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4章

第74章

回到景水华苑,周行章没先回家,直接把周舟抱到了齐臻房间,“你也早点儿睡吧。”

周行章说完就出了门,还没走到楼梯口就被叫住了。

齐臻轻轻带上身后的房门,“你不用这样,我又不是Omega,没那么娇弱,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就行了。”不管是早上直接带饭过来,等到现在送他回来,还是刚才抱周舟进来,齐臻不是不知道周行章在想什么。

不就是想着他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么。

周行章没吭声,心里有点不爽,但是也没说什么,继续迈步往前走,只是小孩子迷迷糊糊的声音让他再次停下了脚步。

周舟自己醒了,从房间里摸出来,先看见齐臻就开口叫了人。

齐臻听到那个称呼直接看向了周行章,结果对方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心里微动,揉了下周舟的脑袋,“先去睡觉,我一会儿就过去。”

周舟有点睡迷糊了,贴在齐臻腿边,咕哝道:“舟舟跟爹地一起睡~”

“舟舟乖,我和爸爸还要话要说,几分钟就好。”

周舟这才注意到自己爸爸也在,他慢吞吞走过去扯住周行章的手,“爸爸不走吧……”

“回去睡觉。”

周舟直觉周行章和齐臻之间不太对,但是他又想不明白,看了看两人后乖乖回去了,关门的时候还一直从门缝里看着外面。

在房门关上后,齐臻才低声问,“舟舟跟你说了。”周舟刚才的声音小,但是足够两人听清楚了。

“嗯。”

“你同意了。”

“你本来就是他爹,需要我同意吗?”今天晚上等人的时候,周舟问他能不能叫齐臻爹地,周行章答应了,没什么好不答应的,他也没资格拦着周舟不让那么叫。

齐臻两步跟上去拉住周行章的手臂,在对方转过身来的时候慢慢凑近,他以为周行章不会拒绝,但是在不到十厘米的时候,周行章突然后退一步,挣开了他的手。

周行章眼神微沉,“我明天约了朋友,要早走,你直接送周舟去学校就行了。”

周行章的抗拒已经明显到这种程度,齐臻眉头微锁,“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行章,你在跟我装傻。”

周行章轻嗤一声,走下几级台阶后半转过身,仰头看着齐臻,“是,我承认我爱纪维谷,你就是他,我自然也……喜欢你,但是我同样有恨,明白了?”

周行章说完就走,直到听见开关门的声音,齐臻才稍稍回神,神色有几分了然,也有难掩的黯然。

周行章说的他明明一早就知道,只是真的听到周行章说出来,心里还是堵得难受,憋闷,也疼。

周行章慢慢往家走,他缓缓吐出口气,似乎是妥协,也似乎是无奈地笑了笑。

他爱纪维谷,也爱齐臻,这点无需质疑。他在乎的不是Omega或者alpha的性别,他要的只是这个人。尽管他明白纪维谷当初确实有苦衷,但是依旧无法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从未信任,一味的利用,现在才来告诉他早就喜欢上他了只是不知道?

呵呵。

不过是能理解而已。

但是理解不代表接受,要他一下接受齐臻,不可能,他做不到,他要能毫无芥蒂欢天喜地跟齐臻在一起,那他就不是周行章了。

他只能慢慢来。

而他还愿意再给双方一次机会不是因为不恨,甚至不是因为周舟,只是因为爱比恨更多。

第59章 你说谁猫崽子?!

齐臻心里烦乱,和周舟在一起总让他有种错觉,好像他没有错失六年的时间,周舟亲近他就像亲近一直陪在身边的血亲一样,但是跟周行章相处却又十分明白地将他从妄想中拉出来,告诉他这六年的隔阂与六年前的伤害分明都存在,且不好逾越。

齐臻自然不会放弃,但是面对周行章不软不硬的态度却总有些力不从心。他合上笔记本电脑,给刘英阁发了消息,虽然不愿意,但或许问问别人是个值得一试的办法。

刘英阁对齐臻主动约自己见面这件事很意外,“说吧您呐,齐总这大忙人请小的吃饭,肯定有事儿吧?”

“确实有事情。”

“你先别说!”刘英阁看热闹不嫌事大,“你最近动作不少,现在看来是成功打入周家内部了?”

齐臻眉眼微敛,刘英阁这么说,也不算全错。

齐臻的沉默基本上就相当于默认了,刘英阁清了清嗓子,“我就知道你八成是为了周行章的事儿来的,你们的事儿最近圈子里传的不少,不是挺顺利么,我看那小孩儿挺喜欢你,周景行也没说什么,估计就是同意了,你还愁什么?”

“我不愁。”

刘英阁呵呵笑了两声,“你要真不愁就不找我了,工作狂一个能想得起我就怪了,鄙人不才,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愁,齐臻倒真的不愁,有的是无奈,他本来就是要问人的,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只是他没有向别询问这种事的经验,到底不好开口,或者说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如果两人……”

齐臻说着有点卡顿,刘英阁直接猜测道:“不亲近是吧?”

齐臻微点了下头,差不多吧,周行章对他确实有些疏远,不是十分明显的抗拒,但是又接近不了,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才真正磨人。

刘英阁忍不住笑起来,恨不能把桌子拍得震天响,“齐臻我是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齐臻心情本来就不怎么样,听见这话,绷着的脸瞬间黑了一半,起身要走,“想说就说,不说就算了。”

刘英阁马上止住笑,“别呀,我就是觉得挺……奇妙的,你说你以前多高冷的人啊,现在谈了恋爱不一样为这些事儿烦心?挺好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