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香
字体:16+-

11、11.山精

11、11.山精

东海竹林。

回到竹林第三天,土地顾官屁颠屁颠的跑来问候,顺手将一堆事情丢给竹韵。

“呐,你交给我的事情我可全部做好了。”

“恩,不错。”翻看这阵子的事件薄,竹韵躺在茅屋前的摇椅上,摇椅一摇一晃的,吹着点小风,十分的惬意,让一旁的顾官妒忌不已,直嚷嚷竹韵不给自己也做一把。

“喂喂喂,你就知道自己享受,我们这把关系,你都不曾想到我。”

“想到你什么?”

顾官凭空变出一把扇子,缩开轻扇,一副标准的文人墨客样,咋舌道。“啧啧,难道你忘了?我们可是几百几千年的关系了,你竟只知道自己享受,真是...”

竹韵完全不受挑拨,毫不在意道:“是,我没想到你,那我在皇宫里搜到的名贵玉佩,可就不给你了,谁让你说我没想到你呢。”

边说着,竹韵边从兜里掏出一块玉佩轻轻晃悠。玉佩色泽晶莹,一看就是好玉。

看到玉佩,顾官顾都顾不上惦记摇椅了,支起身子一把将玉佩夺了过来,喜滋滋道:“哎,这可是上好的蓝田玉,你从哪拿来的。”

竹韵闭上眼,靠在躺椅上,道:“看到韵贵妃房里有,她自己又不喜欢这些把戏,想着你爱,就随手拿了一件。”

“随手拿了一件!”顾官砸吧砸吧嘴,道:“你可真是,也不知道多拿一点,堂堂贵妃娘娘有的,肯定都是稀奇把戏。”

“不问自拿为偷,我也不好太过分。”

顾官哼哼,毫不在意道:“你帮了她那么多,只是拿几件稀奇把戏而已,想必她不会介意的。”

竹韵笑道:“过几日,这韵贵妃,说不定又要来了。你着什么急,自己想要,便上前去要呗。”

“啊?要来?来了做什么?”

竹韵叹息道:“孩儿不保啊。”

顾官摇摇头,顺手把玉佩塞进衣袖里。“韵贵妃命里注定无儿无女的,偏生她还和你同有一个韵字,命却是截然不同。啧啧,怎么就没沾染上你一点福气呢。”

竹韵挑挑眉,道:“你都说是命中注定了,还有什么福气之说。”

“对了,韵儿,我记得你入世之前曾去了司命君府里一趟,这韵贵妃,命格究竟如何?还有那香美人,以及楼贵妃。”

“你想听?”

顾官呵呵一笑,脸上有些不自然。“问问罢了。”

竹韵起身,倒了一杯茶。“是小竹让你来问的吧。说来这次皇宫之行,似乎对小竹没起到一点作用呢,真是浪费了,早知道就不在皇宫呆那么久了。”

顾官窘迫的摸摸鼻子,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只知道傻傻的附和竹韵。“是啊,是啊。”

“韵贵妃,流产两次,命里注定无儿无女。与莫文弩一起,先后死于瘟疫。楼贵妃,为救韵贵妃,大量流血死亡。香夫人,圣宠不过五日,被琴妃下毒害死。”

“楼贵妃..死了?”顾官有些难以置信。

竹韵点了点头,道:“算是间接性被琴妃害死的。”

“皇宫,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

“你没听说过,一入宫门深似海吗?”

顾官楞了下,喃喃念道:“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竹韵不说话了,一眼望去,正好看到小竹抬着菜篮子回来,背后还跟着一只山精。小竹不断回头说着什么,山精唯唯诺诺的点着头,似乎受了很大的欺负。

等到远远看到竹韵了,扔下山精,小跑了过来。

“姑姑姑姑,我告诉你哦,我今天采到了几个蘑菇,还有...”

竹韵打断她,冷冷道:“你是不是又欺负小山了。”

小竹低头,踩踩地上的沙子,不服气道:“谁让他老是来找你...”

竹韵皱眉,对小竹的行为十分不满。“小山不过是个还没修炼成的山精而已,连人形都不能变幻,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能欺凌弱小!?去,进去把我今天教你的仙法再复习十遍,今天学不会就不要吃饭!”

“姑姑!”小竹抿着嘴,恨恨的看了身后跟来的山精一眼,气呼呼的冲进了屋。

小竹跑了,顾官忙上前打圆场。“韵儿,你这样对小竹..”

“玉不琢不成器,小时候如果没好好管教,大了会更甚。”

竹韵态度坚硬,顾官也不好说什么,讪讪的坐到一边,招呼山精。“小山,过来一些和我说说,找姑姑什么事。”

小山从没见过竹韵发脾气,顿时被竹韵的怒气吓到了,一溜烟跑到最近的一颗竹子后面,怯怯的缩在后面不敢过来。有几次似乎想出来了,看看竹韵又把脚收了回去,就连顾官招呼他,他也是看了竹韵一眼,见竹韵脸色不佳,便再往后缩了几步。

竹林里的每个生物都受竹韵庇护,皆由灵气。如此僵持了阵子,小山躲着的竹子不干了,一拱身子,竹身弯曲着把小山推到了竹韵面前。

竹韵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听到屋里小竹阵阵背法术的声音也欣慰了不少。

“小山,怎么了?”

小山盯了竹韵看了好一阵子,确定竹韵没事了才弱弱道:“族里,族里..打起来了。”

竹韵皱眉。

山精一族一向和平共处,是竹林里比较乖巧的族,怎么现在。

“是为了什么事?”

“好像是族里的长老听说姑姑去了人间,就开始争夺族长的位子。”

竹韵摇了摇头,拉上顾官。“走,随我去趟山精族。”

顾官呀呀大叫。“凭什么啊,你都回来了,我还去干什么,他们又不服我。”

竹韵回过头,冷淡的抛下一句。“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