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4章

第34章

齐臻并不适应这样的热络,把手臂抽出来,“没有。”

“先来吃饭吧,妈妈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菜。”

齐东来也笑道:“可不是,你一回来,这桌上就都是你喜欢的菜了,我的家庭地位是一落千丈啰。”

文静雅嗔了齐东来一眼,“你天天在家缺过你吃的了?还跟儿子争这个,多大年纪的人了也不害臊。”

齐东来笑笑,“是,咱儿子这不回来了吗,来来来,赶紧坐。”

齐臻坐下,听着齐家父母说话聊天,偶尔回一句,桌上的饭菜很清淡,大多都是素菜,跟他以前的饮食偏好很像,这点他和原主倒是一致的。

纪安放的那场火在他心里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他不喜欢肉食,看到就会想起肉被烧焦的画面,恶心得只想吐,一口都吃不下去。重生到六年后,或许是心里的执念和包袱都放下了,很多东西他也都能看开,能接受了,直接反应在饮食上就是他对各种肉食的偏爱,只是对于红色还是很不喜欢。

齐臻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点,文静雅问他也用午饭吃得晚搪塞了过去。

饭后,三人坐在客厅聊天,聊到工作,齐东来看着自己儿子,笑道:“年轻人有想法很好,但是不能冒进,步子迈得太大了当心不稳。”

齐臻知道背后嚼舌根子的人很多,董事局有哪个人跟他是一条心的?告状告到齐东来这个董事长这儿实属正常,齐东来能现在才跟他提已经不错了,“有话您直说。”

齐东来顿了下,“好,咱爷俩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东江的弊病我也清楚,但是越大的轮船就越难转向,而且除了关注公司业绩,还有其他很多东西需要顾及。你最近的动作我都知道,大体上没问题,做得很好,你比你爸有魄力。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爸爸说的你明白吗?”

第31章 不能保护他一辈子

齐臻并不认同,“我是做生意的,不是去跟人谈感情的。我不否认有些事情需要人情、情面,但是东江最大的弊病就在这里,要改就一次把暗疮清理干净了。”

齐东来不是傻子,他自然明白齐臻说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伤筋动骨对处理积弊确实有大用,但是这样做会伤到东江的根基啊。”

“第四季度和全年的财务报表马上就出来了,到时候您看报表就好。”

齐东来叹了口气,“行吧,那咱们到时候再说。你想做就去做吧,董事局那边我先拖着。”

齐臻微点了下头,齐东来这点还不错,证明人不是老糊涂了。

文静雅一直安静坐在齐东来边上,看人都说完了才开口,“小臻,妈妈有件事想问问你。”

齐臻面色从进门到现在都没变过,平静而带着些淡漠,这不是他的父母,他有责任,没有感情,“您说。”

文静雅斟酌着措辞,“你最近是不是跟周家二少爷走得比较近?”

齐臻没有否认,“是。”

文静雅跟齐东来对视了一眼,她转了转手里的茶杯,继续道:“你跟他来往我们没有意见,你舅舅家里跟周家是世交,你们小时候也见过,但是小臻,你是不是……”

“什么?”齐臻隐隐有猜测人要说什么。

文静雅又看了眼齐东来,才问出口,“你跟周行章是什么关系?”

齐臻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只是早晚,现在就知道了也好,“我喜欢他,在追他。”

对于齐臻的坦白以及人坦白的内容,齐东来和文静雅都愣住了。

文静雅一向娴雅,听到这话很诧异,不由自主提高了声音反问道:“你说什么?”

对于明显听清楚的两人,齐臻不觉得自己还需要重复,“如果你们要跟我谈感情问题,我就一句话,除了周行章,我谁都不要。”

齐东来眉头紧皱,文静雅抖着声音,“可是……可他是alpha,你们两个alpha怎么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

文静雅神色有些惊惶,“你们还要不要孩子了?”

“有舟舟就行了。”

“那孩子姓周!又不是我们齐家的孩子,以后齐家的产业难不成要让外姓人来继承吗?”

齐臻神色间有几分冷凝,“可以领养一个孩子,从小养在齐家,以后继承家业。”

“小臻!”文静雅攥紧了自己的裙子,“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流着齐家人血的孩子,不是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孩。”

乱七八糟的小孩,说周舟吗?

齐臻站起身,不想再继续下去,“就算是两个alpha又怎么样?就不能在一起?别抱着那些老旧观念了,还有,舟舟就是我儿子。其他的事情可以商量,但是周行章和舟舟的事情上我不会退步,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齐臻说完就离开了齐家,他不觉得这样做对不起谁,真正的“齐臻”已经死了,死了的人还能有什么后代?他对齐家父母的那点责任完全是看在自己占了这个身份的份儿上,而从原主留下的蛛丝马迹来看,人跟父母关系并不好,那他还需要顾及什么?

他不关心,也跟他没有关系。当然,儿子的死讯和儿子的叛逆哪个更让人难过也不是齐臻在意的问题。

齐臻离开后,文静雅忧心忡忡道:“你说小臻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那么多温柔贤良的Omega不选,实在不行就是beta也可以啊,他怎么会看上周家那个……那个不正经的浪荡子呢?”

齐东来试着开解自己的Omega,“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他真的喜欢,试试也不是不行,周总为人不错,沉稳、也有魄力,他带出来的弟弟也差不到哪儿去。”

“那也不行!周行章还有孩子,而且两个alpha怎么能在一起?他们怎么生孩子?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怎么行!”

“静雅……”

“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我记得怀沙跟周景行关系挺好,弟弟这个样,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歪成那样上梁能正到哪儿去?我得跟我哥哥说说,管管孩子,以后少来往为好。”

看着去打电话的文静雅,齐东来叹了口气,年轻人的事情他们干涉那么多干什么,早些年的教训还不够么,齐臻肯回来,肯接手家里的公司他已经很满意了,只是文静雅显然不这样认为。

那文征明是个把妹妹宠上天去的主,对妹妹几乎是有求必应,齐东来还真不敢说接下来事情会怎么走。

周景行特意留意了最近的新闻,别人不知道,他是很清楚那几家的丑闻是从哪儿出来的,就他家弟弟那个睚眦必报的性子,这还是轻的。他不放心,没叫周行章回家,自己直接去了景水华苑。

周行章歪在沙发里玩手机,只瞥了眼正跟周舟玩的周景行,“你一大忙人,闲着没事儿来我这儿干嘛?别又是抓我去公司帮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