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5章

第5章

齐臻的信息素是高山泉水,冷冽,又微微回甘~

周行章进大厅没几步就看见周舟和自家大哥过来了,他收了收自己的情绪,轻轻啧了声,瞥了眼让人不省心的小崽子,“谁让你多事儿了?”

周舟没说话,往周景行身后躲了下,周景行安抚地揉了下小孩的脑袋,看向自己不省心的弟弟,“你说他干什么?舟舟也是担心你。”

周行章就差翻个白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了,烦躁地扯了下衬衣领子,“以后再撺掇舟舟拉着我来参加这种宴会,你就甭想我叫你哥了。”

要不是周景行直接去接他,不喜欢热闹的周舟又一直吵着想来玩,他才不来这儿遭罪。

周景行察觉到周行章身上遗留的信息素,温和笑道:“闹小孩子脾气呢?是不是跟人起冲突了?”

“没有,就是觉得无聊,”周行章朝周舟伸出手,“过来,我们走了。”

周舟几乎是在周行章伸手的下一秒就握了上去,然后扭头跟周景行说再见。

周景行看着周行章带着周舟走出大厅,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文怀沙从边上走过来,递上一杯香槟,“还没放弃啊?”

周景行看了眼自己发小,摇了摇头,“他是我弟弟,放弃什么?行章才二十四,让我眼睁睁看他守着一个……算了。”他让周行章来主要也是想让对方多接触点人,说不定真能遇到感兴趣的,只要感兴趣,后续就好说了。

文怀沙倒想得开,“行章对他的感情你很清楚,你觉得他能放下吗?我看现在也挺好,这不还有舟舟呢。”

“舟舟长大之后呢?”

文怀沙一怔,笑了笑,“你也真是考虑得长远。行了我也不劝你了,慢慢走着看吧。”

周景行懒得搭理这只和稀泥的笑面虎,看见有人从露台走进来,问道:“今晚上我看见你姑父带着人,是你弟弟吗?”

文怀沙顺着周景行的视线看过去,点头,“嗯,齐臻,说是弟弟,其实我们俩就差了几个月,从小也没叫过我一声哥。他从小性子就独,除了画画也没什么喜欢的,前几年还因为这个离家出走,最近才回来,估计是想通了?我姑父身体确实不太好。问他干什么?”

“没什么。”周景行没有多说,陷入了沉思,周行章和齐臻应该没有接触过,先后从露台进来,再结合周舟语焉不详的话,他有理由去怀疑那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齐臻对今晚上这一趟很满意。

现在的周行章让他感兴趣。

他一开始并不想激怒对方,但是看着那张精致又凌厉的面容,他又忍不住去招惹,把半大的小兔崽子气得跳脚也很有意思不是么,比冷沉着一张脸要生动多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他不着急。

不过,在知道一手创办的公司没有按照自己的遗嘱处理的时候,齐臻其实有些意外,他决定自杀之前就立好了遗嘱,联系好了律师,公司和他名下的其他财产全部变卖,一半给他父亲,一半给周行章和孩子,说白了实际上是都给了周行章。

现在,公司好好存在着,虽然没有特别大的发展,但是也在稳步向前,周行章找了人在管理,大概……是个念想吧。

齐臻没有再过多关注,易捷属于过去,他现在需要关心的是东江。齐东来卸任东江工程机械有限公司CEO,只担任董事长,而他就接替了总裁这个位子。

空降总裁,还是个没什么管理经验的,就算是董事会的同意了任命,齐臻和很多人都明白不过是给齐东来面子,等着吃瓜看热闹的人多了去了,他齐臻是让人看笑话的人吗?

笑话!

连着加了几天班,齐臻算是真真切切体会到alpha和Omega在体能上的差距了,相同时间内同样的工作强度,alpha可以,但是Omega还真不行,以前他能坚持下来但也累得够呛,说白了就是在透支,现在虽然也有些累,但是跟原来比起来就是天壤之别了。

齐臻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路上车不多,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小孩子慢吞吞地过马路,走到车灯前被灯光一照就看了过来,也不动了。

齐臻一眼就认了出来,是周舟。

小孩子大概是被过近的灯光照得难受了,揉了揉眼睛,只是还是没动。

齐臻心里奇怪周舟怎么在这儿,他看见了也不能把小孩儿一个人扔在这儿,打了双闪,齐臻下车走到愣愣的周舟面前,蹲下身。

小孩子穿着熊宝宝睡衣,怀里还抱着一只胖乎乎的白兔子,眼睛有点红,应该是哭过,齐臻伸手戳了下周舟的脑门儿,“小东西这么晚了瞎跑什么?”

周舟看着齐臻,吸了吸小鼻子,没说话。

齐臻知道小孩儿内向,也不打算跟人在马路上耗,“上车,叔叔送你回家?大晚上跑出来……爸爸要担心了。”

周舟抱紧了兔子,摇摇头,“舟舟……惹爸爸生气,不回家……”

齐臻来兴致了,看样子父子俩是吵架了?周行章应该还挺宠着周舟的,而且这小东西这么乖还能惹人生气?齐臻瞧着小孩穿的单薄,道:“坐车上吧,车上暖和。”

周舟迟疑了下,摇头。

小孩子沉默又固执,齐臻也不想强来,虽然路口不大,但是车子停在这儿也不是办法,他脱了外套给周舟穿上,基本上把小孩整个裹了进去,“我把车倒一点,你站到路边去。”

周舟点点头,倒是乖乖站到了路边,跟着车子慢慢走。

齐臻把车退了十几米停到路边,旁边正好是个公交车站,他下车后周舟也走了过来。齐臻在长椅上坐下,招呼小孩过来,“过来坐。”

周舟蹭过去,爬到椅子上坐下,乖乖巧巧的就是不说话。

齐臻难得有些耐心,“舟舟怎么惹爸爸生气了?”

周舟揪着兔子的长耳朵,沉默。

“怎么了?不愿意跟我说啊?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也算认识了吧?你见着我没跑还乖乖听我的跟了过来,最起码不讨厌我对不对?”

“……嗯。”

“跟我说说吧,说完了我就送你回家,小孩子不能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听到没有?”

“我想要妈妈……”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