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1章

第31章

“明明那么难受,为什么拒绝我?还是说,你更喜欢……Omega?是,毕竟Omega柔柔弱弱一揉就出水……”

周行章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齐臻的话,“你干嘛这么对自己?!”这是要跟Omega比吗?!

齐臻倒没什么别的反应,按在周行章胸口的手贴着往上走,松松地卡着身下人的脖子,手掌下压着那枚戒指,他微微叹了口气,神色少见地有几分柔和,却笃定,“我不觉得在下面有什么,也没想跟Omega比,我喜欢你,仅此而已。”

周行章怔住了,忘了去反抗齐臻带有压制性意味的动作,alpha的天性似乎都在对方沁凉又让人感到舒适的信息素下蛰伏了下来。他看着齐臻的脸,身上的人微垂着眉眼,显出些许的温顺来,但是他很清楚齐臻是什么样的人,即便看上去温和,骨子里依旧藏着狠厉。

但是,这样的齐臻,却莫名对他有极大的吸引力,对方眉目间的熟悉感让他想亲上去,压着对方狠狠亲一通。

周行章意料之外的并没有反抗,齐臻稍有迟疑,慢慢低头凑了过去。

第29章 一辈子守着他吗?

看着齐臻的眉眼逐渐拉近,周行章脑子仿佛卡顿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直到两唇相触的瞬间,他猛地推开了齐臻。

周行章抹了把嘴唇,平复了下骤然紧促的呼吸,“抱歉。”

齐臻稳住身体,退开了些,“为什么道歉?”

周行章绷紧唇角,他没办法说,难道说刚才有一瞬间他在齐臻身上看到了别人?那才是对齐臻最大的侮辱。

周行章沉默半晌,道:“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跟周行章谈感情,绕不开纪维谷——这个认知让齐臻有些心疼,也有些窝火,实话实说吗?但是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开始,他不想再去面对那些阴暗的过去,心有愧疚,他可以用别的方式去弥补。

周行章喜欢纪维谷,但是人已经死了,总要有新的开始。

齐臻看着周行章,略一颔首,“有,近在眼前。”

周行章无奈地笑了下,他现在跟齐臻发火儿有用吗?没用。他顾自讲下去,“我喜欢过一个人,你应该也听过,就是舟舟的另一位父亲。除了他,我……没办法再喜欢别人你明白吗?”

遇见纪维谷之前,周行章没有喜欢过人,是纪维谷教会他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然后又将这一切打得粉碎,他宁可纪维谷……到死都瞒着他,为什么要坦白?

齐臻看着有些颓丧的人,心里闷闷的疼,“行章,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守着他,他……死了,你应该有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周行章自嘲地笑笑,没再说话。

一个人把他的整颗心都占满了,哪儿还有别的心力去爱别人?

每次到这里,齐臻就不知道该怎么把对话进行下去,好像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合适,跟人吵一架、骂一顿还是打一架?都做过了,但是、周行章油盐不进,但凡涉及到纪维谷就没有交谈的可能,如果,如果周行章知道“纪维谷”还活着呢?

齐臻思绪转了几圈还是否定了那个想法。

两人沉默,十几分钟后,周行章站起来,晃晃悠悠往楼上走,“你随便吧,想住这儿也行,转角第二间就是客房。”

看着周行章的背影,齐臻又坐了会儿,等客厅里的信息素散得差不多了才走。

站在二楼走廊窗户边的周行章看着齐臻离开,眸色沉沉,他终于想明白齐臻身上的违和感在哪里了,齐臻和纪维谷之间……

周行章在儿童房的浴室里洗了澡才回到卧室,床头的蘑菇小夜灯亮着,他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周舟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只能看见个小脑袋,他尽量放轻动作把小孩揽进怀里,没想到人还是醒了。

周舟在周行章胸口蹭了蹭,“爸爸回来了……”

醒都醒了,周行章索性就调整好姿势,“还没睡啊。”

“舟舟等爸爸。”

“……等我干什么?”

周舟在周行章怀里拱了拱,稍微清醒了点,“爸爸……”

“嗯?”

“你是不是在跟李……叔叔……谈恋爱啊?”

周行章抚了抚小孩子的脊背,闭上眼,把里面的晦涩情绪都掩藏进去,“没有,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那……那舟舟就放心啦。”

“放心什么?”

“舟舟……舟舟不想要他做妈妈。”

周行章心里涩得很,自己怀里这个分明就是小傻子,傻到家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跟爸爸说,听见没有,再受了委屈自己一个人憋着,我就打烂你的小屁股知不知道?”

周舟咯咯咯笑起来,往上拱了拱,在周行章脸上亲了下又窝回人怀里,“知道啦,齐叔叔也说……有事情可以直接问爸爸~”

“……嗯,睡吧。”

“爸爸晚安~”

“安。”周行章伸手关灯,微皱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

因为不用去学校,这几天早上周行章没早起,倒是小孩子天天按时起床,不过也总是被他按在怀里陪他再睡个回笼觉,他卧室对面的儿童房就是个摆设,周舟一天都没在里面睡过,从小到大都是跟他睡一块儿的。

等他睡眼惺忪地跟周舟一起下楼的时候,齐臻已经和刘欣蕊一起做好早餐等半天了。

相比于没睡醒的周行章,周舟精神头就好多了,看见齐臻,哒哒哒跑过去,仰起小脸跟人问好,“齐叔叔早~”

“舟舟早。”齐臻揉了把小孩的头发,“吃饭。”

“嗯!”

看着神态动作都很自如的齐臻,周行章挠了下头发,他也很为难,明明都说清楚了,但是齐臻还是一意孤行他能怎么办?把人轰出去?得了,他还想跟齐臻交个朋友,不至于闹那么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