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四章 放过她吧

无汐将面前的刀拿了起来。

“这就对了,放心你死了我们自会照顾清歌姑娘的。”那人高傲的说道。

无汐瞳孔骤然紧缩,瞬时间移动过去,绑架清歌的两人,瞳孔中闪过不可相信,直直倒了下去,温热的血液溅到了无汐的脸颊。

啊,是血的味道,已经好久没遇到过了。

无汐将清歌抗到肩上,拿起那长刀,眼眸中染着血色,望着那聚起来来的黑衣人。

“给我杀了她!”为首的人气急败坏的说道。

黑衣人团团的围了过来,无汐将长刀拿好。

血液渐渐的将月色染红了。

无汐觉得那个女子真的很傻,神君到了天上是会进忘尘池的,他会把凡间的一切东西都忘的干干净净又怎么会记得她呢。

一柄寒刀向肩上的清歌砍去,无汐一个转身,那刀生生的刺入了无汐的左腰,一口腥甜从嘴中涌了出来。

真的,挺疼的。

无汐将刀子拔出来,面前的黑衣人,眼眸中的光芒渐渐的泯灭了。

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散着,无汐站起身来将清歌护在身后。

冷冷的望向周围还剩下的人,腰上的血液依旧流个不停。

啊,对了,回去该被九儿骂了吧,毕竟把她最喜欢的衣服弄成这样,真的很糟糕呢。

无汐硬抱住一个黑衣人,将他的脖子抹了。

该怎么赔偿她呢。

黑衣人又涌向了无汐。

对了,回去的时候给她带个花灯吧。

刀刺入身体的声音,轻轻楚楚的响着。

她一定会喜欢的。

“无汐!无汐!”清歌撕心裂肺得声音传了过来。

面前的无汐,紧紧的将她护着,血液滴落在清歌的脸上。

大颗的泪水滴落下来。

“无汐,你别管我了,你逃吧无汐,你逃吧。”清歌泪水流了满面:“无汐我求你了,你逃吧,别管我了。”

无汐望着她,背后的刀子深深的砍在了无汐的背上。

无汐轻轻笑了一下,带血的手指轻拂了一下清歌的头:“傻女孩儿,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无汐站起身来,一身血液仿若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鬼一样。

她一定要护清歌周全。

黑衣人步步逼近,无汐觉得她或许没有多少时间了,她死了也就算了,好歹她也活了一世了。

但是清歌不一样。

“好一个姐妹情深,今日我就一同把你们送入地狱!”

“无汐啊……无汐……”清歌已经泣不成声了。

最后一柄刀子插入无汐,无汐倒下了,身体一点都不能动了,视线也变得模糊了,到此为止了吗。

隐隐约约的听到清歌的哭泣,看来她又要和阎王打个招呼了。

“姑娘,下雨了,要借伞吗?”一个媚笑深深的声音在无汐的耳边响起。

无汐看到一袭红衣在她的眼前飘荡着,那艳红的伞为她遮住了那滴落的雨。

无汐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说:“好啊。”

“公子若……还有时间的话,不如也帮我…

…帮我买个灯吧……”无汐轻笑道,那温热的血液,慢慢的流淌着。

“无汐……你要挺住啊……无汐。”清歌哽咽的声音传了过来。

清歌啊,她好像看到彼岸花了,开的真的很漂亮呢。

无汐梦见了很久远的梦,久远到上一世,那个天神般的男子薄唇勾着浅浅的笑望着她,一双秋水剪的双眸冰冰凉凉的,那金属的子弹穿过胸膛的时候。

原来是这样的疼痛呢。

她还有没有活着呢……

“别怕,已经没事了。”轻盈的声音传过来,似乎把那些梦中的尸体和血液都清刷的干干净净了。

无汐安然的入睡了。

裴炎依旧是一袭红衣,泼墨的发垂落于白皙晶莹的胸膛,忧魅的双眸真真是美好的。

“她身体多处受伤,虽都未伤到致命的地方,但是这样的重伤也足够让她躺一阵了。”阮玉一双清冷的眸子明显的带着怒气。

她总是这样,仿佛她的身体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身体一样,随意的受伤,随意的把自己身处于危险之中。

裴炎勾着浅浅的笑说道:“不过现在还活着不是吗。”

萧重华难得亲自请他出去一次,居然说让他去陪个女人,真的很有趣呢。

裴炎轻轻的撑在门框说道:“你真不等她醒了在走。”

阮玉背着药箱说道:“不了,我怕她醒了我又会把她揍昏。”

