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香
字体:16+-

12、12.太子

12、12.太子

跟着小山走了一小段路,竹韵越发觉得不对劲。

山精一族在没迁徙至竹林之前确实十分爱闹事,还闹出好几件荒唐事,弄得三界人人皆知,成为大家的笑柄。

但从几千年前躲到竹林开始就平和了,也许是摄于她的威严,也许是以前太荒唐,现在想好好过日子。总之现在居住在竹镇里从不闹事,且每届族长都是在她的眼皮底下选定的,从没出现过任何的异议,如今,又怎么会...

“小山,是谁和你说他们为了族长一事闹开了?”

小山跑在前头,屁股上的触角一摇一晃的,十分可爱。“是小武说的哦。”

小武是山精族现任族长时小的儿子,消息一向灵通,是山精族里有名的百晓生。不过和小山一般大,就已经修成了人形,扎着两个冲天辫,十分傲气,明明看谁都不顺眼,却对小山特别好。

“那小武是怎么知道的?”

“唔...”小山歪着头,摸摸头上的触角,窘迫着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

事到如今,竹韵算是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为了争夺什么族长,这一群人,肯定是被流言给误导了,她还如此着急。

“但是,但是我相信小武的话,因为小武带我去了看,我看到好多族人都受伤了,有几个还死掉了呢。唉,好可怜哦。”

竹韵皱眉,看来事情还得深究,不能相信小山的片面之词。

揪住前方比自己还着急的顾官,竹韵没好气道:“走慢些。”

顾官收住脚,一头雾水,刚刚还说很着急,火急火燎的,如今怎么。“不是很着急吗?”

竹韵摇摇头,道:“小山被人给误导了,我觉得竹镇里的事情有点奇怪,等我想想。小山还能跑来报信,说明竹镇里暂时没多大事,不用着急。”

“哎,小山也是个小孩子,说话说不清楚的。”顾官松了一口气,道:“只是人吓人,吓死人,小山你以后不可以在这般一惊一乍,要事情打听清楚了再来和姑姑报备。”

“可是,可是...”小山吮着指头,茫然道:“土地哥哥,你不是人啊。”

“喝!”顾官顿时被小山气到,拿着折扇就朝小山头上招呼。“小山,这可是骂人的话,我现在虽然不是人了,但是我以前是人...哎哟!我怎么被你带进去了。”

竹韵无奈的摇着头,正想说些什么,头顶竹叶刷刷开始摇动,天空瞬间暗沉下来,明显是有人在施法。

“怎么回事,竹林里怎回出现阴风。”

观察了好几眼,竹韵都没看出什么,干脆大叫一句。“哪位大仙来到我竹林做客,为何不直接现身。”

“哈哈!韵儿,几千年不见,你变了许多啊。”

陌生的男声贯彻整片竹林,竹韵皱眉,一句韵儿,叫的真让人起鸡皮疙瘩。竹韵向来不喜欢和人交往,认识的人虽然多,可人人都是叫她姑姑,或者直接叫竹韵。能熟到叫她韵儿的,除了顾官就没了。

究竟是谁和她那么熟,居然叫她韵儿,真是让她很不舒服。

对方不现身,天空天色更暗,马上就会看不见。这种情况如果有人暗地里使招,她肯定招架不住。伸手在空中一拂,天空顿时变得清明,远远的,一人站在竹子顶端,俯视万物。

“哦——”看清了容颜,顾官特地拖长音调,道:“原来是七太子,许久不见了。”

天帝的第七子以礼,长得很是俊美,一双鹰眼洞悉万物,仁心仁德,是天帝最宠爱的儿子。天庭早有传闻,亿万年后,这七太子以礼,最有可能成为下任天帝。可惜以礼太过傲慢,瞧不起飞升的神仙,名声不太好,竹韵不是很喜欢他。

而且...好好的一个太子,身上为何会带了如此大的阴气。

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可不要太过骄傲了,反而成了魔。

“哈,没想到还有人认识我。”

竹韵朝以礼拱了拱手,也算行了礼。其实竹韵和以礼不熟,竹韵本就不喜欢去天庭,而且天帝也给了她禁足令,想出去也出去不了,所以和以礼顶多也一面之缘而已。以礼能记得竹韵,竹韵已经很惊诧了。

顾官拉拉竹韵的手臂,躲到竹韵背后。

“千年不见,没想到七太子还记得竹韵。”

以礼飞身至竹韵跟前,道。“韵儿这话,可是对自己太没信心了。韵儿可是天庭有名的仙人,以礼,又怎么会不记得你呢。”

以礼这话,是欣赏还是...讽刺。

还没等竹韵回话,顾官揪着小山就蹦到七太子面前,甩了小山攀上以礼的肩,嘻嘻哈哈道:“七太子,好久不见,下凡来作甚?”

