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3章

第33章

“什么?”李一平现在也忘记这个别扭的姿势了,甚至稍微直起腰不自觉靠近过去。

“你喜欢他喜欢到愿意被他标记的地步吗?”

李一平愣了下,脸有些红了,声音也小了下去,“愿意。”

“那好,”卓越朗声笑了笑,后退一步把一包东西放在李一平手边,“这是我专门找人买来的,无色无味,没有任何副作用,只要他标记了你,不管是出于两家的颜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都会娶你。”

李一平伸出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我还听行章夸过你呢,他就是还没迈过自己心里那道坎儿,其实人家也是喜欢你的,你主动点,不就什么好事儿都成了?不然你还想再等几年?”

李一平愣愣地盯着桌上的药,眼神游移不定……

会展中心的大型展厅里很热闹,还是第一次举办这么大型的蛋雕展览,宣传到位,作品确实精美,又是新奇的东西,吸引了很多人来看,像是齐臻这样带着小孩来的也有很多。

周舟一开始还因为人多有点紧张,一直紧紧抓着齐臻的手指贴在人身边,看了会儿后就被各种各样的蛋雕吸引了,还有几个手艺人在现场制作,小孩子跑到跟前去看,齐臻就跟在后面,确保周舟回头就能看见他。

看了十几分钟,周舟抬头看向齐臻,有点小遗憾,“叔叔们好厉害,如果爸爸也能来看看就好了……”

齐臻牵着小孩离开围观现场雕刻的人群,走到人少的地方找了个长椅坐下,给周舟倒了点热水,又指指人挂在脖子上的手机,“舟舟不是拍了照片了?”

周舟点点头,小幅度晃着脚丫子,突然眼睛一亮,叫了声“爸爸”就爬下椅子小跑过去了。

齐臻正低头放水杯,听到这一声抬头看过去,还真是周行章。他站起来走过去,“怎么,不是不愿意来吗?”

周行章抱起周舟,“我是担心我儿子。”

齐臻笑了笑,看口是心非的大孩子抱着小孩子,别说,还真的都挺可爱,不过这个话就不能让周行章知道了,不然肯定要气得跳脚,“场地大,人又多,怎么找到我们的?”

周行章眼角微挑,“齐总这么个高富帅alpha带着个萌娃到处走,回头率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每点ABC数吗?”

“这样,行章是在夸我了?”

“对,在夸你。”周行章大大方方顺着齐臻的话肯定了对方的说辞,然后又轻咳了声,抬起周舟的手晃了下,“是这个。”

齐臻握着周舟的手,看了眼小孩手腕上的手表,“装了定位?”

“嗯。”

“也行。”齐臻松开手,“既然来了,我们还有一半没看完,走吧。”

周行章懒洋洋应了声,他真是疯了才来这种吵吵闹闹的地方看无聊至顶的破展览,只是才走两步就又被齐臻叫住了。

“放周舟下来自己走。”

周行章停下脚步,问周舟,“累不累?”

周舟看看自己的父亲,又看看齐臻,一手撑在周行章肩上,“舟舟自己走~”

周行章把小孩放在地上,手还没收回来就被抓住了,他索性把另一只手插进口袋里,由着小孩带路,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周舟走到齐臻身边,伸出小手握住人的手指。

周行章不是不知道他们这样的三人行很别扭,走在一起就算了,但是小孩子一手牵一个,意味就不一样了,他想抽回手,但是撞上周舟神采奕奕的小模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看在儿子开心的份儿上,他就把那些马上会出现的乱七八糟的新闻给处理掉好了,他工作室那几个这两天应该比较闲。

三人大手牵小手看完展览,还买了好几个镂空的蛋雕,在附近吃了饭后,齐臻去公司,周行章带着周舟回家。

小孩子上午到底玩儿累了,周行章把人塞到被子里睡午觉,自己开始和孟玮辰他们几个着手处理,网络上已经流出一些图片和消息了,他们算不上知名人士,但是盯着的人依旧不少。

吃瓜凑热闹的看客从来就不缺。

周行章基本上处理完了,看着截获的一些图片,他一张张浏览着,有些出神。

照片多是背面和侧面拍的,清楚的不多,但是能看个大致,三人的背影……莫名的还挺顺眼。

“爸爸……”

小孩子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来,周行章下意识合上电脑,“醒了?”

“嗯。”周舟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爸爸在看什么?我好像看到……齐叔叔了……”

“没有。”

“我看到了!”

“你刚才还说好像。”

“哦。”周舟窝在周行章身边,在人***。

周行章把笔记本放在床头,“还睡吗?”

“不睡了。”

周行章看了下时间,都快四点了,“起吧,上次你文叔叔送的拼图不是还没玩一遍?跟你舅舅一块儿拼吧。”

“嗯。”周舟应着,从周行章腿上爬过去下了床。

看着小孩抱着拼图出去,周行章懒散地放松了身体侧倒在**,有点烦地闭上眼。

齐臻在公司待了一下午,把上午没处理的工作都处理完,其间还接到了文静雅的电话,让他晚上回家吃饭,齐臻有些天回去了,也就答应下来。

他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走,韩跃明敲门进来,他一边扣扣子一边问,“还有事?”

韩跃明把文件夹递给齐臻,“这里面的内容今天下午出现了半个小时,量不大,很快就再也找不到了。”

齐臻翻开仔细看了,并不意外,合上文件夹收进抽屉里,“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没事。”肯定是周行章做的,不过话说回来他倒是不在意。

回到齐家,文静雅径直迎上来,步子迈得快,姿态依旧优雅,她挽住齐臻的手臂,笑道:“回来了,你这孩子也真是,知道你忙工作,但是也不能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你看看,都瘦了,没好好照顾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