么,顺其自然吧。这件事跟齐臻没关系,你别因为这个迁怒他。”

“就你老好人!”周行章倒没怨齐臻,怨也是怨他自己,“文怀沙也够怂的,喜欢你都不敢说,不敢说什么时候能成?”

“你别这么说他,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有很大责任。”毕竟是周景行他自己一直在拒绝,“怀沙只是在迁就我,是我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周景行的神色黯淡了一瞬,又恢复到了温和,“我前两天跟他聊过,我和他之间没有可能。”

“我不明白!”周行章直想踹桌子,“我跟齐臻……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新洲的发展虽然有停滞但是也还算稳定,你到底担心什么?!谈恋爱又不影响你工作!两个alpha在一起怎么了?你要介意就不会撮合我跟齐臻了!

“还有,我们家不用说,有舟舟就行,别跟我说你介意舟舟不是你儿子,骗鬼呢你!文家就文怀沙一个,想留后不也简单,代孕呗,文怀沙难道连这点面子都赔不起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周景行无奈的笑里夹杂着苦涩,他和文怀沙中间隔着的不只是这些。

“那你就说!”周行章手撑在桌上,紧紧盯着周景行,“你总是什么事情都自己扛,我不是小孩子了,有事你不跟我说、我也很挫败好不好?是不是亲弟弟啊!”

周景行暗暗叹了口气,就因为是所以才没办法说,他拿起一份资料拍在周行章脑袋上,“先去忙吧,让我想想。”

周行章拿过资料,话说到这儿他也没再问下去,“舟舟这段时间跟齐臻住,我今天回去,今晚上必须把问题说清楚,有问题就解决,藏着掖着就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哥,我丑话跟你说在前头,今晚上你要还不告诉我你瞒着我的事情,我就去扒你电脑了啊。”

“今晚上我要去见客户。”

“我等你回家再说。”周行章说完就走,显然不想听拒绝。

周景行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周行章想查他不难,只是陈年旧事一旦提到明面上来,一定会是场腥风血雨,依着周行章的性子,知道了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且,另一件事……他也不想这时候公开。

齐臻让周行章去接周舟,他晚上有事,只是对方听语气就知道心情不怎么样,稍微开解几句就直接挂了电话。齐臻略微叹了口气,等见面再说吧。

齐臻和江文禄的合作进行得很顺利,曼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已经成功迁回国内,私人医院也正式营业了,他不得不佩服江文禄的能力,就算目前在国内关系并不十分硬,但是发展起来只是时间问题,人脉的积累往往只要搞定上面的,下面的自然会自动依附过来。

齐臻问道:“研究所还在继续研究吗?”

“自然。”江文禄跟齐臻接触多了之后倒觉得很有意思,总让他想起一位已经过世的故人,“相关的研究会继续进行,不过,这次是申报过的。”

齐臻对这方面倒是没有了解,“据我所知这些研究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明令禁止的,在做的都是一些私人研究所和实验室。”

“齐总太天真了,”江文禄露出一丝略带嘲讽的笑,“你怎么知道研究所背后站的不是政F?”

齐臻微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毕竟这些研究可不怎么光彩,也不被主流意识接纳,“你是说政F早有这方面的打算?”

“我回国正是因为知道国内政策的变动,最晚、半年之内就会出台相关规定。”

齐臻若有所思,这些事情摆到明面上也没什么,任何革新带来的机会都是巨大的,国内能率先走这一步,很难得,“江董这是未雨绸缪,凭借曼瑞现有的研究成果,不难猜测一旦政策出台,首先受益的会是谁。不过,你确定不是直接死了吗?”

“跟政F那些人谈,不难。”

齐臻轻笑一声,“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很快。”

齐臻去研究所看过,有几个项目他当时就留意到了,“三种性别之间的互相转化近几年似乎没有新的进展?”

“不多,怎么,齐总感兴趣?”

“以前感兴趣,不过现在我倒是想问问10-06项目的情况。”

听到项目的代号,江文禄的眼神玩味起来,“齐总对周行章是认真的。”

“自然。”

“你想……给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