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2章

第32章

周行章妥协地坐下,只要他不想,时间长了齐臻自己没劲儿肯定就放弃了,也因此,在齐臻把盛着蒸饺的碟子递过来的时候,他也接住了,尝了一个才问,“你做的?”

“嗯,尝出来了?”

“跟刘姨平时做的味道不太一样。”

“合不合口味?”

“一般般,还行。”周行章说完,又夹了个蒸饺塞进嘴里。

周舟鼓着腮帮子嚼啊嚼,咽下去后着急插嘴,“好吃~”

齐臻看了眼周行章,给周舟夹了个饺子,“还是舟舟诚实,好吃就好吃,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对不对?”

“对~”

面对一唱一和的齐臻和周舟,周行章翻了个不怎么有形象的白眼,低头喝粥,懒得搭理那俩,幼不幼稚。

刘欣蕊坐在齐臻对面,看着人照顾周舟吃饭,时不时跟周行章怼几句玩笑话,恍然大悟,她一直觉得齐臻和周行章的关系很奇怪,现在看来是她没想到,如果……如果这俩人真能走到一起……

她几乎是看着周行章长大的,知道他一步一步走到现在都经历了什么。她看着齐臻挺好的,对周舟好,性格上也跟周行章互补。

吃了饭,齐臻问刚上楼拿了外套下来的周行章,“你今天去工作室吗?”

周行章奇怪,“干嘛?”

“没什么,”齐臻看了眼一脸雀跃的周舟,“我想带舟舟去看蛋雕展,就在会展中心,征求下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放心我带他出去,你也可以一起。”

周舟的期待都写在脸上了,周行章穿好外套,在小孩面前蹲下身,“真想去?”

“想~”

“行,”周行章站起来,“那你带他去吧,注意别再着凉就行了。”

周舟伸手拽住周行章的衣服,“舟舟才不会生病!”

“是是,舟舟绝对不会生病,”周行章应了声,**了一把儿子的一头小软毛,然后看向齐臻,“下午早点带他回来。”

齐臻应下,再次问道:“周先生真不和我们一起去?不担心我把他拐跑了?”

周行章冷冷瞥了人一眼,“你敢。”

齐臻跟周舟对视一眼,都笑起来,他牵着小孩子的手,快走几步越过周行章先出了门。

周行章站在门口看着那俩人上车——齐臻的车从车库开出来了就停在路边,显然是早有预谋,他倒是不担心周舟跟着齐臻出去,不用想就知道齐总平时有多忙,能腾出时间专门带着小孩出去玩,尤其是他还不在场的前提下,要不是真的挺喜欢周舟,齐臻这种人不可能花费这么多时间。

周行章没去工作室,而是约了李一平见面,等人的时间里他点了杯拿铁,尝了一口就放在那儿没动了,破烂咖啡厅,还没有齐臻泡的好喝,也好意思在这儿圈钱。

等他写完一个小程序后,李一平才姗姗来迟,从头到脚都收拾得十分精致,周行章烦躁地收起笔记本,要不是想把事情摊开了说清楚,他早起来走了,才不会等一个迟到半个多小时的人,学会守时就那么难吗?!

李一平没等周行章说话就开口道:“昨天晚上家里发生的事刘欣蕊都跟你说了吧?舟舟真是自己摔倒的我没碰他,还有那个男人是谁啊?大晚上的还在你家里。”

周行章微微扬起下巴,看向李一平的视线里带着点轻蔑和厌恶,“我以前愿意跟你来往是因为我爸妈说了要照顾你,但是你错就错在太自以为是,你觉得我们会结婚?白日梦都没你这么离谱!”他知道李一平的目的,一开始就明确说了不可能,继续来往也只是看在双方父母的情面上,但是李一平不该对周舟恶言相向。

李一平脸色瞬间就白了,“是不是……是不是周舟跟你说了什么?他一个小孩子能分出来什么啊,我又没对他怎么样,而且……而且我们是有婚约的……”

“婚约?你还真敢说,这几年你在外面造的谣不少,我不说是给你爸妈留面子,我一早就跟你说过趁早死了这条心,我不会再娶,你爸妈都知道了你还在干什么?”放在十八岁之前,周行章绝对不会顾及对方的面子问题,他那时候不懂事,但是那个人死后……不是了。

仿佛一个分水岭。

“行章,我不是,我没有……”

“你以为我说的是在跟你开玩笑?”周行章站起来,“以后别再让我听到一句你是我未婚夫之类的话,面子、我不给了,我说到做到。”

周行章今天早上已经跟李家父母沟通过,该给的面子都给了,以后再怎么着就别怪他了。周行章说完就利落走人,留下李一平失落而沮丧地坐在那儿。

出门前他母亲就说别再想着周行章了,但是李一平没办法不想,他从小喜欢到大的人,曾经被别人抢走过,但是那个人好端端的就死了,这难道不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吗?

周行章会这么说肯定是因为还没有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只要他肯继续努力,周行章总有一天会看到他的好。

就在李一平准备走的时候,侍者过来给他了一张名片,并指了下二楼的方向,说是一位先生请他上去坐坐。

第30章 大手牵小手~

李一平看著名片上的两个字,不用怎么想就知道是谁,圈子就这么大,谁家那点事儿都知道得差不多了,他有些犹豫,他们李家和刘家、曾经的卓家并没有什么大的交集,他不知道卓越找他干什么。

而侍者又递给了他另一张纸,纸上写着周行章的名字,李一平微皱眉头,还是决定上去跟卓越聊聊,万一人打的什么坏注意,他还能跟周行章通个风报个信。

卓越看见进来的人,抬了下手,“坐。”

李一平坐下后,有点忐忑,这个卓越看上去就不怎么好相处的样子,“你想跟我说什么?”

卓越转着手指上的戒指,笑道:“看你被周行章拒绝,他也太没风度了点儿,我作为他的朋友看着都不忍心,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可爱的Omega呢?”

李一平勉强笑了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说我要走了。”

“别着急啊,”卓越起身走到李一平身边,弯下腰将纤瘦的人半拢在臂弯里,问道,“你是真的喜欢周行章?”

李一平缩了缩身体,虽然知道这样的姿势不太对,但是对方的话就强迫着他接受现状,“我是喜欢他,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虽然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但是他这个兄弟我还是认的,看到有个这么好的Omega对他死心塌地,我也挺替他开心的,能早点从当年的事情中走出来,这是我们都希望的,你说对吗?”

“嗯。”

卓越笑笑,“那我们就达成一致看法了,我有办法让行章对你回心转意,但是我需要确定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