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章

第11章

再难,他心甘情愿。

周行章对孟玮辰几人的工作效率还算满意,加上自己查到的东西,基本上连齐家祖宗十八代都快扒出来了。

他窝在**翻看资料,周舟从边上爬过来钻到他臂弯里,看到屏幕上的照片,惊喜道:“齐叔叔!”

周行章调整了下姿势,揉乱小孩儿的头发,“你个小叛徒。”

周舟扒拉了几下头发,却是适得其反的更乱了,他放弃拯救自己的头发,两只手按在周行章手臂上,试图跟自己爸爸讲道理,“老师说要跟邻居好好相处,要友好啊。”

“中间还隔着两栋房子,不算邻居。”

周舟看着不讲理的周行章,小眉毛顿时皱了起来,“那也是一个小区的,也要好好相处!”

“跟好人是得好好处,但是居心不良的人就用不着客气了知不知道?”

“我觉得……齐叔叔是好人……”

“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你不也说了是你觉得,‘觉得’是不准的,给你几个糖送你一个玩具就是好人了?别哪天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我先说好,我绝对不会花钱去赎你的。”

周舟被周行章一长句话说得有点懵,也不跟自己父亲争辩了,声音都低了下去,“他……他就是……”

周行章瞧着周舟整个人蔫巴巴的,烦躁地丢开电脑,给扎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的小孩子顺毛,“我就是跟你开玩笑,还当真了?”

“……没有。”

“那你这干嘛,把自己当地里的胡萝卜?还拔都拔不出来,是想烂在地里过冬吗。”

周舟听抬起小脑袋认真反驳,“我才不是胡萝卜!”

“那你是什么?”

“是……是爸爸的小宝贝!”

周行章眼神里的情绪一闪而过,叹了口气,“是宝宝。”

“好~舟舟是爸爸的乖宝宝~”

“对对,乖宝宝赶紧睡觉。”

“爸爸晚安~”

“嗯,晚安。”

小孩子入睡很快,没几分钟就睡着了,周行章坐起来,给周舟盖好被子,也没穿鞋,光着脚走到了外面阳台上,摸了根烟点上,只是叼在嘴里也没抽。他将剩下的内容看完,把电脑放在一边,望了眼西边,隔着两栋别墅也看不见什么东西,看了两分钟觉得没意思又收回视线。

入了冬的夜晚,凉气刺骨。

也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身后传来细微的动静,周行章回身一看,周舟揉着眼睛往这边走过来。周行章回到室内关好门,看了眼时间,都快凌晨两点了,他没去抱小孩子,只是在周舟面前停了下来,“起来干嘛,睡觉去。”

周舟见人不抱他,就自己抱住周行章的腿,被冰了下也没松手,反而整个人连小脸都贴了上去,闭着眼咕哝,“爸爸好凉啊,不要……不要在外面吹风了,冷……”

“冷就松手。”

“不松,舟舟给爸爸暖暖……”

瞧着睡得迷迷瞪瞪眼睛都睁不开的小孩儿,周行章就是有脾气也给磨没了,他伸长手臂把搭在摇椅扶手上的毯子勾过来,将小孩儿裹进去才把人抱起来。

重新躺回**,周舟抓着周行章的睡衣前襟,在人胸膛上蹭了蹭,“爸爸睡不着跟舟舟说,舟舟……给爸爸唱歌……”

“小屁孩儿你唱什么歌,我对听儿歌不感兴趣,睡觉。”

“哦,爸爸也睡……”

“……知道了。”周行章拥着怀里一团软绵绵跟没骨头一样的周舟,有些疲惫地闭上眼,这小东西很暖和,像只小却让人感到安稳的舟楫,妥帖地载着他……全部的念想。

周行章看着周舟走进校门,口袋里的手机一震,他坐上车后拿出来一看,陌生的号码,署名是齐臻。

第11章 你管的太宽了

周行章扫了眼短信内容,约他晚上吃饭,他没打算去,不过齐臻有句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他确实想知道这人到底要干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至于带周舟一起去就免谈了。

周行章其实准时到了,但是他没下车,座位一放又在车里躺了十来分钟。进了餐厅找到位置后——就算他对齐臻没什么好感,也得承认这个座位确实挑得很符合他的心意,二楼中间,视野好,还够隐蔽。

看着三步一晃上来,再悠悠哉哉把椅子拉开转了半圈后坐下的周行章,齐臻略一皱眉,“既然答应赴约就应该准时,莫非周先生是想享受一把Omega的待遇吗?”

周行章胳膊肘支在桌上,托着下巴,瞥向坐姿端正,一身正装,扣子系得严丝合缝,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人,好笑道:“Omega怎么了?Omega就应该迟到?你看着也挺精明的,别是被那些O权主义者给同化了吧。现在他们不是主张什么AO同权吗?怎么Omega就能迟到了?”

齐臻并不想跟周行章讨论O权相关的问题,O权主义者是最近几年才壮大起来的,他的了解也不是很全面,更不想现在这个时候跟周行章起冲突,缓和了下语气,“没带舟舟过来?”

“带他过来干什么?”

侍者退出去后,齐臻略微一笑,“没有过来也好,不然周先生可是给孩子做了个不合格的榜样。”

“用得着你管吗?”周行章没吃饭的心思,他就不是为了吃饭来的,“我来是想知道原因,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算了。”

还是这么心急。齐臻也不跟周行章绕圈子,“想知道我为什么调查你,为什么接近舟舟?”

周行章向后一靠,似笑非笑。

“原因很简单,”齐臻起身,拿了红酒瓶走到周行章旁边,端起对方的杯子倒好酒又稳稳放下,语气微微狎昵,“我要追你。”

高山雪水的清气裹挟着冰凉缓缓弥散,周行章眼神一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先把对方的好感度刷到最低,不得不说齐总追人的方法真挺清新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