“原来是你这个小散仙,现在居然当了土地,没想到还在韵儿手下当值。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让天帝调你去其他地方,做个大仙。”

竹韵对此话不欢喜了,什么叫当值?顾官和她可是平起平坐的,哪有什么当值不当值之说。

没等竹韵反驳,顾官开口了。“七太子,我可不喜欢你此话了,什么当值不当值的。其实我就是一闲置的,天天跟在竹韵儿身后,看着她忙前忙后。以后去了别的地方,也怕没有这种好待遇,谢谢您了。”

以礼上前一步,避开顾官的攀他肩膀的手大笑两声,转而亲热对竹韵道。“韵儿,要去哪里?”

竹韵忍耐下来,对七太子的印象彻底颠覆。不过她本来正愁没有借口走开,此番以礼正好给了她个好借口。“出了点小事,竹韵正要去处理,就不打扰七太子和土地叙旧了。小山,走吧。”

“恩,何事?我和韵儿一起去吧。”

“这...”太子爷亲自开口,竹韵没了反驳的机会,只得答应。

走了一路,说了一路。竹韵听着顾官和以礼闲聊,顿时觉得自己说的那话真是太对了,流言蜚语,信不得。传说中的七太子,原本还以为仁心仁德的,没想到也不过是个恃宠而骄的太子罢了。

她这韵儿两句,怎么能是个仙人就能叫的。他们也不过是几面之缘,竟叫得如此顺口。

“姑姑,你怎么了?”

竹韵扯扯嘴角,道:“没事,姑姑只是在想,你们族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已。”

小山扁扁嘴,蹭到竹韵的手上,让竹韵搂着。“姑姑,没事的,小山也相信,族长和长老不会那样做的。”

山精一族十分小巧,小山今年二百多岁了,窝在竹韵手上,也不过一个普通三岁孩子那般大,只是山精的头上,屁股上有两根触角,还有一根尾巴。而且等再过几千年,也不会再长大多少。

“姑姑,我偷偷告诉你哦!小武和我说,如果我能把姑姑叫去,并且把事情解决的话,就把新得来的仙丹给我吃,到时候我就可以提前变成人形了。”

竹韵拍拍小山的头顶,赞赏道。“那就好。小武对你这么好,以后小山一定要对小武好。”

小山重重的点头,坚定道:“恩,小山一定会努力的!”

即将要到竹镇的时候,顾官突然凑了上来拉住竹韵的手。“韵儿。”

竹韵楞了阵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顾官在自己手上印了一个字。很复杂的笔画,却足够让竹韵震惊。竹韵眨了眨眼睛,正想回句什么,顾官就收了手,很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竹韵和顾官同僚多年,自然懂他的意思,赶紧假装道:“顾官,你不是还有事么?”

顾官做为难状:“哎,山精族的事情要紧。”

竹韵笑道:“没事,有我在呢。七太子,土地有点事情...”

以礼摆摆手,好不介意道。“那土地就先走吧。”

“好咧。那,韵儿你好好招呼七太子,我办完事就来。”

“嗯。”

竹韵握紧手,把顾官的话放进心里,转头让小山先去族里看看。“小山,你先去族里看看,里面还在不在闹。”

小山听话的跳下竹韵的手,飞快的跑进竹镇。

“七太子。”

以礼转身,笑眯眯道:“韵儿怎么了?”

竹韵背着手,往来路走了两步。“七太子,可知道这竹林,乃是靠近东海。”

“是啊,这可是天下皆知的。”以礼有些莫名其妙。

“那,七太子可听说过,在东海之内有一鲛族。天生一口尖牙,圆状鼻突,爱兴风作浪,是海上最危险的种类。在现任族长司鱼继任后,鲛族更加血腥。据说,司鱼正在到处捣乱,残害凡人,捉弄神仙。”

以礼一脸不解道:“哈。韵儿,和我说这话,是想说些什么?”

竹韵又走了两步,身后突然袭来一阵风,竹韵状似不经意的弯身,拾起地上一片枯萎的竹叶。“当然是想说...”

话还没说完,手里的竹叶已经飞了出去,竹叶飞直半空,突然变成锋利的匕首,直指以礼的额头。可惜,竹叶刀还没碰到以礼的额头,已经被以礼双指,轻飘飘落在地上。

受到袭击,以礼没了好气,跳脚道:“你!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是七太子!”

竹韵完全不受他打扰,不耐烦道:“你我都知道你是谁,你又何必再装。”

“哼。”以礼哼哼两声,赞赏道:“不愧是竹韵姑姑。”

“谢谢夸奖。”竹韵背着手走到司鱼面前,捏出一片竹叶,厉声道:“你要怎么残害东海我管不着。但是竹林是我地方,以后再来,印在你面前的,就不是匕首,而是刀!手起刀落,毫不留情。”

司鱼不服气,但是他也测出来了,见面时候的阴风阵轻易被竹韵破解,刚才的掌风也被竹韵躲了过去,还差点被竹韵伤到是。“谢姑姑手下留情,司鱼拜会了,后会有期。”

竹韵没理他,知道他会乖乖走掉,便径自进了竹镇。走到半路,又伸出手看看,手心那一个鲛字触目惊心。不由在心里笑道:顾官什么都不好使,就是眼神好使。

司鱼,那啥。我承认我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