说的也是呢,他记得阮玉最讨厌的就是不珍惜自己身体的人。

躺在**的女人,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纱布裹着,好像一个粽子一样。

眉头紧缩着,似乎在做一个很不好的梦,裴炎轻轻的用手拂住她紧皱的眉。

轻轻的说道:“别害怕,已经没事了。”

萧重华站在宫殿的楼阁之中,将整个帝京收入了眼底。

微微的风拂过他俊美的容颜。

他记得昨夜对面惊为天人的浮语,清冷的双眸。

她说:“这是我为故人酿的一壶桃花酿,不过如今他已经喝不到了。”

她勾着绝美的笑,眼眸中的神伤,他怎么回注意不到。

“陛下,知道吗,从那年的今天开始,浮语就只能给陛下酿酒了。”

说的也是呢,昨夜是她进宫日子,他夺了她的自由,她怎么能不怪他呢

萧重华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攥着,心底的某处在隐隐的作痛着。

他得不到她,以前是以后也是。

于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为他披上了黑缎的披风,在一旁佝偻着腰说道:“陛下,这风有些凉,小心身子。”

萧重华从思绪中走来,突然一双淡然的明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陛下,君无戏言呦。”

他对无汐失约了。

“裴炎今日可进宫过。”萧重华淡淡的说道。

不过他也让天下第一绝色去陪她逛了,算是一种补偿吧。

于海将身子弯的更低了说道:“陛下,玉郡王说……”

于海,欲言又止。

“说什么。”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淡淡的望着他。

这天似乎更寒冷了。

“陛下,玉郡王让老奴禀告陛下说是无汐姑娘还

活着。”于海将这些说完,也未曾揣测着皇帝的心思。

她还活着,她发生什么了吗。

萧重华的眉微不可及的蹙了一下。

“你下去吧。”萧重华淡淡的说道。

“是,陛下。”于海默不作声的走了下去。

“云,昨夜发生了什么。”萧重华的声音如同地狱般的泉水一般冰冷。

云从暗处出来跪下说道:“陛下,昨夜无汐姑娘在护城河边等了您半夜,后来有二十个暗卫将无汐姑娘围住了,似乎是在用清歌威胁她,直到玉郡王赶来,无汐姑娘已经身负重伤了。”

云淡淡的说道,那样惨烈的画面,还真是难以忘记。

萧重华的瞳孔微微紧缩,然后抓住云的领子说道:“你为什么不救她。”

云低着头说道:“属下该死,陛下曾说过,无汐姑娘身边若是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插手,属下以为昨夜是陛下一手安排的。”

萧重华微微一怔,将云扔在了地上,起身向下走去。

无汐也会是这样想的吗。

萧重华冷冷的喊到:“于海,备轿去郡王府。”

于海对于萧重华的反常微微怔了一下,但是还是会意的去准备了。

而就在这是一个如同梨花般男子出现在宫殿之中。

阮玉踏入萧重华的宫殿淡淡的说道:“你不能去。”

萧重华子夜般眼眸冷冷的望向他说道:“为什么?”

此刻的于海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殿中,整个寝殿中只剩下阮玉与萧重华,气氛一触即发。

“重华。”阮玉淡淡的说道,清冷的眸子望向面前这位君临天下的男子:“捅进去的刀,在拔出来依然是会流血的,况且你本来就不在乎她,这时候也没必要去吧。”

萧重华眼眸微微低下,阮玉说的没错,他从一开始不过是把她当成了一个棋子,一个棋子受了伤对于他来说也并没有什么损失。

阮玉微微叹息了一下,清冷的眼眸望了一眼萧重华说道:“重华,放过她吧。”

萧重华削薄的唇微微抿着,子夜般的眼眸如同寒泉冰水。

莀姬在寝宫中,将玻璃器皿推到了一地,宫中的婢子不由的都微微发抖。

“该死的,明明差一点就成功了,为什么玉郡王会在那里,这个无汐还真是好命!”莀姬咬牙切齿的说道。

“已经不能在拖下去了,只能先救出父王了。”莀姬一双桃花眼,微微泛着狠厉,被怒火充斥的头脑也渐渐的冷静下来,她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完全着了半日闲的道。

杀了无汐对她半点好处都没有。

若是萧重华追查下来,做的再隐蔽也并非长时间能藏住的,不是吗。

莀姬红唇微微勾起,虽说昨日没有杀了无汐,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萧重华根本就不在乎她。

不然,为什么会让她等这样长的时间。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妃时间长了,面圣的机会多了去了,救出她的父王也并不是什么难的事情。

虽然搞不清半日闲为什么要杀无汐,但是她没有杀掉无汐,那么半日闲也就不可能救出她的父王。

所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她去劝父王投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