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9章

第9章

周舟看了眼周行章,见人同意才拿起坚果棒,轻轻笑了笑,“长帆哥哥做饭好吃。”

被夸了的顾长帆一下从田菲手底下挣出来,骄傲得就差叉腰仰天吼两嗓子了,“等着中午哥给你们亮厨艺啊!”

周行章捞起实际上已经开始紧张的周舟,瞪着三人,“都工作去,先做昨晚上我发给你们的。”

“Yes,sir!”

周行章抱着周舟懒懒散散地窝进沙发,周舟从小背包里拿出新魔方玩,他拿过来看了看,“谁给你的?”他可不记得有买过这个,最近烦得很,也没关注新出的。

周舟扬起小脸,“齐叔叔送的。”

周行章更好奇了,这个牌子是他喜欢好些年的,从小喜欢到大,品质很好,出的量不大,会不定期出一些经典款式,但并不是多大的牌子,知道的人也不多,误打误撞?他一丁点都不信。

下午走的时候,孟玮辰说送,周行章也没拒绝,他让周舟先上车,看着车门关上了才道:“有话直说。”

孟玮辰昨晚上接到消息的时候就有点奇怪了,“你让查的那个齐臻是什么情况,你俩有过节?”

周行章瞥了眼他的大学同学兼死党,“没有。”

“没有你吃饱了撑的调查人家干嘛?”孟玮辰用胳膊肘戳了下周行章,他可知道这人能懒则懒,无关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多花费心思的。

“没什么,家附近刚搬来的,查查看,别带坏小孩子了。”

孟玮辰知道周行章没说实话,“行,我也不问了,不过说到带坏小孩子,你也太溺爱周舟了吧?他不喜欢跟人交流你就由着他?这学期不是去学校了,你自己看看他跟同学关系好吗?幼儿园去了几天不去就算了,小学总不能也这样吧?”

周行章摆了下手,不乐意别人说周舟,就是自己好哥们儿也不行,“他还小管那么多干嘛?我儿子不喜欢说话犯法吗?”

孟玮辰一噎,“不犯法。”

“那不就行了。走了,让你们查的东西赶紧。”

“知道了。”

第9章 我要追他

刘英阁约齐臻吃饭,他也没拒绝,这个唠唠叨叨的嘴炮在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什么东西都知道点儿,不说多靠谱,十句里面七八句总是没错的,多了解些也好,他现在倒是不敢再冒然去查周行章了。

刘英阁看见齐臻进来,忙挂了电话,扫了眼时间就笑开了,“我说兄弟你可够准时的啊。”

齐臻整理着下袖口,落座,“我一向准时。”

刘英阁稍微收了点笑,让服务员上菜,“咱俩这么长时间没见,今天好好聊聊,你别看我这天天饭局不断,我看得上眼的朋友也就你们几个。”他家里开酒店的,饭局什么的天天都挂在他账上,说是局,其实都是无聊给闹的。

朋友这个词对齐臻来说有些陌生,他的字典里只有能利用的和没有利用价值的,根本没有朋友这个分类,乍听刘英阁说这个词,还有点小意外,“刘总抬举我了。”

“你别给我整这套虚的,”刘英阁不耐烦地摆摆手,“我听别人说的够多了,您高抬贵手放过我的耳朵吧!”

刘英阁长相端正,这么故作滑稽的表情倒也不油腻,确实把齐臻逗乐了,“如果你长得再丑点,就要吓哭小孩子了。”

刘英阁一愣,大笑起来,“我发现你话虽然还是不多,但是嘴巴可比以前毒得多了!”

“人总要学习的。”

“行行行,往这个方向学也行,总比你原来强,”刘英阁其实挺感慨的,“你以前说好听点是没野心,是无争,但是说白了就是缺心眼儿,生在这个圈子里还能往哪儿蹦跶?加上你家就你一个,现在我看就挺好,这个感觉对了。”

“怎么说?”

“这个嘛,冷是比以前冷了点儿,说高冷都不为过,但是眼神对了。”刘英阁今天再见齐臻,觉得有些陌生,宴会那天没说几句话感觉还不明显,今天跟人聊了会儿只觉得齐臻一举一动都自带高冷气质,高贵冷艳还自带毒刺儿那种。

齐臻也不再追问,他知道刘英阁说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原主无争,但是他有野心,东江已经故步自封太久了,他想要的不是守成,而是开拓,“可能是摔了一跤,再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想明白了。”

“想明白就好!”刘英阁又忍不住问道,“怎么摔的?”

“进山的时候从山崖上摔下来,没事。”对少数几个问这个问题的人,齐臻都是怎么搪塞过去的,摔了一跤,死过一次,开窍了,没毛病,谁能想到是换了个人呢?

“没事就好,不是……是摔得好!”刘英阁笑嘻嘻道,“你最近几个动作很漂亮,伯父就是耳根子软,你这么大刀阔斧整一通,估计要让很多人不舒服了。”

“让他们难受的事情还在后面。”

“哇哦!那我就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了。”

两人聊了会儿,从工作聊到生活,刘英阁叹气道:“我前几天遇见一个O,看着娇娇小小的特别可爱,没想到啊,你看给我挠的!”

刘英阁说着捋起袖子,手臂上确实有几条抓痕,齐臻调笑道:“你自己不正经,调戏正经的,挠你几下、不算过分。”

“我怎么不正经了?”刘英阁不乐意了,齐臻冷着脸挤兑他的神情怎么看怎么让他憋屈,“你怎么知道那Omega是正经的啊?”

“那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不正经的?”

刘英阁哽了下,“哎,不是,你今天晚上怎么跟个O权主义者一样老替他们说话啊?”

“……没有。”

刘英阁咳了声,也觉得自己说话有点冲了,“说到Omega,这段时间我爸一直催婚催婚催婚,你爸妈不催?”

“不催。”齐臻刚回来就跟齐东来和文静雅说了,虽然文静雅一直想抱孙子,但是齐臻说得明白,公司为重,文静雅也就暂时没提了。

刘英阁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要羡慕死你了,这点上说实在我挺羡慕周家那兄弟俩的。你看啊,周家父母走得早,周景行是没人管,人家结不结也没人敢管,那周行章又是大哥带大的,周家大哥宠弟弟的程度就是个弟控没跑了。周行章要不愿意再结婚,哪儿可能逼啊。

“你在外面可能不知道,周行章早些年遇着个人,就现在还挺出名的那个易捷广告公司前任董事长和总裁纪维谷,要说这纪维谷可是个狠人,六年前周行章才多大,十八岁!差着十岁也真能下得去手,这口嫩草啃的,没几天就把人拐去扯了证,俩人不还有个孩子呢……我记着叫周舟吧,名字挺有意思的。后来这个纪维谷突然就没了音讯,据说是死了,谁知道!

“这些年周行章好像就带着儿子过吧?上次宴会他也去了,你看见没?我瞧着周景行的意思是想让他给孩子再找个妈,要说也是,周行章多大?比咱们还小着好几岁,虽然结过婚还带个娃,但是挡不住人家优秀啊!你就说他怎么样?是不是盘靓条顺?”

“……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