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章

第4章

不过,六年了,这些人里有老面孔也有新面孔,扎眼的不少,当然,只要别挡他的路也别招惹他,齐臻不会自找麻烦,要是谁阻了道挑了事儿,他也不是想捏就捏的软柿子。

转完一圈,齐东来非常满意自己儿子的表现,老脸有光,老有光了,放眼圈子里,自家孩子那也是拔尖儿的啊,“今天年轻人不少,我就不拘着你了,去吧。”

齐臻点点头,转身没走几步,就有人从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心里嫌恶这样的触碰,或者说是任何人的触碰。齐臻转过身,将厌恶藏得滴水不漏,熟络道:“刚才就看见你了,怎么,刘少爷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吗?”

刘英阁笑笑,“呸!我哪儿不喜欢了?我以前是不忍心看你一个人好不好?你这是回心转意了?好事儿!以后有需要的地方跟兄弟说!”

齐臻略玩味地看着刘英阁,脸上表情疏淡,只有熟络,没有热络,“那就先谢谢了。”

“甭客气!”刘英阁说完听到有人叫,忙道,“我先过去了啊,改天请你吃饭,你回来了咱兄弟俩也好好聚聚!”

齐臻应了声,被刘英阁吵得有些烦,加上大厅里还有不同年龄段小孩子的吵闹声,以及各种堪称刺鼻的香水味和被充作香水来用的极淡的信息素,让他在里面待不下去。

往外走的时候齐臻又看到两个人,一个是周行章的哥哥周景行,周氏的一把手,此外还有……卓越。

对这个同父异母、被自己挑拨得跟父亲反目成仇的弟弟,齐臻心里的愧疚大概只有一点点,最起码一开始卓越是真的想跟他交朋友,不过他也给卓越留了一大笔钱,足够重新开始了。

齐臻面无表情地跟卓越擦身而过,现在、他们没有交集、相安无事最好。

离开宴会厅走到露台上,齐臻才真正放松了些,alpha超强的感官是他以前所没有的。分化成Omega后尽管做了手术,但只是切除了腺体,没有**期,但是保留了Omega的器官和**度,再加上他本身就很有性别迷惑性的雪松香气信息素,即便没有易感期,看上去也和alpha差不多,但是假的终归是假的。

齐臻望着并不璀璨、也不晴朗的夜空,勾唇一笑,这个刀剑无形的战场,他又回来了。

没等齐臻从自己的情绪里缓过来,就感觉腿弯处的裤子被拽了拽,力道挺小,他转身、然后往下看——是周舟。

第4章 丧偶的孤狼(下)

周舟见人转过身来就松开手,紧张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扬起另一只手,“谢谢叔叔的糖。”

就是露台上灯光并不算亮,齐臻也看得见周舟小脸红扑扑的,一身正儿八经的小西装,还挺可爱,虽然对着一张自己并不怎么想见的脸,但是考虑到这好歹是自己受了八个月罪生下来的小东西,怎么说呢,以前不在乎,现在么,随缘,走着看吧。

齐臻拿过周舟手里的棒棒糖,弯腰,微微笑道:“谢谢舟舟。”

周舟摇摇头,盯着齐臻看,他跟爸爸说了遇见这个人的事,对方听完只让他离远点儿,但是他拿了人家的糖,总得回礼呀,伯伯说了,乖孩子要有礼貌。

舟舟是乖孩子,舟舟要有礼貌。

周舟点点头,嗯,没毛病。

“舟舟!”

