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3章

第13章

回国他本来不想带着纪安,但是纪安黏他黏得紧,无奈之下就一起回来了,好在……他遇到的是周行章,尽管会恨,但是周行章把“纪维谷”的哥哥照顾得很好,不,现在应该说是父亲了,周行章知道,却没有张扬。

六年前的事情,外界只知道纪维谷是在向卓艺林复仇,但是没人知道其中的渊源,云消雨歇时他只对周行章一个人语焉不详地坦白过,但是也仅限于卓艺林背叛了纪安这个认知,其他的他没办法说出口。

齐臻揉了揉纪安的头发,缓声安慰,“我和维谷是好朋友,他过得很好,你别担心。等他忙完了就会回来看你的,他还跟我说要多照顾你。”

“真的吗?”

“真的,”齐臻给纪安看了眼书的封面,“维谷告诉我,你最喜欢的是小豆豆,还喜欢小海蒂和皮皮对不对?”

“嗯!”纪安看着眼前的人,使劲点了点头,“我信你!你以后能多跟我说说维谷的事吗?”

“……可以。”

纪安笑笑,突然又皱起眉头,“行章平时都不跟我说小维的事情,他们是不是吵架了啊?”一开始他会问,但是周行章的态度很抗拒,后来渐渐就不问了。

齐臻唇边的笑意一僵,“没有,他们没有吵架。”

“那就好。”纪安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都……我都不敢问他,怕他难过。”

“嗯。”

“快快,念故事!”

“好,念故事。”齐臻看着自己父亲脸上的皱纹,就算是毁容后做了整容手术年轻了不少,但是依旧掩不住内里的衰老,孩子的心性和受尽创痛的残败身体所形成的违和感让他抿紧了双唇,半晌才松缓开,翻开一页新的故事。

刘欣蕊进来看到齐臻正在给纪安读睡前故事,说实在的有点惊讶,毕竟齐臻看上去跟冰块儿似的,不像是会做这些事的人,她一边照顾着着纪安吃宵夜,一边也听着齐臻念故事,等纪安睡下两人才离开房间。

刘欣蕊有点感慨,“纪安听故事很挑人的,行章也是念了好多天他才适应,我刚来的时候他能直接把我赶出去,教了我好长时间才过关,您真的很厉害。”

齐臻没觉得有什么,纪安挑的是吐字发音和节奏,念得合人心意并不难,“他的身体……”

刘欣蕊叹了口气,神情忧郁,“纪安身体不好,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内脏衰竭之类的,就前两年冬天,一场重感冒差点没救回来,也是行章尽心,医院里守了半个月,好在是缓过来了。”

“……嗯。”

“对了,”刘欣蕊现在才想起来问,“行章今天会晚些回来,您今天晚上过来是……”

“没事,我最近跟行章……发生了些口角,本来想找他解释一下,不在就算了。另外,我搬过来时间不长,就在旁边,以后有事情可以找我。”

刘欣蕊笑笑,“哎,舟舟跟我说了您刚搬过来。”这就说得通了,周行章有些时候确实任意妄为,再想想眼前这虽然冷淡但是稳重又有礼的新邻居,吵架八成也是单方面吵吧。

“嗯。”

“要不您吃点宵夜吧,他应该也快回来了。”

“谢谢,不用。”

到了家,齐臻一路没开灯,径直进了书房,站在阳台侧边望着外面的道路,不可抑制又想到了周行章。

周行章回到周家宅院,女佣说人都在书房,他就直接上去了,进门后发现周舟已经蜷在周景行怀里睡着了。

周景行示意周行章过来坐,轻声问,“今天怎么让我去接舟舟?有事?”

周行章瘫在自己哥哥旁边,“这不是看你想他了么。”

周景行明知周行章是在拿他当借口,也没戳穿,轻轻抚了下周舟的头发,“行章。”

“嗯?”

“六年了,真不打算重新开始吗?”

周行章身体一歪靠在周景行肩上,蹭了下,又微微低下头,“没什么好重新开始的。”

周行章拒绝交流,周景行也什么好办法,他对这个弟弟最无奈,揉了揉周行章一点不服帖的头发,“多大人了还撒娇呢?”

周行章抬眼瞪人,“谁跟你撒娇了?!”

“好好,没有,”周景行比了个让人安静的手势,“小点声,别把舟舟吵醒了。”

周行章瞥了眼睡得正香的儿子,确实安静下来,往下滑了滑窝到周景行臂弯里。

【作者有话说】:刘姨实力误解,助攻二get√哈哈哈哈哈,至于助攻一是谁,这不十分明显咩~~~~hhhh

第13章 遵纪守法好公民(上)

周景行搂着弟弟,神色柔和,“今晚上就在家睡吧。”

“好,我等会儿给刘欣蕊打个电话问问纪安的情况。”周行章也懒得折腾,“我跟你睡。”

“不行,都多大人了还当自己是几岁小孩子呢?”

周行章轻哼一声,控诉道:“你果然没以前爱我了!”父母刚走那会儿他老做噩梦,都是跟周景行一起睡觉的,直到他分化两人才分开睡,周景行说是他已经长大了,得学会独立。

分明就是嫌弃弟弟大了不好抱了!

周景行捏了捏周行章的脸,笑道:“都是当爸爸的人了还这么胡搅蛮缠,你如果和舟舟一样大,我绝对带着你睡,不止和你一起睡,还走哪儿都带着好不好?”

周行章皱了皱眉,也没去拍开周景行的手,“我就是胡搅蛮缠,你还能把我轰出去?”

“当然不能,”周景行失笑,“这里就是你家,我能把你轰哪儿去?赶回房间么?”

“看在你求生欲这么强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周行章懒洋洋地爬起来,抱起周舟,“明天早上我要吃蒸蛋,要虾仁,不要西蓝花。”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