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九章 告诉我他在哪

萧潋清的养尸比想像中规模要大,但是总会有暴走的,又怎么会这样被轻易的控制着。

“所以你和浮语做了交易?”无汐冷冷的说道,望着面前同样成了养尸的画纱,眼眸中没有半点的感情。

虽然为了养尸,但是画纱是有意识的。

“你和浮语做了什么样的交易。”无汐淡淡的问道,微微的瞥了一眼眼眸中同样有有些惊愕的萧潋清。

恐怕这种情况连萧潋清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吧,这就说明画纱是自己这样做的,将自己的血脉与养尸融为一体,成为尸王,这样才更好的命令他们不是吗。

画纱下意识的望向萧潋清,后者的眼眸已经恢复了平静。

“王爷。”画纱微微的瞥头,没有去望王爷,就算已经做出了觉悟,但是在她喜欢的人面前,变成了这副模样。

“你做了什么?”萧潋清淡淡的问道,桌子上的茶已经凉了,几人在桃花下站着。

命运的齿轮就这样的向前推动着。

画纱是在萧潋清和无汐谈话的时候出现的,悄无声息却使人震惊着。

“我要完成王爷的愿望。”画纱说道:“无论王爷如何的做出了抉择,可是王爷最终还是有下不了手的觉悟。”

融入骨子的血脉,又怎么还会轻易的割舍掉呢,不然又怎么只等到今天呢。

“王爷做不到的。”画纱轻轻的说道:“画纱替你来做。”

在任何人都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萧潋清倒在了画纱的怀中。

一切都是这样的猝不防及。

画纱的动作很轻,尽量没有碰到萧潋清,她不想让此刻污秽的自己玷污了她的神。

茶是曾经丞相府中大小姐曾经最喜欢的茶,王爷从殿下开始就一直喝呢,甚至这一次连这么重的药都没有尝出来。

画纱想笑一下,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但是如何却也笑不出来。

无汐都微微有些震惊画纱此刻做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画纱紫色的唇微微挑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空洞的眼眸望着无汐:“我只是希望,当王爷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而已。”

丞相府中一片的平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但是那天子脚下的帝京已经,变成了人间的地狱,厮杀已经开始,裴炎坐在城门之上,慵懒的凤眸望着这一切,抽出寒剑,那刚刚爬上的养尸就这样的血溅了天空。

御林军和养尸厮杀着,宫殿之中禁军阻挡着一切进宫的养尸,而那曾经繁华的帝京街道,此刻已经空无一人,那些百姓早已经被疏通。

而这一切都只是前一夜的事情了,萧潋清的没有任何的预兆的发动这场复仇,但是裴炎就有这种能力,将一切都安排的有条不紊。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裴炎对着身旁的浮语冷冷的说道:“得到尊贵的权位,将过去的一切都抹杀掉。”

裴炎冷冷的望着浮语一字一顿的说道:“甚至,为了自己想要的,不择手段。”

“甚至杀了,潋清最爱的女人,灭了她的家,用自己的手段让爱你的重华,背负了仇恨。”裴炎说的很淡,但是那压抑的怒气,让人不寒而栗着。

“你可摆脱了你的过去了!”

“你说什么?”无汐眼眸中久违的寒意,来自玄女的压迫感还是不容小觑的。

“杀了我全家的人是浮语?”无汐一字一顿的说着。

手指一攥,将扑倒她身上的养尸就这样被拧断了脖子。

周围的养尸开始向无汐涌着,但是迫于那蓝色的眼眸,瞬间又停止了。

“没错,是浮语杀了你全家。”画纱诡异的笑着,一挥手,成堆的养尸又开始行动了,前仆后继的向无汐给扑了过来。

“为了得到宁王,用魅惑驱动了整个御林军,将你的家族灭了。”画纱冲了过去,一瞬间天空中满是尸臭的气味,黏稠的血液沁透了每一个地方,无汐在残肢断臂中间一下子掐住了画纱的脖子。

手指扣进了画纱的肉中,眼眸中的寒冷,让画纱的身体不能动半分。

“你还是小瞧了玄女的的能力呢。”无汐冷冷的说道:“告诉我他在哪里!”

她与萧重华最后的芥蒂消失了,她必须要见到萧重华,必须。

玄女自身的震慑的能力,让世间万物都有朝拜的动力。

“你见了他又能怎么样。”画纱突然古怪的说道:“他还认识你吗?”