一个男声插进来,小孩子愣了下,转身就跑了过去。

而齐臻也愣了,这个声音很熟悉,但是跟记忆里的有不少出入,没有那种仿佛每个字里都洋溢着明朗阳光的清亮,而是带着低沉的、略微沙哑的质感。

但是他不会认错。

齐臻望着五米之外的周行章,这个人和他记忆里那个会撒娇又有占有欲的小狼狗相距甚远,比起六年前带着点痞气的开朗,现在沉稳了些,凌厉的五官即便是逆着光也很有辨识度,冰冷、漠然,盯着他的视线仿佛是盯着一只手到擒来的猎物,随时会扑过来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周行章也没看跑到他身边的周舟,沉着脸,“去找伯伯。”

周舟搞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好像有点生气,又看了眼齐臻才进大厅。

齐臻看着少年……不,现在应该说是一个成年alpha一步步走过来,压迫感也随之袭来,他没觉得不适,熟悉的辛辣微苦的信息素甚至让他有些兴奋,也有些怀念藏在爆裂感下面清润的花果香气,而属于alpha的不安定因子让他直面迎了上去。

周行章走到齐臻面前,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半米才停下来,开口便带着沉沉的戾气,“齐臻是吧,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对小孩子下手,你爸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齐臻盯着周行章仿佛狼瞳一样的眼睛,不可否认,六年没见,这个人可比那个才十八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有意思多了,“我是我,用不着牵扯他们。再者,巧合而已,周先生怕什么?”

“巧合?”周行章笑了笑,却只是牵动了一下唇角,眼睛里一丝波澜都没有,“如果你没有提前做过调查,那还勉强算是巧合。”

齐臻并不意外周行章会知道他做过什么,他轻轻笑了下,气势不减,却带着四两拨千斤的轻巧意味,“调查并不过分,圈子里谁没查过别人?你比我更清楚。我回来,自然要对大家有个了解。至于周舟,确实是巧合。无巧不成书,明白吗,周先生?”

周行章冷笑一声,“齐臻,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离我儿子远一点儿。”

齐臻回给人一个冷笑,微扬的眉眼隐隐带出些高傲的挑衅,“你是把你儿子当成温室里的花骨朵养吗?内向、怯懦,要是纪维谷知道了你觉得他能高兴?”

齐臻不喜欢周行章这种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又浑身是刺的模样,尤其是对着他这样,而且,这个冷漠、没有多少生气的周行章莫名让他感到窝火。

周行章在听到某个名字的瞬间直接扣住齐臻的脖子把人按在了旁边粗壮的柱子上,眉眼间的暴戾涌上来,整个人就像被狠狠冒犯了一样,如果刚才的信息素还算是蛰伏,现在可以称得上是炸裂了。

周行章紧紧盯着齐臻,一字一句像是舔在刀尖上,带着沁骨的寒凉,让人不寒而栗,“你跟他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提他?”

齐臻头微微后仰抵在柱子上,刚才周行章动作的时候他就看人对方手上还戴着那枚结婚戒指,冰凉的金属抵在脖子上,齐臻心里微动,唇边噙着一点嘲讽的笑意,“怎么,没有关系就不能提了吗?”

敢在周行章面前提纪维谷的人不超过五个,他看着手底下并不挣扎、气势却一点不弱的alpha,眉头紧皱,整个人显得冷硬而有距离感,“先是调查我,现在又故意激怒我,齐臻你要干什么?”

齐臻把高冷的姿态端了十成十,无所谓道:“周先生……别太自作多情了。”

周行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眼神淬冷,“别以为你跟文家有关系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把自己的爪子收好了,别落到我手里!”

“年轻人,别自负过头了。”微微的窒息感并不好受,齐臻却有些享受这样的……***,alpha的本能叫嚣着反抗、斗争,但是他却慢慢收回了自己的信息素。

这对两个针锋相对的alpha来说无异于先示了弱。

属于alpha的信息素——小豆蔻的辛辣和高山雪水的冰冷气息冲撞在一起,就算是在露台上也已经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好在两人的位置比较巧被柱子挡住了,才没有直接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里,但是再这样下去吸引大家的注意是早晚的事。

周行章心情糟到了极点,也不想跟人多纠缠,他话已经说了,敢再撞上来就别怪他不讲情面。

看着周行章离开的背影,齐臻心里满意的同时又有些怅然,他利落地收了信息素,只是沁冷的雪水仿佛在瞬间冻住了他的血管——

周行章,就像一匹丧偶的孤狼。

:行章的信息素是小豆蔻,味道有点辛辣,还有点苦,但是整体的气味偏暖,带有花果清香,还有桉树叶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