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32章你是我的药

第332章你是我的药

两人正走到餐厅门口,初初这么一吼,还算热闹的地方,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北冥煜也终于停住脚跟。

看到他冷峻脸色,初初心头颤了下,不过话都说出去了,收不回。

正当她有些忐忑不已的时候,男人的声音落了下来。

“你是我的药!”

北冥煜应的很认真,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道不清说不明的暧昧。

那没说出口的意思就是,你是我的药,得给我吃!

初初囧了囧。

瞪着男人正经的样子,心底忍不住暗骂了一顿。

北冥煜趁着她还发愣,带着她走进餐厅,不顾四周惊呆的人群。

就连跟在后面的保镖,都佩服不已。

冥爷越来越会开玩笑了。

“冥爷,里面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本店吃饭?”

餐厅经理听到底下的人汇报,赶紧跑了出来迎接。

“嗯,刚好路过!”北冥煜应了一声。

“好好,本店的荣幸,里面请,刚好有个包厢!”

餐厅经理在一边引路,恭敬不已,脸上带着攀附的笑意。

北冥煜点点头,没异议。

“我不要去包厢!”初初倏然开口。

眸底滑过一丝不配合。

她才不要去包厢,跟他面对面吃饭!

都气饱了。

“这……”餐厅经理,看了看她,犹豫着。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是什么身份,但是被冥爷带过来的,不可大意。

然后,他询问的看向北冥煜。

“就在大厅吃吧!”

北冥煜发话。

初初鼓着小脸。

“好吗?”他宠溺的戳了戳她气鼓鼓的脸颊,柔声问道。

初初拍掉他的手。

那餐厅经理看到初初不怕死的拍开男人的手,下意识的惊颤了下,目瞪口呆,后背直发凉。

这女孩胆子可真大。

冥爷的手也敢打!

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男人还不生气。

“不是说好了,吃饱再生气?”北冥煜睨着哄不下来的女孩儿,耐着性子,说道。

谁跟你说好了。

初初就是想跟他做对。

看到他面容柔和不发火,就更加觉得他假仁假义。

“我不饿……”

话刚刚说完,她就直接被自己肚子的鸣叫给打脸了。

初初小脸红到耳根。

餐厅经理听到那咕噜噜的叫声,忍不住嘴角上扬。

北冥煜冷凉的眸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餐厅经理立马收敛,没敢笑出来。

“我们就在大厅吃!”

北冥煜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随即凛声跟那餐厅经理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冥爷请稍等!”

这会正是吃饭高峰期,加上这餐厅的菜品不错,此刻大厅的位置都已经坐满了人,而且还有客人在排队等座位。

一时间调整出来,不太容易。

但这些都不是北冥煜考量的,他只想不让他的老婆饿肚子。

“不用感到不好意思,饿肚子就是饿肚子了,没人敢笑话你!”

餐厅经理走开后,北冥煜揉了揉身边小妻子的海藻般的头发。

算是安慰了一句。

“哼!”初初红着小脸,看着别处。

她怎么老是在他面前出糗呢?

真讨厌!

很快,餐厅经理就腾出来了一个大厅里面最好的用餐位置。

“冥爷,这边请!”

北冥煜手不放,拉着初初随着经理走了过去。

没一会,两人相对而坐,北冥煜接过餐厅经理递过来的菜谱,翻看了下,旋即点了十几道菜。

没问她想吃什么,就把菜谱合上递了回去。

“速度快点,我老婆耐不住饿!”

北冥煜直视着还生气中的小女人,话是对着餐厅经理说的。

“好,马上,两位请稍等!”餐厅经理惊诧不已,这女孩竟然是冥爷的妻子!?

他怎么没听到有报道说,冥爷结婚了?

即使心底惊疑不已,餐厅经理还是赶紧转身去安排。

初初虽然没搭理男人,不过他点的菜她都有听到,大多数都是她喜欢吃的,而且还不是中午吃过的海鲜。

心底震颤了下。

哼!

别想一顿饭,就想让她原谅他。

她撇开头,看着外面美丽的夜景。

北冥煜则是盯着她看。

璀璨的灯光落在她身上,晕染在那张白皙的小脸蛋上,越发衬她皮肤晶莹剔透。

粉粉嫩嫩的。

总是让人忍不住想捏捏。

这时,服务员送上来两杯温开水。

“喝点温水润润喉!”

拿过饮料管子,放在水杯里,北冥煜才把水放在她面前。

初初撅了下嘴。

假惺惺!

看到她小脸又气鼓了一分,北冥煜轻叹了一声,换了个话题:“你的衣服怎么破了?”

帮她拍灰尘的时候,就发现了,虽然不明显,但是还是看到了。

只是那会她在气头上,加上也没受伤什么的,他也就按下来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担心。

初初没应他。

北冥煜眉宇紧蹙了下,这丫头火气不小。

“初初!”

很少听到他喊她名字,夏初初心尖颤了下。

“当初,让你在北冥家受委屈了,对不起!”

初初小脸一沉,四周竖起了一道无形的栅栏,拒人千里之外。

“还让你受舆论的谴责,我……”

初初倏然起身往外走,北冥煜赶紧打住,起身拉住她,“去哪?”

“我去哪关你什么事啊,你是我什么人啊,我做什么你管得着吗?冥爷!”

初初巴拉巴拉的喊了一堆,末了,还讽刺的喊了一句他的尊称。

北冥煜俊脸一沉。

看着一脸漠冷,语气相当冲的小妻子,他气的真想打她一顿屁股。

可惜,舍不得!

“我是你老公!”

他沉声提醒着她这个事实。

只要是他的,就别想逃走。

“你是大骗子!”初初水眸染着怒火,反驳了回去。

北冥煜一噎,俊脸黑沉黑沉。

“你就这么介意冥爷这个身份!?”

“对,我讨厌北冥家的人,更不喜欢你,你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初初气着,有些口不择言。

其实,一开始,只要他出来解释一句,那些不该有的委屈,她都不会受。

现在跟她道歉,有毛用啊!?

北冥煜怒沉着俊脸,凤眸幽冷无比,直直的戳着她。

初初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不怕死的死瞪回去。

“你不要后悔!”

北冥煜冷凉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裹夹着一股低气压,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