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7章

第27章

周行章抱起手臂,抬眼看向周景行,“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帮着齐臻。”

周景行微微笑了笑,周行章说得直白,他也没再否认,“我跟齐臻聊过,他确实很出色。”

“所以你就打算把自己亲弟弟卖了?”

“怎么可能?”周景行拍了拍周行章的肩膀,“我只是给了你们一个相处的机会而已,要不要发展,怎么选择,决定权都在你。我知道你自己有本事,但是周家还是能给你拒绝的底气,你不喜欢我不会强求。当然,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也不会反对。”

周景行的神色凌厉了一瞬,又恢复到了温和。

当初周行章不过才刚刚成年,就非要跟纪维谷领证,他从来不认为年龄是阻碍,他只是对那个人本身心存疑虑,但是周行章认定了的事情他这个做兄长的也没办法,只能尽可能去规避最坏的结果,只是他没想到纪维谷竟然会选择那样不留余地的方式来结束这段感情。

周行章用鼻音模糊地应了声,没再说话。

几人陪着周舟玩了会儿拼图,聊了聊工作,也没留太长时间,走的时候文怀沙示意周行章一块儿出去。

周行章会意,跟周舟说去送一下,让人乖乖待在房间里,出了门,确定门关好了他才问,“怎么了?”

文怀沙脸色有些凝重,全然没有他平时和气的样子,“舟舟在学校的情况你问过没有?”

周行章有点奇怪,“问过,出什么事儿了?”

“他是不是跟你说挺好,问交没交到朋友也说有?”

“嗯。”

“你问问他要不要请朋友去家里玩儿就知道了。”

文怀沙的话听得周家兄弟俩都有点云里雾里,不过两人都不傻,很快就反应过来文怀沙是什么意思,周舟……说谎了?

周景行问道:“你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

“嗯,前两天家族聚会,很多人带了小孩儿参加,我无意中听到他们说起舟舟,就多问了几句。舟舟……”文怀沙斟酌了下用词,“舟舟内内向你们也知道,他在学校……不太合群。”

三人沉默半晌,几个字,他们都知道背后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孩子间的那些事儿,不合群、孤立、排挤等等,周舟对他们来说……是异类。

什么异类,三人都心知肚明。

周行章打破了安静,“我知道了,这件事是我的疏忽,我来处理,你们别插手。”

周景行看着周行章沉下去的神色,一点都不放心周行章说的人自己处理,“孩子内向不合群也正常,开导开导就好了,学校那边可以商量,你不要胡来。”

“我知道。”

周景行想多嘱咐几句又觉得多余,最后也没说什么,只让人进去陪周舟,毕竟现在很多事情还不明朗。两人进了电梯他才追问道:“舟舟真只有不合群这么简单?”

文怀沙敛了下唇角,“我简单查过,不是。”

“嗯?”

“舟舟内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当年的事圈子里的人虽然很多细节并不清楚,但是大体上都知道,而且当时警方捂得严……纪维谷没有音信是事实,各种猜测也就多了。”

猜测……

周景行很清楚会有怎样的猜测,出了那样的事,周行章几乎是处在漩涡中心,他自然是不想纪维谷的事情传出去,费了不少力气去摆平,将各类新闻和消息都压了下去,但是想瞒过所有人是不可能的。

有人知道,总会传到孩子们耳朵里去,就算不是真的,但是童言无忌,往往天真又残忍。

周景行很清楚这个问题不好解决,不过他现在最担心的反而不是周舟,周舟让人心疼但是那孩子懂事不会胡来,而周行章不一样。

晚上,周行章哄睡周舟,进了旁边的房间,孟玮辰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孟玮辰一边操作一边解释,“我已经侵入学校的系统了,英格学校的监控装得还比较到位,出来了,这几个是舟舟教室附近的几个摄像头。”

周行章面无表情地盯着倍速播放的监控画面,脸色越来越沉,孟玮辰注意着人的反应,停止了播放,“行章?你先冷静点儿,舟舟还在外面睡觉,别把他惊醒了。”

“我很冷静,”周行章坐在一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半个小时,把那几个小孩的资料发给我。”

“不是,你要干什么?”

“我说、把他们的资料给我,后面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周行章盯着屏幕,“或者你现在就走。”

孟玮辰一向拿自己这好友没办法,认命地开始查,“都是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你这是要报复他们家族?”

“闭嘴。”

“有些事情好好说解决就行了,你这样不是火上浇油吗?”

“不想干就滚出去。”

“好好好老大我错了,我闭嘴。”

这一晚上,房间里的电脑一直亮着,天亮之前全部弄完,孟玮辰也在周舟醒过来之前就走了,而周行章关了电脑回到**,把还昏昏沉沉睡着的小孩子搂进怀里,眯了会儿。

出院后周行章没有着急让周舟去学校,请了几天假,也限制了家里的网络,周舟上网没问题,但是有些消息绝对不会出现。

周行章跟周舟只说是在家好好养病,完全养好了再去学校,周舟听到暂时不去学校也没像其他孩子一样吵吵闹闹找小朋友玩,乖得很。

但是、太乖了。

周行章看着趴在纪安床边给人讲故事的周舟,眼神清冽。

最近几天,李钱史三家被曝出了不同程度的丑闻,从婚外恋到家族争端,各种各样的都有,深夜爆出,来源追不到,热度扑不下去,几天下来有点心的都知道是背后有人在整,别人猜不到是谁,周景行是清清楚楚,除了他的宝贝弟弟,还有谁会这么做?

周行章在工作室忙后续的事情,抱著书从楼上下来,正准备去跟纪安一起看书,正好门铃响了,刘欣蕊过去看是谁,他就停了下来。

是李一平。

刘欣蕊让人进来,“李少爷,行章不在家,您要不改天再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