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

“她是我的。”萧重华的眼眸从呆滞,逐渐变冷,手捏住了,浮语的手臂,眼眸冷冷得望着他曾经深爱过的人。

“我不会原谅你伤害她的。”萧重华冷冷的说道。

浮语眼眸愣了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而仅仅是这一瞬间的停滞,让无汐瞬间的抓住缝隙。

那些身体变的缓慢的养尸,血倏的染红了天空,那些残缺的身体就这样的在空中飞着。

血液顺着,无汐的刀柄,落了下来,混合在泥土中,浓重的腐臭的气味,让感觉异常的作呕。

那些靠近无汐的养尸也一一的被裴炎给打碎,丝毫没有留情。

“你想要阻止我?”浮语古怪的说了一声:“你知道那是意味着什么吗,”

“我在给你一个机会。”萧重华淡淡的说道,眼角开始渗出了血液,缓慢的滴落在俊美的脸颊上,说不出的诡异。

“放手吧。”萧重华说道。

裴炎冷冷的望着萧重华,都这种情况了,还准备原谅她。

刚想开口,讽刺一下。

“萧重华,你是圣母婊吗?”无汐咬牙的说道。

萧重华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一个干苍苍的养尸的头,就这样的生生的打在家萧重华的头上。

虽然不至于砸伤,但是疼痛还不是一般的。

浮语和裴炎的眼角都不由的抽了抽。

“很疼。”萧重华说道:“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夫君?”

一个东西就这样的冲向了无汐,血液在无汐的头上炸开了,那扑向了无汐的养尸,就这样生生的成了炮灰。

无汐轻笑了一下,回去绝对削他。

浮语轻轻的望着,萧重华,眼眸中有种异样的光芒:“重华,你真的要阻止我?”

“无汐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死了你也会死的。”浮语的指间,微微的触碰到了萧重华的脸颊。

萧重华头瞬间的疼痛,从骨髓里传来的疼痛,一时间动作都停顿了。

浮语的红唇微勾,果真萧重华是反抗不了她的。

等浮语想近一步的**的时候,突然手臂一疼,无汐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了身后,紧抱着他,一只手钳住了浮语。

那骨杀意,浮语本能的快速的向后移,速度非常的快。

躲开了无汐的攻击之后,浮语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面前的这个人,仿佛是一个死神一般。

太过恐惧,让浮语不由的脱口而出:“你想杀了我,但是你知不知道,杀了我的话,萧重华也会死!”

“可惜呢。”无汐微微的说道:“只是差一点点。”

浮语知道,无汐是真的想杀了她。

无汐捂住了萧重华的眼睛,轻轻的说道:“没事了。”

无汐的手指上的血液渗进了萧重华的眼睛当中。

她要把别人落下的印记,一点一点的消除掉,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是我的,现在是,以后也是!”

萧重华虽然动不了,但是声音是可以听到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萧重华不由的轻笑了一下,怎么感觉位置反了呢。

萧重华反手将无汐抱住了怀中,猝不及防的吻住了无汐的唇,带有

掠夺独占欲的吻。

这一刻似乎,连所有的尸体都变为樱花一般。

“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浮语失声的喊到,既然她活不了,也必须要拉上他们。

“养尸不管你们杀多少,他们都不会死的。”

“灵华的话,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呢。”浮语轻笑道,声音中有些说不出的诡异:“最后你还是得一无所有!”

浮语拿刀横亘在了脖子上,无汐微微的番了一个白眼,除了自杀这一套难道都没有别的可以选了吗。

虽然很狗血,但是无汐才不想让她喜欢的人毁在了他的手上。

浮语的情绪越来越激动,那么萧重华的头就越来越疼,离无汐的血液渗透进去还有一段时间。

所以,现在她还不能让浮语就这样死了的。

裴炎和无汐同时冲向了浮语,但是那刀锋已经逼近了脖子,血液已经渗出来了,眼看就要阻止不了了。

但是,一时间空气凝滞,浮语的手停在了一半,所有人都望向了那个人。

成千的养尸就这样的停住了。

无汐望着这个依旧清俊的容颜,但是那墨色的发若雪染的一样。

似乎一瞬间都快被飘散一般。

“潋清……”一时间浮语说不出话来,失神的望着面前的这个人。

红色的光渐渐的褪了下去。

萧重华的头疼痛了也停止了,萧重华的眼眸中充斥着复杂。

“潋清。”萧重华微微的说道,垂落的手微微的攥紧。

“哥哥,我是真的恨过你。”突然萧潋清说道。

温润如玉的眼眸,似乎有些东西变了。

画纱站在城楼下,望着她爱了一世的人,眼眸中涩涩的,很想哭,但是什么东西都流不出来。

她扯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若不能看着他一辈子,那样的话,黄泉路上起码让她陪着也好。

