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五章 你岂敢伤她

半日闲中。

“姑娘。”一个女子跪在白纱外说道:“莀姬失败了。”

那女子望了一下白纱里面的人,看她没有说话,就继续说道:“据说莀姬本应该得手的,但是不知为何玉郡王会出现在那里。”

“玉王爷。”白纱内的微微的一怔,她有些小看无汐了,她的势力究竟有多深,为何连玉王爷也会帮助她。

“是。”纱外跪着的女子继续说道:“属下认为杀掉无汐对半日闲没有半点好处。”

“啪!”纱内飞出一个茶盏将那女子的头生生打破,鲜红的血液顺着女子的额角流下,说不出的诡异。

“本姑娘做事,还轮不到你来说话。”那声音在没有以前的柔和。

“是属下冒犯了。”那女子恭敬的说道,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

“衿儿说的不错,为何灵羽要发火呢。”从黑暗中走出一个女子轻笑道:“莫不是戳中了姑娘的痛点。”

灵羽怔了一下,在白纱后边微微行礼说道:“灵羽参见画纱姑娘,是灵羽失态了。”

“衿儿参见画纱姑娘。”衿儿也行礼说道。

画纱瞥了衿儿一眼说道:“行了,你下去处理伤口吧。”

拜谢后衿儿就退了出去。

画纱望向白纱里边说道:“你本该早就救出西域王,却擅自做主,威胁莀姬杀了无汐,如果因为如此暴露了半日闲不说,还失去了,西域王这一力量。”

“灵羽不明白,西域王的十万精兵不是被萧重华掌握在手里了,为何主上还要执着如此。”灵羽柔柔的说着,声音中充斥着不甘。

画纱说冷冷的说道:“虽说兵符对于十万精兵来说的确是重要的,可是他们的主公仍然是西域王,你所之见,不过是妇人之心。”

灵羽轻咬红唇说道:“灵羽明白了。”

“恐怕这个时候莀姬已经清醒过来了,在利用她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画纱淡淡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半日闲说:“主上说,这次的事件让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他暂时不想见你了。”

灵羽身形一滞,然后失魂落魄的说道:“灵羽明白了。”

半日闲中恢复了寂静,梨花想缓缓流淌着。

灵羽望着挂在墙上的丹青,一滴泪痕划过眼角。

她只不过是想靠近他一点点,只是想在接近一点点。

灵羽划过那俊美的身影红唇微起道:“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寝殿中。

莀姬将她自己武装好,她要去见她的父王了。

在莀姬的心目中父王的形象是她的保护神,仿佛一切的事情只要在父王的身后一切都可以被解决掉。

直到母后的去世,莀姬懵懵懂懂的时候,知道母亲是西域最美的女子,人人都想得到她。

母后成为了王妃,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莀姬知道母后不快乐,美眸中经常带着神伤。

寝殿中,终日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味,和终日沉睡的母后,沉睡的母后脸颊上是带着幸福的,仿若做了什么样美梦一般。

直到那个美梦夺走了她的母后,也夺走了她慈爱的父王。

父王

的脾气开始变得古怪暴躁,成为了人人惧怕的王了。

而从那时候起,莀姬就知道原来让母后在梦中幸福的香叫做醉梦。

母亲情动的人是过世的王叔,她以前不明白为什么父王对母后这样的好母后却依然无法爱上父王。

如今她懂了,就算那人对你千般的不好,可是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放不下逃不掉。百般的痛苦依旧甘之如饴。

夜永远是最深沉的保护色,莀姬坐在软轿当中,不一会儿就已经来到了地牢。

莀姬熟练派人去打点侍卫了,不过这一次似乎进入的有些超出寻常的顺利,上几次她去见她的父王是打通官员外加侍卫。

这一次婢子说,侍卫没有收钱直接就让她们进入了,真的有些怪异。

不过,莀姬也没有时间多想了,她快步的走向地宫,那股腐臭的味道,依旧让人作呕。

莀姬找到关押她父王的牢狱,然后急切的喊道:“父王!父王!”

但是西域王却没有一点动静,莀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的双眸突然间瞪大,失声的喊了出来:“父王!”

