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6章

第36章

周行章皱了下眉,又慢慢松开,神情有些散漫,“我说过,我这辈子就守着舟舟过,谁来都没用。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都懒得搭理。”

“哦,这么说我应该感到荣幸?”

“你就别讽刺我了,等你什么时候脱单了再来说我也不迟!”周行章说着好像get到了拒绝周景行的最好方法,整个人都有点嘚瑟起来,“对,等你什么时候脱单了再来说我!做大哥的要以身作则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笑倒在沙发上的人,周景行无奈地只想扶额,他这个弟弟真是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周景行走了没一会儿,今天第二位不请自来的人就进来了,周行章抱着手臂靠在墙上,“什么风儿把齐总吹过来了?”

齐臻已经适应这个吊儿郎当又懒洋洋的周行章了,虽然记忆里那个张扬开朗的少年很可爱,但是眼前这个也很合他的眼缘,气质不同,性格也会变,但是胸腔里跳动的那颗心没变。

齐臻微微扬了下眼尾,“想你,就过来了,要什么风?”

周行章被堵了下,“你这些话拿去哄没什么见识的小孩儿还勉强够用,对我你觉得有用?”

“有没有用只有你自己知道,不过……不排除你对我说谎的可能性。”

周行章耸了下肩,低声嘟囔了一句,“谁知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周行章问,“你来什么事儿?”

“舟舟上学的问题。”

“赶紧打住,我哥刚在这儿跟我唠叨了半天,你放过我的耳朵行么?”

“所以,你们讨论的结果是?”

周行章吸了口气,“让舟舟继续去学校。”

“好,那就不用我再多费口舌了。”齐臻本来都做好慢慢磨的准备了。

“不过……”

“什么?”

周行章难得叹了口气,倒进沙发里躺尸,“我还没想好怎么跟舟舟说。”

齐臻略一思索,“我和他说。”

周行章十分怀疑地挑眉,“你确定?”

“确定。”

“……OK,你试试吧。”周行章是真不擅长哄小孩,再加上每次周舟眼睛一红他就心软,还怎么说?没法儿说。

齐臻进了纪安房间,刘欣蕊正在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念故事,纪安已经迷迷糊糊快睡着了,周舟看见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等纪安完全睡着后三人才离开。

刘欣蕊问了好后就去做自己的事了,周舟牵着齐臻的手指晃了晃,“今天买的蛋雕舟舟送了两个给舅舅,舅舅很喜欢,还说要谢谢你呢~”

“不用谢我,是舟舟挑的,要谢也是谢舟舟。”齐臻牵着小孩走到通往后院的厅子里,小孩爬到秋千上,他也跟着坐在了周舟身边。

窗外是一片肃杀的冬景,不过院子里种了好些山茶和海棠,开得很盛,贴着廊下的条形花坛里种了很多各色的长寿花和瓜叶菊,打苞的居多,夜色里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朦胧而柔和,一点也看不出冬日的萧索。

齐臻没有说太多别的,直接问道:“舟舟是不是还不想去学校?”

周舟愣了愣,“齐叔叔……”

“嗯,舟舟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如果不想爸爸知道,我保证不告诉他,好不好?”

周舟低下头,半晌,才轻轻道:“我不喜欢他们……”

齐臻怜惜地揉了揉小孩子柔软的头发,“如果他们说话难听,甚至是骂你,你可以反驳回去。”

“我不想骂人……”

齐臻轻笑一声,弹了下周舟的脑门,“谁说要骂人了?我们可以不用脏字反驳他。”

周舟为难地看着齐臻,“可是……可是我不会……”

“这个简单,他们要是再说……难听的话,你就说老实说了有教养的孩子不会说这些。”

周舟眨巴眨巴眼睛,反应过来后闷闷地笑了几声,但是小眉毛很快又耷拉下来,“可是……可是……”

小孩子会犹豫很正常,齐臻放轻声音,“他们说舟舟不好,说你爸爸,你不想讨回来吗?”

周舟怔怔地看着齐臻,握紧两个小拳头,好半天才点了点头,“那要是他们打我怎么办?我……我打不过他们……”

齐臻握住周舟的小手,轻笑了声……

这样的结果就是第二天齐臻因为周舟跟人打架被叫到了学校,他已经跟周舟说过了,万一打架叫家长可以找他。进了主任办公室,齐臻先确认周舟没事后,拍了下小孩的头,压低嗓音,“舟舟做得很好,等下我们就回家。”

周舟本来很忐忑,看到齐臻后莫名就松缓下来,也不紧张了。

齐臻把小孩护在身后,看向对面几个来势汹汹的家长,语气浸冷,“先动手打人的还要先告状,主任看着像聪明人,不会不知道怎么处理吧?”

教导主任看着一房间人,头都大了,英格学校的学生家里非富即贵,哪个他也惹不起啊!他抹了把脑门儿上不存在的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打断了。

其中一个孩子嚷道:“是他骂我们没教养我们才动手的!”

周舟攥着齐臻的衣服,给自己鼓了鼓劲儿,努力怼回去,“是你们先骂我,说我爸爸坏话的!”

小孩子们几句话基本上就把事情都还原了,齐臻也不想多纠缠,那几个家长倒是不依不饶,他牵着周舟的手,冷声道:“我今天倒是明白一件事,什么样的家长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小孩子打架本来很正常,更何况你们的孩子有错在先,如果还想追究,我不介意奉陪。”

齐臻扫视了眼在场的人,最后定格在主任身上。

主任也不是傻子,打圆场道:“这样,小孩子打架确实也挺正常的,这不孩子们都没事嘛,就算了吧,打架和气为贵和气为贵,以后还是好朋友,你们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