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只有我能去那个地方

无汐和云在这里徘徊了一个星期,空气异常的干燥,这里的水源大都也被污染了,食物更是不能吃。

无汐身上带的,因为是两个人所以也消耗得特别快,主要的都不是这些,而是他们走不出去了。

无汐刚开始也有这种感觉,不过因为自己是路痴,所以也就很快的忽略了,其实并不是因为他路痴的原因,而是整个的旱灾的区域都被布置成了大型的迷阵。

萧潋清的确能做到这种地步,但是他究竟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千万的子民,就这样被随随便便的做成了养尸。

无汐攥紧了手指,天空如同血色一般。

“快到晚上了。”云抬眼望了一下:“下一波的攻击快要开始了。”

“还是,快点躲起来为妙。”

云的声音有些虚弱,毕竟身体上养尸的毒在蔓延着。

尽管无汐给他用了药,但是似乎这种毒还要更强一些。

她不能就这样的困在这里,就算要躺着出去,她也要找出萧重华。

无汐环绕这个地方,眼眸扫过了周围,一种异样的感觉从眼角的某个地方传了过来。

云已经寻找到了,藏身的好地方,但是无汐身体没有动,云有些奇怪,转身望去,无汐的眼眸一瞬间闪过了蓝色的光芒。

“你怎么了!”云的声音一瞬间将无汐走神的无汐给拉了回来。

“我没事。”无汐下意识的开口,但是额头上的红色莲花的印子。

云的手垂落了,眼眸中不可思议,无汐的血脉觉醒了。

宫殿中,大批的大臣都被困在了大殿之中,非常的焦躁,他们已经被困在这里很多天了,但是玉王爷已经下令了,凡是出殿的人,斩立决。

谁也不知道,裴炎是怎么想的,但是玉玺被摆在了那里谁也不好在微词些什么,说是吃的到是也不是什么难事。

宫殿中被开了一个洞,御膳房的人倒是从那个地方就把食物给递过来了,可是这人有三急,倒是怎么解决呢,大殿内测有皇帝专用的,裴炎倒是不愁,但是某位有洁癖的王爷可不想让大殿中臭气熏天的。

所以一挥手就把一个金鼎给放在大殿的中间了,但是鼎太大了,而且盖子很沉,每一个去方便都必须是三个人一时间苦不堪言。

浮语在宫中,手紧紧的握紧了,来的婢子说道,所有的大臣都已经被关起来了,根本没办法调动任何的势力。

“好,裴炎,既然你宁要如此,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浮语突然的说道,眼眸中诡异的红光。

现在萧重华消失,还有无汐也不在,而且萧潋清估计现在忙着报仇呢吧。

狼阔也被困住了,这样逼宫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了。

天下虽然并没有出现过女皇帝,但是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是玄女,这一点就足够了!

云对这种情况是说不出来的,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副场景是怎么回事,那平和的一切和画面一切都褪了出去。

面前的这一切,分明就是人间地狱,惨叫声,还有遍体的尸体,疯狂的养尸,还有破败的街道。

腐臭的味道令人作呕,

这一切都是怎么做到的。

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望着身边眼眸已经彻底的变成了蓝色的无汐。

“是浮语的魅惑。”无汐淡淡的开口,这一切不过是一个魔障而已,从踏入这一次的开始,他们就进入了魔障而已。

“我要去那里。”无汐突然的说道,听不出任何的意味。

云有些警觉:“去哪里,我陪你去。”

无汐摇了摇头,然后指着这一切,说道:“他们还需要你,魔障消失了,很快你就会和狼阔回合,到时候缓夜愁会供应一切来稳定灾情的。”

无汐说道,将一个令牌给了云淡淡的说道:“那个地方只能是我去。”

那些年发生的一切都应该让她来结束。

云说不出什么了,他知道无汐所做的是一个觉悟,他知道这一次还是只能像以前一样只能静静的看着了,什么都做不了。

如同他刚刚遇到陛下的时候,那个来自王者的孤独,是他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他所能做的,只是能在王前进的路上,为他的王,他的皇,少一些石子罢了。

九儿调动了所有的力量向灾区走去了。眼眸中如同无汐的眼眸一样,很是平静。

云只是简短的说出来了缘由,九儿连问都没有问,就将能用的力量都给了无汐,外加一只很奇怪的小孩。

这种信任的力量,才是无汐可以无所顾忌的向前走去的原因吧。

云被那个奇怪的小孩,给抓住了手臂,不由分说的就给他开刀,动作异常的粗暴,非常的恐怖。

但是云却挣扎不了半分,但是某小孩微微的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说道:“在动,手臂就会废掉的哦。”

