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章

第10章

“不瞒你说,”刘英阁有点说兴奋了,一拍桌子,道,“说实话我就特欣赏这种,那要是个Omega,老子追定了!”

齐臻冷了冷脸,“他是alpha,我还是要追他。”

“那可不,人家就是alpha也是万里挑一……等等!”刘英阁觉得自己有点蒙圈,把杯子里酒一口气喝了压压惊,“齐臻你刚才说啥?”

齐臻微微抬起下巴,带着点凌厉和理所当然,“我要追他。”

“追谁?”

“周行章。”

“卧槽!!!”

齐臻慢条斯理地抿了口酒,看着对面的人从惊讶到难以置信,再到空白,再再到难以言喻,最后到佩服,他也算是看了出好戏。

刘英阁小心翼翼地问,“兄弟,你确定?”

“确定。”

“你没发烧吧?”

“你可以滚了。”

刘英阁咽了口唾沫,竖了大拇指,“我是不知道你怎么就看上周行章了,先不说你俩都是A,你家里同不同意,还有人家可是带着娃的……呸,我是说你知道周行章那性格不?你确定自己不是一时兴起?”

“不是。”

刘英阁震惊完,八卦之心就起来了,双眼熊熊冒光,“你知道别人怎么形容周行章的吗?”

“嗯?”

“那就是只疯狗!”

齐臻的眼神瞬间凛了下,“注意你的言辞。”

“好好好我道歉,你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护着了,”刘英阁嘀咕了句,清清嗓子,“说实在的,你要想追周行章,不好整,周行章这些年身边一个人都没,估摸着是还没忘了纪维谷呢,他性格又……算,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身边不是有个李一平吗?”

“李一平?那就是个给人看笑话的。”

“笑话?”

刘英阁耸了下肩,“李家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就是跟周家父母有些交情,可能是看在早亡父母的面儿上?不过我觉得周行章看得上李一平才怪,俩人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从酒店出来,齐臻心里没轻松多少,也没沉重,他知道追周行章很难,被伤害过的人,再次把心交出去太难了。

但是难又能怎么样,都是他自己作的,只能自己受着。

谁让他现在才察觉到自己早就喜欢上周行章了呢?

第10章 爱而不自知

那天晚上齐臻就想明白了,看到周行章跟李一平走在一起他为什么会生气?那根本就不是生气,是明明白白的嫉妒。

齐臻以为自己对周行章没有感情,最起码不是爱情。

是他太愚蠢,是他太自负,他对周行章哪里是没有感情,只是那时候报仇的心思掩盖了其他一切情感,如今最沉重的包袱已经放了下来,隐藏在下面的情感自然就浮现了上来。

不是不爱,是爱而不自知。

回想起以前的周行章,齐臻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

十八岁,迷恋数据、代码、互联网的天才alpha,从小到大一路跳级,浑身自带引人注目的光芒,张扬、自信,有一点少年人的痞气,偏偏大多数时候又没个正行,就算经历过父母双亡,被哥哥宠着长大的孩子依旧明朗、阳光,不知人间愁滋味,潇洒而恣意。

周行章是他一心向往却不可能成为的那类人。

齐臻清楚怎么吸引对方的注意,挑起少年人的征服欲很简单。一击即中然后全身而退,若即若离,打一棒子给个甜枣,从没栽过跟头的人哪里肯认输,不服输……就已经输了,或者说掉进了他的陷阱。

那时候,周行章会侵入他的电脑,对触手可及的真相漠不关心,只为得到他一周的行程安排;会黑掉他公司的内部网,用自己写了好多天反复修改过的程序霸占全部的显示屏公开表白;会躺在他腿上撒娇耍赖讨要第一百零三个吻;会在**用跟激烈动作完全相反的嗓音一声声喊他哥哥……

周行章的情感青涩、稚嫩而热烈,连接吻、S床的技巧都是他手把手教的,不过某人也是一点即通,alpha的本能在这方面总是技高一筹。

他比周行章大整整十岁,却觉得自己的身心还没有七老八十的人年轻,他是注定了要提前走向死亡的人,再多的喜欢都只能是陪葬。

周行章知道他很多秘密,知道他不是真的alpha,知道他身体隐秘角落难以启齿的欲望,他犹豫过,但是依旧义无反顾地把两人都拖进了深渊,而在最后、他用死亡获得了解脱,却把周行章独自留在了深渊底下。

复仇计划的最后阶段,周行章发现了他的漏洞,面对少年的质问,他有过犹豫,最后还是选择了坦白,明说了自己只是利用,齐臻到现在都清楚记得当时周行章的眼神,难以置信,紧接着是沉默中爆发的痛苦,然而即便是那样,周行章依旧拉了他一把。

送他去医院,一直守在病床前,而他却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连早产、连雨夜的相遇和自己的死亡都是,生下孩子第二天他就离开了医院,什么都没留下。

如果周行章要恨他,就彻彻底底地恨,恨完了就能放下了。

恨完了……就能开始新的生活。

是他太自私。

然而。

齐臻抬起手臂遮住眼睛,自嘲地笑了声,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么选择,“纪维谷”除了死亡没有第二条道路,多方情况不允许他慢慢去谋划,为了报仇,他不会后悔。

只是,不管有没有更好的选择,作为齐臻,他又回来了。

伤害已经造成,理应由他来承担一切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