“浮语在他身上种了这么长时间的魔障。”画纱轻笑着:“我早就知道,不用我杀他,自然会有人杀他,弑杀皇帝这种罪名既然有人承担,又何必安在王爷的身上。”

无汐的眼眸微微的有些凌厉,她的手微微的掐进了画纱的脖子上,她只要轻轻的一拧就可以让画纱的脖子给断掉。

但是画纱怎么可能轻易的任由无汐的摆布,生生的从无汐的手中挣脱开了,黏稠的血液从爆了的血管中流了出来,强悍的手臂瞬间的伸向无汐,无汐快速的一闪,反手将画纱的手臂给擒住了。

画纱腿一扫,凛然的气息,让无汐来不及的完全躲开,瞬间的腰部出现了一道红印。

无汐一个用力,画纱手臂的骨头刹时间的碎掉了。

虽然她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行动还是迟缓了,无汐将手指给咬破了,一鲜血从手指上渗了出来,滴在了画纱的额头上。

画纱的行动被完全的限制住了,画纱眼眸突然间的被不可思议给充满着。

“别做无畏的挣扎了。”无汐冷冷的说道:“玄女的血脉不是你可以轻易的挣脱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向一个地方走去,萧重华现在已经在找浮语的路上了,毕竟萧重华是浮语唯一的把柄与希望了。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画纱冷冷的问道。

她虽然有控制养尸的能力,既然无汐已经知道如何的破解养尸,就可以不用留着她了。

无汐冷冷的望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

画纱的混浊的眼眸底下是一抹的悲凉,是从一开就没有在意过

她不是吗。

这种来自王者的境界,连孤独她们都没有办发去仰视的。

就是这样,她才讨厌他们的。

“傻丫头。”身后传来温和的声音,和淡淡的无奈。

温暖的温度从干枯的头发上,渐渐的传遍了整个的身体,一滴泪从混浊的眼眸落了下来。

无汐穿过了尸群,站到了城楼底下,眼眸冷冷的望着城门之上,裴炎也注意到了,凤眸中望着城楼下的无汐,眼眸中闪过了震惊,无汐的血脉觉醒了。

无汐抬眸望了城楼,手一下子掐断了离她最近的养尸,爆出了血液,却一点都没有沾在了无汐的衣服。

“尔等,是死是从!”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瞬间大片的养尸都停止了行动,厮杀的御林军瞬间被这个场景给震撼到了。

裴炎的手指微微的攥紧,眼眸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这就是玄女的能力吗,那耀眼的光芒,只有天子才能配的上呢。

虽然,有些不甘心呢。

一切都应给有个结束了。

浮语望着无汐,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从骨子上传来的恐惧的寒意,手指都不由的微微的颤抖着。

没关系,她还有萧重华做把柄呢,虽然知道潋清是将甩给她,但是她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只能破釜沉舟了。

“浮语,将他放下来。”无汐冷冷的说道。萧重华现在在浮语的旁边,但是空洞的眼眸,如同一个木偶一般。

浮语挑起一抹轻笑,眼眸中努力的做着镇定:“他愿意和你走,就会和你走。”

此刻的裴炎也不能动她半分。

无汐自然知道,现在萧重华现在已经失去了意识,根本就不可能和她走。

那样的话,无汐的眼眸闪过了一丝杀意。

“你别妄想对我动半分。”浮语咬牙的说道,眼眸中闪烁着红光:“我的魔障,我要死那么他也活不了。”

一瞬间,无汐微微的怔住了一下,浮语抓住了这个机会,突然又些养尸又开始行动了,离无汐最近的那一个突然就疯了一样向无汐的身上扑了过去,速度非常的快,虽然可以勉强的躲过去,但是还是会被伤到的。

但是那养尸的头就这样的停在了半空中,还未眨眼,血浆染红了天空。

“我不会在让你动我的人半分了!”裴炎的声音中带着极寒的冷意,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弓弩。

眼眸瞥过了萧重华,轻笑道:“你还不醒,你的媳妇儿就要被我抢走了。”

裴炎望着无汐,凤眸中,充斥着对无汐的炙热轻笑道:“你死了,按理说我会八抬大轿,十里桃花,娶她做我的皇后!”

最后几个字,裴炎咬的很重,无汐的眼角抽了抽,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开玩笑。

浮语也并不知道,裴炎在搞什么,她只知道,她已经没有后退的道路了。

无汐的控制能力,也不能支持太久,她只要抓住一个漏洞,就可以完全的翻盘。

但是,浮语的眼微微的睁大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