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5章

第25章

“嗯!。”

听着里面的对话,周行章摸出根烟叼在嘴里,没点,神色有些莫名,看到刘欣蕊过来,他才把烟给扔了。

刘欣蕊带的早餐有齐臻的份儿,几人吃了点东西,刘欣蕊陪着周舟,周行章和齐臻去了外面,还特意走远了些。

周行章慢悠悠点了支烟,懒散地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盯着后面院子里冬天了也油绿绿的树篱。

齐臻略皱了下眉,“烟要少抽些……”

周行章打断齐臻的话,“你管这么宽烦不烦?我们俩顶多就算合作者和普通朋友,我抽几根烟用得着你操心吗?”

周行章明显在生气,齐臻也不触这个霉头,“舟舟对烟味很**吧?”

周行章轻嗤一声,倒是掐了烟,他微微仰头,吐出一口气,看着烟雾在空气里逐渐散开,整个人突然沉静下来,道:“舟舟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

齐臻这次也体会到了周舟的身体素质有多差了,昨天小孩穿得很厚,也没让脱外套,只是可能玩的累了点,再加上天气冷,免疫力和抵抗力都跟不上,生病也不算太意外,“正因为身体不好,才应该多活动,一味娇惯对他的身体健康和成长都没有好处,作为父亲,应该和孩子一起面对,而不是无条件溺爱。”

——心疼归心疼,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心疼就能解决的。

周行章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看向齐臻,“说完了?好,说完了我说两句。齐臻,你说这些不就想说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吗?什么叫合格什么叫不合格?我就希望他活着!活着就行了你明白吗?!”

齐臻一时无言,他知道周舟身体不好,但是不至于到威胁生命的程度吧?

周行章想平静地跟齐臻说,但是火气却怎么都压不住,“我拿你当朋友,你对舟舟好,他也喜欢你,OK没问题,我同意你跟舟舟来往,但是、我是他爸,有些事儿轮不到你来管。你用什么立场来跟我说这些?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了吗?!”

【作者有话说】:从今天开始就日更3000+啦,不定时掉落加更哦~

新科月求下支持,求月票票~~~【捂脸】【捂脸】

第25章 来打一架吧

周行章说完漠然地转向一边背对着他,齐臻看着对方的背影,周行章明明是个明朗阳光的人,现在却用坚硬、锐利的刺将自己包裹了起来,恐怕除了周景行和周舟,其他人都很难靠近。

但、越是如此,越让他想去抱抱周行章。

不过现在并不是好时机。

话说到这里,齐臻没有向后退的道理,周行章是个成年人,想怎么做自己可以负责,但是周舟还太小,需要长辈来引导,他依旧维持着平和,“我承认我确实管得多,但是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不管对不对!适合的才是对的。”周行章手臂搭在栏杆上,缓了口气,继续道,“齐臻,你有能力,长得好,大把大把的Omega和beta还不是随便挑,就是真喜欢alpha也多的是,我结过婚还拖家带口的你盯着我干嘛?”

齐臻上前一步站在周行章身边,对方不再说周舟,那昨天的事情就是暂时过去了,关于周舟的教育问题,他们可以慢慢来,目前需要搞定的是他面前这个固执的大小孩儿。

齐臻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些,“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事情都需要理智,但是感情很奇妙,它依托的是人情感的非理性,如果我能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你,那我可能需要比肩上帝的智慧,不过、你知道,就是上帝也不可能。”

周行章确实搞不清楚齐臻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查来查去都没查到齐臻盯上自己的原因,别说包藏祸心了,他倒是查到新洲和东江的合作是齐臻先递了橄榄枝。因为查不到,所以他才更奇怪。

谁闲着没事儿喜欢他?