那笑容,不由的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恶意。

裴炎望着天空,湛蓝的蓝色,如同某个女子的眼睛一般。

说起来,已经多久没有没有回忆起那个女子呢。

无汐下了马,望着这个她曾经住过一个月的地方,她却是一生都不愿意回来的地方。

无汐望着,分明是残垣断壁的丞相府,如今却拔地而起的城府,和以前一模一样,但时却已经物是人非了。

刚刚踏了进去,那抹清俊的身影做在了椅子上,檀桌上的清茶,微微的在空气中飘散着清香的气味。

椅子上假寐的人,睁开了眼,温和的眼眸如同以往一样。

无汐站在了萧潋清的后面。

“你来了。”萧潋清温和的说道:“坐下来喝杯茶吗?”

面前的桃花开的异常的艳丽,一片桃瓣落在了茶盏之中。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里,你的姐姐曾经总是和你在这里一起玩呢。”萧潋清自顾自的说道:“她曾经说,她喜欢桃花,等桃花开十里,她就穿着凤冠霞帔嫁给我。”

“萧重华在哪里?”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萧潋清的手指微微的有些停顿,但是眼眸依旧温和。

“难得的相聚,干嘛要提那个人。”萧潋清淡淡的说道。

“他是我爱的人!”无汐微微的说道。

“但是你爱

的人,杀了我最爱的女人,你的姐姐,灭了你的家!”萧潋清的声音充斥着怒气。

杯盏的打碎的声音,那碧玉的眼眸是无汐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情绪:“你为什么能原谅他!”

无汐,姐姐啊,最喜欢桃花了……

无汐,潋清说……

等桃花开十里就来接我回家呢。

那个人果然是姐姐呢,宁王府中挂着的人是千夜。

宁王爱的人,死在了自己亲哥哥的手中,他便要陪上整个江山为他的女人陪葬。

他费尽心思,做了这么久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他要让萧重华也尝尝什么叫做失去挚爱的疼痛。

养尸,最后所要用的东西,是浮语的魅惑,而可以解这些东西得是灵华。

包括无汐的毒。

“我没有杀了他。”萧潋清淡淡的说道,那墨色的发中已经夹杂着白色的青丝。

“杀了他太便宜了。”萧潋清的眼眸恢复了温和:“我要让他看到,他的江山一寸寸的覆灭。”

“看着他爱的人,死在他的面前。”萧潋清划过了无汐的头发:“无汐本来我不想杀你的。”

“你是你姐姐最爱的妹妹。”萧潋清的声音中难得听出了一丝悲伤:“但是,谁也不能阻止我。”

“你现在放弃还来的及。”

“那潋清现在能回头吗。”无汐突然说道:“能放弃现在的仇恨吗?”

“我对萧重华的爱,就如同你的恨一般。”无汐眼眸如同泉水般清澈,仿若能印出世界上一切的黑暗:“谁也不会回头的。”

大殿中,裴炎看着大臣们无聊的在演着木偶戏。

我一定不会就这样只是当个戏子。

裴炎第一次见到浮语的时候,比萧重华和萧潋清都要早。

具体是什么时候,是多少岁,裴炎早已经忘记了。

只是能记起那破烂到勉强能遮身的衣服,和半边脸都是被扇红了。

那眼眸到是很倔强,他记得她跪在他的师父面前。

求大师,收我为徒,什么事情我都会做的。

裴炎听说过,她的母亲是一个风尘女子,而她也不知道是谁的种。

那眼眸中对世间的恨意,倒是引起了她师父的注意。

师父问他,要怎样做。

裴炎回答,杀了她。

这样的生命存在,从开始就是一个错,又何必在这个世界上一直存在着呢。

他的师父将刀横亘在了浮语的脖子上,裴炎记得浮语的眼眸瑟缩了一下。

或许从那个开始他就不应该犹豫呢,如果当时他就杀了她,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场面呢。

他很早就出师了,和浮语也不过是几面之交而已。

裴炎,你要记得师父得话,我虽是玄女,但是最终没有玄女的血脉。

这世家上,假的就是假的。

他始终记得,师父眼眸中那么无奈,他下山遇到了萧重华和他一起打天下,后来他听说他的师父死了,而那个时候浮语出世了。

他看到了萧重华惊艳的眼眸,和与他师父一样的魅惑的眼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