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三章 好一个君无戏言

无汐现在殿中,手持奏本,低着头,毕竟朝堂之上,没有允许是不可以直视皇帝的,无汐行了一个标准的君臣之礼:“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萧重华淡淡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无汐不得不说,在这朝堂之上她的确感受到了天子的威压。

“臣谢陛下。”无汐起身,依旧保持着礼仪。

萧重华透过十二旒冕望向在殿下低着头的女子,身着官服,到有一番别致,又因为低着头,也有了几分小女子的姿态。

萧重华的眼眸之中一闪而过得笑意,不过无人发觉。

“爱卿失踪多日,朕甚是想念。不过今日为何出现在朝堂之上。”无汐低着头淡淡的说道。

丫,拜托能不能不让她不低着头啊,真的跟酸。

“臣自认为擅自离开内庭有罪,但是臣在民间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还望陛下给臣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无汐从善如流的对答着。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的确一个内庭的待诏进入朝堂已经甚为不合理,况且他们都听说过这个无汐不是害过龙子吗。

“爱卿想上奏什么,说来听听。”萧重华饶有兴趣的说道。

听到萧重华的如此的语气,那本来要参无汐一本的人瞬间将这个念头打消了,这样语气,明眼的人都能听出来萧重华还是很宠幸无汐的,又何必去冒这个险的。

“臣告之人为少府监张历。”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少府监大人私藏醉梦荼毒生灵牟取暴利此,对百姓极为不负责任,此为不义,少府监大人私自锻造钱币,挪用贡品,有违陛下的厚望,此为不忠,如此不忠不义之人,臣以为陛下为何还留他在朝堂之上!”

无汐语气一字一顿都铿锵有力,眼神中似也能看出坚定。

朝堂之人已经炸开锅了,那张历自然很是愤慨:“黄齿小儿,信口胡说!”

随后,立马向陛下奏到:“陛下,此人污蔑朝廷重臣,还望陛下予以重罚。”

另一个朝廷命官站出来:“陛下,既然待沼已经说了那么何不调查一下,来证明一下少府监清白么。”

“你!”少府监被气的吹胡子瞪眼。

那朝廷命官讽刺道:“怎么,还是少府监大人您心虚呢?”

“行了,各位大臣也无需争吵。”萧重华淡淡的说道。

来自天子的威压让几人都不由的瑟缩了一下,一阵寒气不由的从脊背升起。

萧重华冷冷的说道:“少府监,朕会命人彻查你,朕自会还你一个清白。”

听到此话,少府监的脸色一阵灰白似乎已经看到死亡了。

周围的大臣也不敢在出声音,那寒气已经弥漫在周围的每个地方。

无汐还在低着头,脖子真的好酸啊无汐在心中问候了萧重华的祖辈们一人一遍。

“无汐。”萧重华富含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少有的温柔,无汐心中警钟大作。

“下朝后在朕的寝宫等着朕。”萧重华似笑非笑的说道。

丫的,这个罗刹,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一下,无汐甚至都能感觉到整个朝堂都是黄色。

无汐瞬间也不顾朝堂礼仪瞬间抬头,望向萧重华,本来想狠狠的瞪他一眼。

但是龙椅上的他,睥睨天

下的姿态仿若天神坠入凡间,连无汐都一瞬间晃了心神。

似乎是察觉到无汐的失神,萧重华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无汐回过神来,在心中默默的骂到自己说,让你贪恋美色,得,被嘲笑了吧。

“下朝~”尖历的声音划过整个大殿。

“臣恭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无汐坐在萧重华的案桌上,龙涎香在殿中缓缓缭绕着,无汐白了一眼帅的惨绝人寰的萧重华说道:“陛下有意思吗?”

就真的想让他的后宫三千集体撕了她,就不行不给她拉仇恨吗?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少许玩味的望着这样大大咧咧的坐着的无汐。

此刻的无汐丝毫没有了忌惮萧重华的感觉了,如果早晚要死在萧重华后宫三千手中,那么她还不如现在在萧重华身上讨回来些。

“怎么,朕请你来不开心?”萧重华似笑非笑的说道。

无汐突然逼近他,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容,红唇微起:“陛下如此,臣会以为陛下会爱上臣了。”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对上无汐清澈的明眸,仿若一潭深渊不可窥探:“你配吗!”

