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34章眼睛哭肿了

第334章眼睛哭肿了

田小妹从她进来,就憋着这个问题。

好不容易等她哭饱了,再也忍不住问出口。

“北煜那家伙,就是北冥家那老头!”

初初咕噜噜的喝完水,愤愤的擦了下嘴角的水渍,才说了出来。

田小妹惊愕不已。

眼睛瞪大,嘴巴也张着。

等到她大脑完全接收到是什么信息后,才回神。

“你是说,你老公就是北冥家那位神秘冥爷,北冥煜!?”

“他才不是我老公!”初初嘟嘴否认。

以后也不会是!

那人怎么可能是她老公。

之前骗她去领证,估计都是耍她的,也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我去,初初,你真是捡到宝了,你老公竟然这么牛逼,难怪呢!”

田小妹拍了下大腿,一脸兴奋。

传言中,又老有丑又残的老头子,竟然是这么年轻的高富帅。

靠!

初初这妞赚翻了。

看到田小妹不在自己这一线上,还夸那个男人,初初满脸黑线,“你高兴什么啊?”

“初初,你就为了这个难受,跟他吵架啊?”田小妹笑眯眯的问道。

她不该生气吗?

初初气鼓鼓着小脸。

田小妹直觉好笑。

初初瞪了她一眼,往一边坐去,离她远点。

“要不是他,我之前会被北冥家老夫人那么欺负吗?”

田小妹心头一紧,看她很在意这事情,安慰她,“初初,他一开始就瞒着你他的身份,是为什么?”

初初之前跟她说过,失身的第二天就被老夫人打了,还罚跪。

最后,还在祠堂被吓晕了。

遭遇挺惨的。

北冥煜这点确实不道德,不应该瞒着,只要他解释,初初就不会有事。

“他故意的!”初初气鼓鼓哼道。

不用想,都知道那男人什么意思。

一开始就瞒着他的身份,然后又接近她,发生后来的种种。

不是故意的是什么啊。

她本来就是被买到北冥家的。

可是他呢,就装作另外一个人。

难怪,每次,当着他的面说冥爷的坏话,他都黑脸。

初初心头颤了下,现在想想,都替当时的自己感到危险。

“初初,生气没错,但你不会因为这个,也跟他闹掰了吧?”田小妹没敢直接说离婚,怕刺激到夏初初。

“闹掰了,他以后应该都不会再见我了!”初初敛下眸子,心口有些痛了起来。

脑海里面闪过男人走掉的身影,心一阵阵的蜇疼。

看到她伤心起来,田小妹搂着她的肩头,头靠在她肩膀上,“初初,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一下,现在你情绪还不稳定,有些决定还是等你冷静下来,再好好想想!”

其实,她真想说,初初跟北冥煜在一起真的不错。

那个男人有权有势,有似乎很疼爱初初,就因为这件事情就分手了,似乎不是很理智。

不过,谁被自己的另一半欺骗着,都会生气的。

不管是基于什么理由,两人都已经结婚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坦白的?

难道是怕初初窥觑他家财产不成?

但是听初初说,是他自己缠上来要负责的。

“你想想啊,当初你的身子给了他,也不是他的问题,这件事情你还是很幸运的,总比给了别人好……”

初初瞪了她一眼,小脸有点红了起来。

每次想起第一次,她就不自在,因为是她自己开始的。

真的不怪那个混蛋男人!

“他瞒着你他的身份,是很可恶,很渣,很流氓,很不是人……”

初初抽了抽嘴角,怎么听着小妹骂他,她有点想反驳呢?

“但是吧,他对你怎么样?好不好?你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田小妹也不劝那么多,留给她自己好好想想。

“我不陪你了,我的书还没有更新呢,我得赶进度!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着,田小妹就起身要回屋。

“你不吃东西吗?”

初初抬眸看她,有点艰难,眼脸肿的很,沉重的要命。

“嘻嘻,怎么可能,这些可是你给我带的,这两个归我了,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田小妹笑了笑,俯身拿了两盒,朝她眨了眨眼,“还有啊,你眼睛都肿成核桃了,一点都不像你,自己去冰箱里面拿冰块敷一下。”

叮嘱了一番,田小妹就回屋奋斗去了。

初初坐了一会,才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脸,伤春悲秋什么的,确实不适合她。

她起身走去小厨房,打开冰箱,在里面找出冰块,拿了一条毛巾裹着,躺在沙发上敷着眼睛。

不禁脑海里面又闪过某人的英姿。

想到他丢下的那句话,冷冰冰的,没有回旋余地,心头一窒。

“你不要后悔!”

他真的不再理她了吧!

她都叫他滚了。

他是那么高傲的人,应该是言出必行的人。

原以为,自己可以不动于衷的,可是每次想起这句话,她就难受的想哭。

敷着的眼睛,从眼角涌出泪水,然后滑过脸颊,流入耳朵。

冰冰凉凉的。

他有权有势,想要什么人没有啊。

她呢,什么都没有。

他们天差地别,怎么想都不可能在一起。

越想,泪腺越发控制不住,不断的涌出咸涩的水珠。

趁着爱的不够深,还是分开吧!

初初,胡乱的想了一通,也又哭了一小会。

眼睛没有敷好,反倒又肿胀了不少。

“怎么办?”

被她丢在外面的保镖,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哭声,面面相觑着。

“少夫人哭的这么伤心,还是跟爷汇报一下吧!”

“爷也很生气,你说他现在会在意吗?”

同伴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啊,不在乎少夫人,爷会叫我们等着送她回家吗?”

那位保镖忍不住踢了一脚同伴,然后拿出手机给北冥煜打电话。

可惜,电话没人接听。

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却也不敢离开回去,最后还是打给了崔浩。

初初不知道那两位保镖正愁着怎么送她回去。

哭了一顿,拿纸巾擦了下鼻子,收拾了下,继续冷敷眼睛。

不能哭了,否则明天眼睛都睁不开了。

再说了,那混蛋,有什么值得她哭的。

他不理她,她还不想理他呢!

这个世界就没有谁离了谁,过不下去的。

愤愤的想着,初初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的悲切了。

叮咚!

叮咚!

正想开了,门铃倏然响了起来。

“谁啊?初初,你帮我开下门!”田小妹喊了一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