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6章

第26章

齐臻压下心头的躁动,静下心去回答周行章的问题,“我们是朋友。”

“朋友?他没跟我提过你。”

“他很少提起自己的朋友。”

周行章的神色黯淡了一瞬,露出一抹介于嘲讽和苦涩之间的笑意,“是,他确实很少提起自己以前的事情。”

齐臻微抿了下唇,继续道:“我是在留学时候遇到他的,认识了好些年,对他的事情基本上都了解。”

“我不觉得他会跟你说那么多,甚至是……把我的一些习惯都告诉你,就是好得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这种事儿也不会说,而且……他就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告诉别人的人。”

齐臻心里略微妥帖,周行章在某些方面确实很了解他,“你说的没错,他跟我说过一些,其他的是我调查后才知道的,你也清楚,每个人的生活都会留下各种痕迹,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把所有痕迹都处理干净,或者说,你没有过多注意这方面信息,只要仔细去查总会找到蛛丝马迹。”

“你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周行章略一挑眉,“你很在乎他。”

齐臻失笑,牵动着唇角带来一阵刺痛,“他是我看重的朋友。”

“那你这算不算翘朋友墙角?”周行章说完又自嘲地笑了声,“死都死了还什么墙角不墙角的,就是还活着,我俩……也走不到今天。”

齐臻的笑僵在唇边,半晌才收回来,嗓子微哽,没说出来话。

周行章叹了口气,“不说他了。齐臻,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再谈恋爱,不会再结婚,你别浪费时间。不值得。”

齐臻还没从刚才的情绪里缓过来,他放轻了声音,“我也还是那句话,喜不喜欢你,追不追你,是我的事情,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同样,值不值得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周行章摇了摇头,只道:“以后别那么说了,还敢说那种话我不介意再跟你打一场,下次穷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难道这次就留情了?”

周行章轻声哼笑了下,一手撑地站起来,向着齐臻伸出手,“我丑话说在前面,舟舟的事情你以后少管,这次是没事,如果有事,就算是朋友我也不会客气。”

齐臻看着青年,笑了笑,握住人伸过来的手,借了力起身,“好,我记住了。”

起身的瞬间,齐臻看见周行章脖子里戴了条链子,应该是刚才打架的时候扯出来的,链子上挂的……“你戴的是什么?”

周行章顿了顿,直接把链子完全扯出来给齐臻看,“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

那是一枚戒指,一枚……曾经属于他的戒指。

看齐臻表情有点愣怔,周行章把链子塞回衣服里,“我从来没忘记过他,这戒指他不要……我要,所以你就别想了,做个朋友不好吗?”

齐臻缓过神来,轻笑一声,“这只能说明你……是个长情的人,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周行章的行为和话给他一种感觉,似乎只要他坦白自己还活着,两人就能回到最开始的时候,周行章就还和以前一样爱他,能满足他的一切期待,包括隐秘的无法宣之于口的渴望。

周行章摇摇头,无奈地笑笑,“我真是服了你了。”

“我们……走着看吧。”

第26章 吵架不代表关系不好

齐臻没再去看周舟就直接走了,只跟小孩打了个电话,他的脸虽然不严重,但是现在一看就知道是动了手的。

坐在车里,齐臻从后视镜里瞥了眼自己的通红渗血的唇角,舒缓了一口气,如果早知道打架有用,他就不用忍这么长时间了。

齐臻向后靠着椅背,他身上多少还遗留着周行章的信息素,辛辣苦涩散去,淡淡的属于花果的香润气息和桉树叶子的芳香留了下来,让他的神经慢慢舒缓了些。齐臻闭上眼自嘲地笑了下,人就是犯贱。

在身边触手可及的时候不珍惜,现在离得远了才想起来留恋。

好在还为时未晚。

周舟坐在**眼巴巴地盯着周行章,周行章知道小孩儿想问什么,一点都不着急,就拿着笔记本干他的事儿,直到周舟扯了扯他的衣服才看过去,“干嘛?”

周舟手里攥着周行章的衣服,没松手,顶着人的视线喏喏地开口,“齐叔叔……”

周行章戳了下周舟的脑门儿,还是不忍心,“我们没吵架没打架就是聊了会儿天,他公司突然有事儿就直接走了,另外,出院就不用想了,三天没得商量,谁提都没用。”

周舟松了口气,小嘴微微嘟了嘟。

周行章捏捏周舟的小脸,“怎么,不让出院还生气了?”

“没有~”周舟脸还被捏着,说话不是太利索,“不出院就……不出院,只要爸爸和齐叔叔没吵架就好~”

没吵架就好?

周行章把电脑放在一边,把穿着毛茸茸兔子睡衣的小孩抱到怀里,“谁跟你说吵架就代表关系不好了?”

周舟有点茫然,难道不是吗?

周行章踢掉鞋子收腿上床,盘起腿,让周舟坐在他腿上跟小孩面对着面,“吵架不代表关系不好,好朋友也会发生争执,你在学校有没有见过两个人吵架,吵完了还一块儿玩的?”

“……嗯。”

“那不就得了?我们没吵架,就算是吵架也不代表……关系不好,明白了?”

“嗯,明白啦~”

周舟住院知道的人并不多,就周景行和文怀沙来了趟。

周景行看了眼跟文怀沙在玩的小孩,把视线转到身边的周行章身上,放低了声音,“和东江的合作已经落地了,后续的进程你再跟一下。”

周行章坐在沙发扶手上,瞥了眼自己温和端方的大哥,“你就是故意坑我。”

“没有,你是我亲弟,我怎么会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