无汐笑出声了,狼爪摸上萧重华俊美的脸颊似笑非笑的说道:“陛下还不是一样的吗。”

萧重华自然是知道这个女子是在提醒他一直在追一个得不到的东西,就是因为如此这个女子才容易的挑起他的情绪。

看到萧重华依旧淡淡的,知道他没有生气,一时间无汐也就没有了兴趣,所以就将狼爪收回来了。

她懒懒的挥了挥手准备要和这个罗刹皇帝说道别,毕竟萧重华的目的达到了。

没想到无汐刚刚要起身离开,萧重华突然抻住她。

“今夜,帝京会有灯会,到时候朕会陪你去看。”萧重华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

无汐有些疑惑的望向萧重华,发现他依旧是子夜般淡淡的眼眸。

无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罗刹是要给她的赏赐吗。

不过对于无汐来说,银子或许更让她欢喜。

无汐退了回来坐在案桌上,一双明眸清澈的望向她,笑意深深的说道:“我要吃烤爆肚儿,酱鸭,外加糖葫芦。”

萧重华薄唇微勾,仿若樱花绽放般温柔:“好。”

无汐心满意足的走了,突然又回来说道:“君无戏言呦,陛下。”

然后就消失在殿中了,萧重华望了望了案桌上一堆的奏折,微微低眸,稍微放一下也未尝不可。

于海安静的站在一旁,多年跟随陛下他已经形成了如何把自己变得透明的能力,他抬了抬皱褶的眼皮,将一切收到了眼底,无汐姑娘出现后陛下恐怕都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吧。

希望这一切可以就这样的持续下去,但是事情又总是会这样的瞬息万变。

清歌躺在一个阴暗的房间中,身体被身子紧紧的绑着,眼前的视野渐渐的变得模糊,她要逃出去……她要去告诉无汐……

她不能就这样睡了……

“可怜的人儿。”清歌模模糊糊的听到人说道:“不要怪我心狠,怪就怪无汐吧,是她让你落到如此的地步。”

无汐……千万小心……

缓夜愁中,无汐已经将官服褪了下去,

轻轻饮着九儿给她沏的茶。

“所以说今儿个晚上姑娘一起约好了了,去逛逛。”九儿浅浅的笑着,将一个翡翠缀宝石的簪子在无汐的墨发上比划着。

“帝京的灯会可是相当繁华的,虽说十五也会有灯会,不过据说今夜的灯会夜灯放入护城河中,就会愿望实现呢。”九儿兴奋的说道。

无汐微微扭了一下发酸的脖子说道:“还有这样一说?”

九儿依旧细细的为无汐挽着发说道:“传说天上的神君喜欢上了人间的女子,但是天有天规,所以神君被强制性带了回去,神君说他会回来的,女子就在护城河旁痴痴的等待,传说护城河是通往天河的,所以女子每天都将思念做成许愿灯放入护城和中,但是神君迟迟未归,女子生命已经日渐枯竭,所以就将自己的灵魂做成了许愿灯。放入护城河中。”

九儿说为了纪念那女子坚贞不渝的爱,所以每到这一天都会举办灯会。

京城中的灯会果真繁华,满城各色彩灯构成一副美丽的景象。

无汐望着护城河中那玲珑的许愿灯,似乎那一个苦苦等待和神君相遇的女子就在灯中游荡着。

萧重华望了一下天色,起身淡淡的说道:“于海,更衣。”

“是,陛下。”于海恭敬的说道。

暗沉的夜色玲珑的灯照的通明。

“陛下,皇后娘娘邀你去小酌一杯,说是纪念一下故人。”

此刻萧重华已经更好华裳,于海已经将软轿在殿外备好。

那个太监突然的到访,让夜更加的寂静。

萧重华俊美的身影一怔,子夜般的眼眸越发的深沉。

浮语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闪过,心底某处似乎隐隐的作痛着。

萧重华沉默了一下,薄唇微起说道:“去凤仪宫。”

一字一顿,划破了这夜的沉静。

于海微微怔了一下,身子伏的更低了,他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无汐姑娘……”

“朕说去凤仪宫。”萧重华的声音淡淡的仿若地狱黄泉之水般冰冷。

于海别无选择只能说道:“是,陛下。”

他无法拒绝浮语,从来都是。

无汐望着面前的一切,明眸中划过一丝自嘲。

所以,这就是陛下给她的答案。

灯会中依旧很是繁华,爆竹声在夜空中响着。

“无汐姑娘,若还想让这个人活的话,就请用这把刀了结吧。”

面前二十个黑衣人将她团团围住,而面前两人架住得那个人,正是已经昏迷的清歌。

“是萧重华派你们过来的吗?”无汐冷冷的说道。

那黑衣人将刀子扔到无汐的面前说道:“姑娘还是快些选择的好。”

“我问你们是不是萧重华派你们来的。”无汐的声音加大了几分,一双明眸带着明显的杀意。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一个无法分辨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当陛下真的会过来吗,别做梦了。”

无汐冷冷的笑了:“哈哈哈。”

眼眸中划过深深的悲伤,果真啊,果真是她。

她还真信他了,真信他会来。

好一个君无戏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