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2章

第12章

看着明显不相信的周行章,对方的嘲讽齐臻左耳进右耳出,“谢谢夸奖。”他当初确实鲁莽了,周行章的能力跟六年前相比肯定不在一个水平,尽管他找的私家侦探水平在业界内也是顶尖的,但是周行章的各项能力绝对在他们之上。

错、已经错了,他能做的只是及时止损。

“我可不是在夸你。”

“是不是都没关系,”齐臻倾身凑近了些,周行章对信息素的控制很不错,这么近的距离也一点都闻不到,他缓缓呼出口气,几乎是贴着周行章的耳廓,“各个方面来说,小孩子总有任性的权利,你说呢?”

周行章眉一皱,齐臻刚才的行为跟对方的气质风格不搭调,就像在……勾引他一样,然而齐臻又踩着他发火的边界线退开了,让人憋闷又窝火。

齐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自如道:“尝尝吧,这家餐厅的招牌菜风味很不错。”

周行章盯着对面神态自若的齐臻,他心里的疑惑确实解开了一些,但是又多了很多其他的,他扫了眼餐盘,确实是他喜欢的菜式。

齐臻对他了解得太过了。

一些资料没什么,过就过在一些普通人不可能知道的爱好和习惯上,就是周景行都不一定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齐臻没道理会知道。

而且,他总是能在齐臻身上看到某个人模模糊糊的影子,但是看着对方吃东西又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那个人不碰红肉,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其他肉类也很少碰,眼前这人却没有一点排斥的迹象。

周行章随口吃了点东西,平心而论味道是不错,抛开很多东西,齐臻本人也确实够赏心悦目,不过他可没那个欣赏的心,“你说的话我不信,不管你想干什么,再查我,我不介意把齐家三代的详细资料全部公开。”

“这是违法的。”

“你做的事情就不违法了?还是说你觉得我连这点把握都没有?”

齐臻微微笑了下,似乎是妥协,却又带着纵容,“好,我知道了。”

看着对面显得清隽而贵气的齐臻,周行章的情绪有些莫名,他现在基本上能肯定齐臻跟纪维谷绝对不只是认识那么简单。

两人分别开车离开,本应该是一个方向,周行章却直接拐了路,齐臻打了电话过去,被掐掉两次后第三遍才接通,“周少爷这么晚不回家是要去干什么?”

“跟你有关系?”

“我约的人,自然要保证他安全到家。”

“你管的太宽了。”

齐臻当然明白他的行为是有些越界的,但是对待周行章这样软硬不吃、浑身是刺的人,怎么拿捏这个度很重要,勾起一点好奇心,适当地妥协退让,主动去侵入而不是客客气气地僵持不下。

他是有耐心,但是不代表着他能忍受周行章这样疏远的态度。

没意识到的时候自然没觉得有什么,而一旦意识到自己的喜欢就另当别论了,虽然周行章这样很有吸引力,但是那眼神姿态里的戒备和排斥依旧让人没办法释怀。

齐臻略一勾唇角,“既然你不回家,我去找舟舟你不反对吧。”

“他不在家。”

“在周总那里?”齐臻说完没得到回应,知道自己说对了,补充道,“我是猜的。既然你去接舟舟,正好,我去看看……纪先生。”

齐臻说完就挂了电话,堵住了周行章的疑问。

再次面对刚成为邻居没几天的齐臻,刘欣蕊到底不敢再随意放人进门了,万一周行章是来真的呢,最近周行章的行为她都不敢百分之百推测了。

齐臻并不介意,按照周行章的性格不难猜测这保姆是被叮嘱过了,“如果周行章真因为这样的原因解雇你,我会为你提供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需要我写一份协议吗?”

刘欣蕊愣了愣,没想到齐臻居然会说得这么直白,“不是这个问题……”

这时候房间内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刘欣蕊心里一惊也顾不上还在门口的人了,转身就往房间里跑。

刘欣蕊看到摔在地上的纪安,忙过去扶人,尽管纪安身材瘦弱,但她也有些费力,跟过来的齐臻直接把纪安抱到了**才退开。

第12章 把一切都烧光

刘欣蕊给纪安检查了下,确认没摔到哪儿之后松了口气,给人整理好有点乱的衣服,“安安怎么了?有事情就叫我,别自己乱动,万一摔着哪里大家要担心了。”

纪安攥着盖在身上的薄被,有点窘迫,“刘姨对不起……”

刘欣蕊笑笑,“没有怪你,是怕你自己个儿摔疼了。是不是饿了?”

“嗯。”

“安安等一下,宵夜马上就好了。”刘欣蕊说完,一转身看到齐臻才想起来还有外人在这儿,顿时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现在再把人赶出去就不太合适了。

齐臻扫了眼盯着他看的纪安,道:“你去忙吧,我先照看会儿。”

“……也好,那就麻烦您了。”刘欣蕊出门前又看了眼纪安和齐臻才出去,她火上还炖着汤。

齐臻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九点了,他从书架上挑了本书,坐到床边,“今天我来给安安念故事好不好?”

纪安歪了下脑袋,疑惑道:“你是谁啊?”

齐臻翻开书,看着自己的父亲,轻轻笑道:“还记得……维谷吗?”

“记得!”纪安兴奋了一瞬,很快又失落下去,“但是……但是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来看我了,行章……行章说他很忙,等他忙完了就会来看我的,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齐臻心里五味杂陈,小时候,纪安明明自身难保却依旧会尽力护着他,如果不是相互支撑相互扶持着,他们俩都活不下来。

卓艺林是个典型的A权主义者,在他眼里即便是自己结了婚的Omega,也不过是alpha的附庸,alpha的玩物,随意羞辱、折磨,他已经看得太多了。

纪安在出国之前精神状况就很不好,只是卓艺林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是想甩掉他们这两个包袱。疗养院里精神失常的纪安放了把大火,他忘不了自己的父亲在熊熊烈火中痛苦而癫狂的神情,纪安从楼上跳下来,受到撞击形成的脑损伤导致了永久性失忆,双腿也受了伤,基本上不可能再自己站起来。

现在想来,纪安那时候大概跟他抱着一样的情感吧,想把一切都烧干净。

他那时候才十几岁,他现在都不愿意去回想那几年,如果不是偶然遇到了转机,他根本撑不下来,纪安经历过大大小小三十几次手术,父亲也变成了“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