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5章

第35章

周景行闻言放下坐在他腿上的周舟,让刘欣蕊带着去找纪安去了,他不是没去纠正过周行章懒懒散散的姿态,只是这几年他也没早先那么执着了,周行章能好好的就行了。

不过,该说的问题还是得说。

周景行抿了口茶,“这是我上次拿来的,还有?”

“除了你来喝点儿,你觉得我这儿还有谁喝茶?”

周景行笑了笑,“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事情跟你商量,这几天那几家的新闻我看到了。”

“嗯。”

“你做的吧。”

“嗯。”

“因为舟舟。”

“嗯。”周行章把手机撂在一边儿,“你不都知道吗?”

见人看过来,周景行才正色道:“舟舟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刘姨说他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你自己也明白,舟舟不可能一直不上学。”

周行章脸色沉着,“现在不是推崇素质教育吗,不上学怎么了?我找老师来家里教!”

周景行有些无奈,“舟舟不可能一辈子生活在这个环境里,他不可能永远不跟别人接触,当年的事……不管是你还是舟舟都需要好好面对,你是个成年人了,可以选择以哪种方式活着,但舟舟不是。”

“我不想聊他。”

“好,今天我们也不说你,只说舟舟。舟舟还小,他不具备完全的明辨是非的能力,遇到排挤和恶言恶语,他会往回缩,但是作为他的唯一监护人,你要为他的成长负责。”他可以退,但是你不能。”周景行叹了口气,“行章,你不能保护他一辈子。”

作为长辈,他们可以护一时,却护不了一世。

周行章沉默着,微微低下头,将一半面容都隐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楚。

周景行起身走到周行章面前,把人搂进怀里,“好了,父亲就要有父亲的样子,不过在我这儿我们家行章永远都是没长大的小孩,想哭也没关系,大哥肩膀借你靠靠怎么样?”

周行章在短暂的愣怔之后紧促地笑了下,推开周景行,搓了下自己的脸,“够了啊,你再说我就真哭给你看了!”

周景行在人身边坐下,“没关系,我不看。”

周行章的笑顿了下,慢慢收敛起来,弯了脊背靠在周景行肩上,“哥……”

“嗯?”

“我这个父亲是不是当的挺失败的?”

“没有。”

“连你都骗我。”

“没有骗你,”周景行确实没去看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只是抬手揉了下周行章永远张牙舞爪不老实的头发,“舟舟出生的时候你才多大?还不到十九岁,孩子带孩子,你做的已经很好了,说实话,换了我不一定有你做得好。”

周行章不想再去纠结了,揉了把脸,“舟舟的事我想了,我会跟他好好说的,学校该去还是得去。”

“嗯。”

“跟你说正经事。”

“什么?”

“你今年二十八,马上就三十了,不打算找个伴儿?”周行章很清楚周景行这些年的心思都用在哪儿。

父母刚走那会儿周景行才多大?不过也是刚上大学,带着他,还得顾着公司,没人去考虑周景行是不是受得了,盯着周氏这块儿蛋糕的人太多了,他也小,帮不上什么忙,几年时间全靠他哥自己一个人顶了下来,不止维持住了周氏的正常运转,还带动了整个集团的高速发展,也从代理总裁走到了董事长和CEO的位子,牢牢把握住了周氏的命脉。

其中的艰难别人不知道,周行章很清楚。

而且……纪维谷死后那一两年,如果没有周景行,别说小孩子了,他和纪安都不一定能撑过来,所以,周行章拐过头来想想,其实挺对不起自己大哥的。

周景行有些意外,这还是周行章第一次跟他聊这方面的事情,“不打算找,我一个人也挺好的。”

“那是你没谈过恋爱!别人谈恋爱的时间你都扑在公司了你现在说一个人也挺好?”

“是挺好啊,很自由。”

“得了,”周行章坐起来,盯着周景行,“你跟我说句实话呗,你对文怀沙真没一点想法?”

周景行心里紧了下,面上不显,“什么想法?”

周行章皱着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端倪,不愧是他大哥,装都装得这么好,他靠到沙发扶手上,有些不怀好意地笑笑,“我看他对你可不是没意思,你真不考虑下?虽然跟你一样是个alpha,不过我不介意我大嫂是A啊,压了他!”

第32章 用来保护爱的人

周景行被周行章的话逗笑了,“越说越偏,我们两家是世交,我们几个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只是把他当朋友,没有别的想法,你别在他面前胡说八道。”

周行章耸了下肩膀,“行呗,不是他也行啊,你好歹找个人试试嘛!”

周景行无奈地笑笑,摇摇头,“新洲的发展遇到了瓶颈,我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考虑这些事情,最近公司在拓展新的业务版块,有空就来帮忙吧,技术上副总的位子我给你留着。”

周行章支着下巴颏,手指点了点,“行,我把手头的活儿忙完就先不接了,去公司看看。”

“好。”周景行又问,“说起两个alpha,你和齐臻最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哥你要说这个我就跟你急啊你信不信?!”

看周行章这个态度,周景行心里有谱了,“我跟齐臻接触过,尽管他的为人处事我不是十分认可,但是各方面条件确实很好,你可以尝试跟他交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