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33章一个人吃饭

第333章一个人吃饭

看到北冥煜真的走了,初初忍不住眼眶红了起来。

心底委屈不已。

明明是她自己把他赶走的。

可是,当男人真的走了,她却难受的紧。

他不会再理她了吧!

他是真的走了吧!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就怕一松懈下来,眸底的泪水就会滚落下来。

心堵着,鼻头酸涩。

就在她越来越忍不住心底的难受,要哭出来的时候,服务员却在此刻上菜。

“打扰一下!”

初初急忙转开头,抽了一张纸巾拧着鼻子。

装做感冒的样子,偷偷擦拭掉眼泪。

“您好,菜都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服务员看到她伤心,也没多嘴,把菜品都端上桌后,然后恭敬的叮嘱了一声。

“嗯!”初初仓促的应了一声,鼻音浓浓。

盯着满桌子好吃的,出神。

刚刚的伤心被人打断,现在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他都走了,这些她吃的完吗?

还有啊,这里吃饭肯定不便宜,等会还得付钱啊,她可不可以退掉?

才冒出一点想法,下一秒,她却捡起筷子吃了起来。

管他呢,先吃了再说。

她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抛却那些不愉快。

他不吃,她自己吃。

“嗯。好吃!”

“这个也好吃!”

“这个好喝!”

一个人坐在那里,狼吞虎咽,还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不到半个小时,餐厅上风卷残云,留下满桌的狼藉,除了几盘完好外,其他十几道吃的一点都不剩。

“嗝!”

初初打了个饱嗝,端着饮料喝了一口,肚子饱胀的要命。

靠在沙发上,心情说不出的好坏。

这会,服务员送了一道甜点。

初初怔了下,低声道:“这个我可以退吗?”

她实在是吃不下了。

而且,看着满桌被自己吃干净的盘子,又开始肉疼了起来。

这得多少钱啊?

“您好,这道甜点是一起的。”服务员含笑应道,顺便把甜点放在她面前。

“这些总共多少钱啊?”初初小心翼翼的问道。

服务员笑了笑,当作没看见怕付钱的样子,恭敬的应道:“这些您的先生都已经付账了,不用再结账。”

已经付钱了啊!

初初松了口气。

但是想到是他请的饭,又闷闷不乐起来。

“能帮我把这些都打包起来吗?”

“可以的,您请稍等一会!”

服务员躬身应道,旋即去拿打包的餐盒,进行打包。

从餐厅里走出来,两位保镖就驱身上前,“少夫人,爷让我们送您回去!”

初初扫了他们一眼,冷淡道:“我不回去!”

那里不再是她家!

回什么啊!

她气着,想的都是不理智的。

保镖面面相觑,有点难办啊。

看到他们为难着,初初撅了下嘴巴,还是坐进了车子。

两个保镖还没笑出来,就接到她的命令,“去北洋路!”

呃?

初初小脸一凛,声音沉了几分,“去不去啊,不去我去打的!”

要不是为了省一笔车费,她才不会坐这车。

“去!”保镖赶紧应声,驱动车子,往北洋路开去。

他们哪敢不送啊。

而且爷还叮嘱他们,要听她的话!

当初初摁响田小妹家门铃的时候,那两位保镖还站在她身后,不知该怎么办的样子。

“来了,来了,谁啊,那么着急!”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咔!

门从里面打开,田小妹穿着一套家居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头发还有些乱。

看到外面的人后,惊怔了下。

“初初,你怎么过来了?”

“嗯!”初初应了一声,直接走了进去,然后当着保镖的面,把门关上。

“诶,他们……”

田小妹指了指外面,这么把人家关在外面不好吧!

“不用理他们!”

初初拎着打包好东西到客厅去,然后一盒盒取了出来,“你吃饭了没?”

“早吃了!”田小妹眼睛滴溜溜的瞅了她几眼,不对劲啊,小脸有点冷,谁招惹到她了?

“你怎么了?”

田小妹坐了下来,竟然来她这里,也不提前说一声。

“没什么,这些菜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初初坐了下来。

田小妹眼尖的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悄悄的坐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会是跟你家老公吵架了吧?”

她话刚刚问出口,就被初初猛然抱住,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小妹,我好难过,他是个大骗子!哇哇……”

田小妹有点懵!

前一秒还很冷静的人,此刻却哭的惨兮兮的,一时间适应不过来。

“哇哇……他是个大骗子,大坏蛋……”

田小妹耳鸣着,抱着她拍着后背,义愤填膺,“他骗你什么了,他是不是欺负你?”

“哇哇……我再也不理他了……吸……呜呜……他是个骗子!”

初初哭浑然忘我,不断的重复着男人是骗子,也不说是怎么回事。

田小妹只好抱着她,安慰的拍着她的后背,等她发泄够了,再问清楚怎么回事。

“呜呜……”

“好了,别哭了,他怎么欺负你,我帮你去揍他!”

“呜呜,你打不过他的!吸……”初初眼泪滚滚的落下来。

听到田小妹的安慰,心底越发的委屈,眼泪忍都忍不住,如断线的珠子不断的往下涌掉。

“我揍不过,我可以找我哥!”田小妹怒着脸,一副不放过北冥煜那厮的口气。

“吸……吸吸……”

初初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不停吸着鼻涕。

田小妹抽过纸巾帮她擦拭着。

初初直接夺过她手里的纸巾,自己拧着鼻子,小巧的鼻子,没一会就被拧的红彤彤。

长翘的睫毛还沾着泪水,眼脸红肿,鼻翼翕动,像个可怜兮兮的小狗崽,肩膀还一抽一抽的。

让人心怜不已。

田小妹叹了一声,看着好友,哭的这么惨,还是那么漂亮。

别人哭起来丑的要命,初初哭起来,却多了一份娇怜的美人韵味。

若是有男人在,肯定心疼不已。

“呜呜……”

半个小时后

“来,喝杯水!”

田小妹起身倒了一杯温开水,送到初初面前。

大哭一场,初初心情舒缓了许多,擦干净脸上的斑驳,接过田小妹倒给她的开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他骗你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