周行章偏头看着身边不足一臂距离的人,“趁着舟舟这个事儿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有喜欢的人,虽然他死了,但是我不会再喜欢别人。”

齐臻的瞳孔急剧地收缩了下,他一把揪住周行章的衣服前襟,将两人的距离缩短到不足十厘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搞清楚,纪维谷他已经死了,你这么固执要给谁看?!你抓着不放他就能回来了吗?别傻了,你又不是七八百年前死了alpha就要守一辈子活寡的Omega,能有点出息吗?要不要我给你立个贞节牌坊以示贞烈?!”

沁凉的信息素扑面而来,齐臻的话刺到周行章心里,他听对方说完,没接话,直接挥拳打了过去。纪维谷是不能提的禁忌,而齐臻不仅提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提,心里的伤疤被人毫不留情地揭开,他凭什么还要跟齐臻客气?

齐臻虽然有歉疚,但是周行章的拳头过来他也没站着等人打,本就憋屈得难受,索性就放开陪周行章打一场。

两个成年alpha的信息素冲撞在一起,亏得这几层都是VIP病房,一层就两三个套间,而且是在冬天,正对的又是院子,这个点没什么人,不然早就引起**了。

二十几分钟后,两人打完,周行章靠着栏杆坐在地上,衣服乱了,领口也敞开着,他都没去管,仰头看向齐臻,“身手不赖,还挺能打,不打脸,算你上道。”

齐臻擦了下渗血的嘴角,微微皱眉,低头整理衣服,他衬衣最上面的扣子被扯掉了,只能捋平有些皱的衬衣领子,他看着周行章,打了一架把该出的气都出了,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舟舟看见会难过。”

周行章哼了声,手臂搭在屈起的腿上,捅了齐臻的腿一下,“打都打完了还端着干嘛,坐吧,我保证回头把监控删了,没人看到齐总坐在地上的邋遢样。”

齐臻整理好衣服,除了泛红的唇角和没收干净的信息素,看不出来一丁点跟人动过手的痕迹,依旧是朵清清冷冷的高岭之花,他蹲下身凝视着周行章,“你觉得我是在乎这些的人?”

周行章唇边勾出一丝顽劣的笑容,抓住齐臻的脚腕一用力,失了平衡的人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齐臻先是惊讶,继而叹了口气,“说你幼稚还不信。”不过话虽这么说,他倒是没再起来,而是调整了姿势跟周行章肩膀挨着肩膀靠在了一起。

周行章这次没再排斥齐臻的靠近,刚才打的时候更直接的接触都有,打起来哪儿还注意那么多,“我好长时间没跟人这么打一场了。”

“巧了,我也是。”

周行章笑了笑,“我真挺奇怪的,你到底图我什么,你说喜欢我吧我还真不信,不过你对周舟确实挺好的,要是想从孩子入手,我不得不承认你做的不错。”

抛开一开始的偏见,齐臻可以说是样样出色,对方做过的很多事情他都看在眼里,几乎每个细节都拿捏得很好,就算知道有些是刻意为之,但是依旧让他讨厌不起来,也很难拒绝这样的靠近。

齐臻太了解他,每一次都正正好戳在他的心窝里,就算是冒犯也总是踩着最合适的那个点全身而退。

齐臻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脸上的淡漠表情都收得一干二净,显得平和而淡然,“你不相信没关系,慢慢的、就信了。”

周行章偏头,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对方,齐臻长相英气,五官本来挺温润的,只是高冷的气质将这种温和基本都掩了下去,但是眼角眉梢在面对他的时候又总是会流露出一些柔和,而这样的矛盾更让人移不开视线。

莫名地,周行章觉得看着齐臻总是能想到……纪维谷。

他转回头,声音沉下去,“今天你给我一句实话,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谁?”

“跟我装傻?纪维谷,你跟他什么关系?”

齐臻并不意外周行章会问这个问题,两人说话间带出的热气逐渐散开又混在一起,他深吸一口气,小豆蔻辛辣微苦的气味下、暖润的属于花果的清香丝丝缕缕浮现出来,让他放松又稍稍有些满足,只是这点信息素无异于隔靴搔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