画纱望着那成片的养尸,用一柄刀子,将自己的胸膛给划开了。

萧潋清站在城楼上,望着浮语说道:“你该放手了。”

“一切都该结束了。”萧潋清温和的说道,久违的释怀着。

“潋清,你……”浮语想问……你恨我吗。

但是,看到他眼眸的同时,她的声音哽住了。

她连被他恨的资格都没有。

“灵华花,埋在我的府邸。”萧潋清淡淡的说道,手放了下来。

浮语的手腕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印子。

“这一切明天,就会结束。”

萧潋清淡淡的扫过了无汐,无汐清楚的看到了,他眼眸中一丝的欣慰。

“别错过了最好的人。”萧潋清轻轻的说道。

“千夜,在哪里也等久了,我想我也该走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萧潋清的生命快要结束了,但是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一句句的听着他说着最后的遗言。

“我死后,我希望葬在千夜最喜欢的桃花树下。”

萧潋清望着城楼下,似乎他爱的人就站在哪里。

浮语,轻轻的站起来了,望着他曾经深爱,甚至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过的男子。

浮语想,如果

当初接从马背上跌落下来的人,是萧重华是不是会幸福一点,会不会……

但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浮语的脸颊开始变得干苍,她知道,画纱将魅惑的能力解除了。

她的生命也要灯尽油干,萧潋清拽着浮语的袖子。

浮语微微的落下了一滴泪,这一世她做错太多,如果有下一世的话……

无汐望着他们,如同飘零的落叶一般跌落下来了城楼。

突然大地上,那些养尸所在的地方,开满了桃花。

无汐靠在了萧重华的身旁,冰冷的身体上传来了温度。

萧重华紧紧的抱着她,似乎如果他在放手的话,就要失去他了。

一切都结束了……

第二天,帝京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一切都恢复如常,那些残肢断臂,那些地狱一般的场景,都似乎噩梦一般,等到天亮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那旱灾也得到了制止,萧重华去寻找了萧潋清的尸体。

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找到,但是在千夜的底下多了两座坟墓。

一束花,出现在了坟墓的旁边,无汐静静的望着面前的一切,身后一个人紧紧的抱住了她。

无汐顺势靠在了他的怀中,轻轻的笑道:“抱那么紧干什么,我又不会逃了。”

“不要。”萧重华撒娇的意味说道,轻轻的吻着无汐的发说道:“我终于和你在一起了。”

如今的萧重华褪下了那黑色的华裳,紧紧的牵着无汐,眼眸中满是宠爱。

“天下这么大,你想去哪我都陪你。”萧重华轻轻的说道:“那些未曾看过的风景,未吃过的美食,未见过的人,我都陪你。”

“等走累了。”萧重华轻轻的说道:“我们就买一座房子,开你想要开的客栈,你做老板娘,我们在生一个孩子……”

无汐静静的望着他,轻轻的笑道:“好,你陪我去看遍千山万水,去吃遍天下美食,以后的每一条路,我都陪你走。”

“等明年,十里桃花,我抬着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娶你可好。”萧重华眼眸中的幸福似乎会被溺死在里面以前。

“好。”无汐说道,紧紧得抱着萧重华。

小左,我还有多久可以活。

姑娘,我已经尽全力了,这副药只能让你撑到明年三月,桃花盛开的时候。

“怎么抱这么紧。”萧重华宠溺的摸了一下无汐的鼻尖:“我又不会跑。”

无汐不由的噗嗤的笑了一声,眼角有些泪快要流出来了,她紧紧的靠着萧重华的胸膛,让泪淹没在这温暖之中。

时间能不能走的慢一点。

如果可以,能不能停止在这一刻,心微微跳动的声音。

裴炎站在九天大殿之上,底下的万臣呼喊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黑色的华裳,微微的吹着,如果有下一世,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

无汐靠在了萧重华的胸膛之上,空气中是花香的味道。

我想和你每一天都在一起。

我想看着你,从生到死……

萧重华轻轻的吻了一下睡着了的无汐,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爱你。”

(本章完)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