西域王狰狞而僵硬的脸很是诡异,那死不瞑目的眼直直的瞪着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

“莀姬是要和你的父王说些什么吗,要不要到地狱中和他说去。”萧重华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莀姬突然回首,那个她日夜思念仿若天神一般俊美的男子就站在她的面前。

这一刻,莀姬忘记了她的父王死亡的实事,爬到了萧重华的脚边,抓住萧重华衣诀,声泪俱下的说道:“陛下,莀姬好想念你啊。”

一双桃花眼中的泪水漱漱的掉落下来:“陛下,莀姬的父王已经死了,莀姬只剩下你了。”

这样俊美非凡的男人,莀姬此刻只奢望只要她能站在他的身边就好,她只要能得到他的一个回眸,要她怎样都可以。

父王死了又怎样,她爱萧重华。就算她知道他是她的杀父仇人,可是她爱上他了。从第一眼时就爱上他了,她没办法恨他。

“陛下,只要让莀姬待在你的身边,让莀姬做什么都可以。”莀姬跪在萧重华的脚边泣不成声的说道:“陛下,莀姬是爱你的。”

萧重华微微低下身子,子夜般冰冷的眼眸凝视着她,一双骨节分明的捏着她光滑的下颚。

莀姬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紧紧的握着萧重华的手,一双眼眸希翼的望着萧重华:“陛下。”

“莀姬。”萧重华清冷的声音冰封着人的心魂:“你怎可以伤她。”

一字一顿,仿佛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割掉了她所有的希望。

萧重华站起身来走的决绝:“从今天起,幽禁明轩宫,任何人不得探视。”

莀姬望着她痴痴迷恋的背影,瘫倒在地上,眼泪流淌了满面:“陛下……”

或许,杀了她会更好一点……

这样她就不用在抱着这蚀骨的思念,在寂寞与衰老中度过余下的岁月。

一时间,风起云涌的朝堂之中变的平静而又可怕。

无汐在**不知道昏迷了多少日,前世与今生混沌的记忆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裴炎坐在床边,好看的眉微微蹙起,不会真的死了吧。

裴炎用光洁的

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无汐的脸颊,突然发现手感还不错就在那里戳的不亦乐乎。

刚刚醒的无汐,就发现一只狼爪在她的脸颊戳来戳去。

微微翻了个白眼,望向那张绝色的脸说道:“你戳够了没有。”

裴炎媚笑深深的望着她,指尖依旧戳着无汐的脸颊说道:“本王只是想知道一下姑娘的皮肤为什么这样好而已。”

“现在知道了吧。”无汐没好气的说道:“可以放手了吧。”

似乎无汐没有受伤,似乎这里不是玉王府,一切显得这样的自然。

无汐也没有问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是裴炎救了她。

裴炎停住他的狼爪,微微侧卧在无汐的身旁,手撑着他的头,美艳的容颜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仿若一只横卧的火狐一般。

“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撕裂伤口。”裴炎轻笑道,手指微微戳向了无汐受伤的部位。

他力道拿捏的很准,没有让无汐的伤口撕开但是无汐的确感到了一阵疼痛。

无汐嘶了一声,狼爪也伸向了裴炎说道:“你这死狐狸。”

裴炎微笑着挡着她说道:“你这样说本王,本王会伤心的。”

那双魅惑众生的凤眼,恰到好处的展现出受伤的表情,绝对的男女通杀。

“滚粗。”无汐一脚虚踢了过去。

当然被裴炎灵活的躲开了,裴炎一个转身从**下来,仿若一朵彼岸花飘落一般。

他懒懒的靠在椅子上,如墨的发滑落下来,说不出的魅惑。

“没想到再见你时,你会如此狼狈。”裴炎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到我这样你很开心。”无汐没办法转身,因为真的挺疼的,丫的,阮玉肯定没有给她加止疼的药,是让她记住这疼痛吗。

“开心啊,不然我怎么会捡到你。”裴炎半真半假的说道。

无汐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这只狐狸还是老样子啊。

“清歌呢。”无汐淡淡的问道,盯着那大片的红纱,这个裴炎是个颜色控吗。

“被一个美男子接着走了。”裴炎慵懒的说道:“人如玉的男子。”

难得听道裴炎夸别人,他可是出了名的自恋,不过自恋人家也有自恋的资本,无汐深吸了一口气,把清歌接着走的是画倾城吧,明明答应过人家要保护好清歌的,无汐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画倾城了。

似乎是察觉到无汐的神伤,裴炎又开始戳无汐的脸颊说道:“没想到你还有点节操。”

无汐勾起浅浅的笑说道:“比起王爷来说。”

裴炎红唇挑起的笑意深了些,这样伶牙俐齿的无汐才是他认识的无汐。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本王差人给你炖汤。”裴炎向门外走去,每走一步都仿若惊鸿之舞。

无汐微微有些恍惚似乎发生在她身上的斗如梦一般,真是身子弱了,连心脏的承受能力也就若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必须赶快恢复过来才可以。

无汐动了动想要起身,但是身体上的痛瞬间传了过来,不过这痛的也太过了吧,无汐愣了一下才发觉到其实她身上是有毒还没解呢。

无汐苦涩的笑了一下,真是做死的身体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