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章

第3章

而周行章想要,不管是爱情、身体还是婚姻,他没什么不能给的。

齐臻看着照片上的背影,男人身姿峻拔,只露了小半个模糊的侧脸,小孩子被严严实实护在男人怀里看不见什么,应该六岁了,但是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一只,好像还挺乖。而他的父亲老了很多,精神倒还不错。

其他的照片大多也比较模糊,齐臻翻了几遍就不再看了,盯着一份出行时间统计分析表,敲定了主意,齐东来给他半个月的时间适应,之后再进公司,这段时间他可不打算真的什么都不做,就只去适应六年后操蛋的社会生活。

对他来说,适应,半天、甚至几个小时就足够了。

而原主的性格对他来说简直不能更方便,疏离冷漠,还是个面瘫,一心扑在画画上也没多大的社交圈子,因此他也不用怎么去伪装,再说,几年不见,就是性格变了些也正常,齐东来和文静雅接受良好,还夸过好几次。

只是他对这两人没什么感觉,原主跟父母的关系不怎么样,从一些遗留的画作里也能窥探一二,不然用得着离家出走?

齐臻掐着点出门,秋日阳光难得不错,不过逛公园这种事情在他看来还是纯属浪费时间,找了长椅坐下,他拿出平板继续这几天的事情。

六年过去,物是人非,他自然不能再去找以前的朋友——他哪儿有什么朋友,但是一些本就是通过网络建立起来的匿名、虚拟联系,想捡起来并不难,只是原来的账号肯定都不能用了,他可不信周行章会放过这些,只怕他一登录那人就知道了。六年时间过去,齐臻不敢赌周行章还在关注,但是凡事还是万无一失的好。

节外生枝的事情,他一向不喜欢。

中年女保姆推着轮椅慢慢走着,时不时弯腰跟轮椅上的人说几句话,小孩子乖乖跟在一边,也不往远处跑。走到亭子附近,女保姆把轮椅停在惯常的位子上,跟旁边带着个小女孩的保姆聊起天来,让两个小孩子去边上玩。

两个孩子看起来认识,只是玩儿不到一起,基本上是各玩各的。

齐臻看着那个小男孩慢吞吞走过来,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小手抓着背包的肩带,一张小脸都憋红了,半天才嗫喏着开口,“叔叔好,我……我可以坐这里吗?”

齐臻扫了眼平板,对方还没回复,他索性把聊天页面关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可以。”

——这个长椅是小孩子喜欢待的地方。

小孩似乎被眼前就算坐着也显得高高大大长手长脚的男人给稍微吓住了,好半天才犹豫着手脚并用爬上长椅,他放下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打乱了的五阶魔方,自顾自玩了起来。

看到魔方,齐臻的眼神极快地沉了下,他看着小孩玩了十几分钟,蓝色那面总是有一个色块拼不好,小孩子也不着急,就来回地慢慢试。

齐臻注意到小孩的肩逐渐塌下去的时候,伸手指了下边上一列,“先顺时针转两下,再横向逆转,重复几次。”

小孩看了看他,微微抿了抿唇,低下头按照人说的又试了一遍,这次终于是把一面拼好了,他盯着手里的魔方看了半天才抬起头,这次露出了一个软软的羞涩的笑容,“谢谢叔叔。”

看着孩子对他笑,齐臻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不用。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沉默了,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把名字告诉陌生人,半天才小声道:“周舟。”

齐臻略一挑眉,他虽然一早就知道小孩叫什么,但是听着对方自己说出来的感觉很奇妙,周舟,谁叫都像是在叫小名“舟舟”,他弯下腰,手肘撑在腿上,基本跟周舟的视线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收了淡漠的表情,笑道:“挺可爱的名字,跟你一样可爱。”

冷不丁被夸了的小孩子愣了愣,害羞地笑了下,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窝,“谢谢叔叔。”

齐臻看着周舟内敛的表情,突然就有点烦躁,除了一双像极了周行章的眼睛,这孩子五官的其他部分都长得很像“纪维谷”,他转开眼瞧着不远处轮椅上的父亲,问道:“那边轮椅上的人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那是……那是舅舅。”

“舅舅?”

“嗯。”

“你们每天都来?”

“不是……”周舟否定完,想说点什么又没说出来。

齐臻心里对小孩慢吞吞的性格很有意见,面上却不显,带着点亲近又不至于过分套近乎的笑容,“不能说啊,对,万一我是坏人怎么办,舟舟说对不对?”

周舟有点小无措,不知道怎么接话,低着头把好不容易拼好一面的魔方又给打乱了。

齐臻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糖果,把手伸到周舟眼前,“叔叔说错话,糖给舟舟道歉。”

周舟摇摇头,把魔方放进小熊背包里,爬下椅子,“叔叔再见。”

齐臻一把拉住小孩,把糖塞进周舟的口袋,脑子里快速想了下还是在人脑袋上揉了揉,“舟舟再见。”

周舟没再说话,一溜烟跑了,等他站定又转头去看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冷峭的背影。

第3章 丧偶的孤狼(上)

齐臻目的达成,人也见过了,知道他父亲和……儿子过得好就行,能三五不时见见自己父亲就挺不错,至于周行章和孩子,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弥补吧。

齐臻收起平板离开,只是没忍住在心里问候了下周行章,把小孩子养成这样害羞内向的性格,挺有本事,也不知道怎么养的。

在家待了一周多,齐臻基本上把能用得着的关系都重新捡了起来,有些用不了的就找新的,虽然他没闲着,但是落在父母眼里就是孤僻、不适应,不愿意融入新生活。

这天晚上,饭吃得差不多,齐东来瞅了眼没怎么说过话的儿子,“明天晚上有场晚宴,跟我一起去参加吧。”

文静雅附和道:“你刚回来,去认认人,别过两天工作了大家见面还不知道谁是谁。”

“就是,”齐东来十分同意文静雅的说法,“你跟人相处从小就不热络,除了刘家那小子也没见你跟谁关系好。”

齐臻点头,刘英阁知道他回来已经联系过他了,“我知道了。”

齐东来诧异,“这就答应我了?我还以为要说服你好半天。”

齐臻顿了下才把那个称呼叫出口,“妈说的没错,该由我担的责任我自然会承担。”

“好小子!”齐东来捶了下齐臻的肩,“不愧是我儿子,就是有担当。”

文静雅看着父子俩,很欣慰,她还担心两人要吵架,笑道:“好了,赶紧吃饭吧。”

晚宴上,齐东来带着齐臻见了一圈合作伙伴,话里话外都是自己要退居幕后,以后齐家就交到年轻人手上了,请大家多关照。

齐臻看着一众老狐狸,对这些人的心思门儿清,一个alpha,这些年没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父子不和还是身体有毛病?茶余饭后的闲话不少,这次露面确实有很多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