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03章坚决不去医院

第303章坚决不去医院

夏初初夹着屁股,趴在他身上,羞囧的一张小脸火烧火燎。

天啦噜,能不能先把手挪开啊啊啊!

“去医院做什么啊?”

该不会是去看屁股吧?

初初这会特有不好的预感。

男人的声音沉铸应道,“你都摔成这样了,去看伤。”

阿勒?

那去医院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电影泡汤了?

初初流转了下黑葡萄般的璀璨眸子,瞬间皱起鼻子,扭头,望着男人沉铸的面容。

“可以不去吗?”

且不论她伤的位置尴尬,她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伤就错过跟某人约会的体验啊。

北冥煜垂眸睨着她,见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皱着鼻子,像个可怜兮兮的小狗,小嘴还瘪着,一副他不答应就哭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

“你不痛吗?”

说着,他的手不轻不重的捏了下她的伤处,瞬间一股刺骨之袭上她的大脑皮层。

屁股一夹,尖叫出声,“啊啊啊……别碰,痛……”

夏初初泪眼汪汪的控诉着男人的恶行。

北冥煜薄唇轻勾,坚定不已的说道:“那就去医院!”

初初把鳄鱼眼泪挤了出来,委屈哒哒的说道:“那我们还看电影吗?”

北冥煜一怔,伸手拭去她掉落的泪水,心底一软,“我们先去医院,再去看电影,或者等你好了再去!”

“不要!”

她抗议,她都盼了这么久,近在眼前,竟然又不去了?

这让她怎么等的了?

很痛苦的好么?

再说了,现在过去时间刚刚好,要是去了医院,若是医生说了什么不能坐的话,她还能看成电影吗,说什么都不行。

北冥煜见她这么坚决,实在是没法理解。

“你都这样了,还怎么看?趴着看,还是躺着看?”

只怕她躺都成问题。

被他训了一顿,初初委屈了起来,想从他身上起来,却奈何屁股痛的她眼泪直打转。

“我不要去医院!”

看她倔着,北冥煜头疼不已。

尤其是她红彤彤的眼眶,让他更是没了脾气,北冥煜叹了一声,允道:“好,去看电影,你给我趴好!”

“嘻嘻!”瞬间,初初眉开眼笑,北冥煜傻眼。

有种自己上当的感觉。

这丫头上一秒还委屈的像是他怎么欺负她似的,下一秒就眉开眼笑起来。

“为什么这么想去看电影?”

他升起隔板,俯身拿过车上备着的医药箱。

在里面翻找着药水。

“我还没跟男孩子去看过电影啊!”

软糯糯的嗓音,如同棉花拂过他的心尖,北冥煜眸光一闪,柔声允诺,忍不住满足她,“只要你想去,我们随时都可以去看!不用着急今晚!”

转开了药水的瓶盖,拿过一块棉花,沾了药水,手一撩,就把她的裙子撩到了腰间,露出白皙匀称的大腿。

鹰黑的眸仁一紧,瞬间染上一抹炽热。

“可是都定好了,不去多浪费啊!”

初初撅嘴说道,都没有发现某人在做什么。

直到感觉下面凉飕飕的,然后某人拉着她的小裤裤,才反应过来某人要做什么。

“啊,流氓,你做什么?”

她面红耳赤的拉住自己的小裤裤,水眸圆溜溜的瞪着男人。

北冥煜抿了下嘴角,没在意她的激动,轻而易举的拨开她的手,直接拉下去。

“啊啊……”

初初羞的不行,挣扎着想起身,奈何自己趴在他的身上,动作有些迟缓。

没两下就被男人压住了。

“啊啊,你放开我,呜呜……”

天呐,丢脸死了,还在他面前露光光……

初初爬不起来,只好拿手遮,偏偏又被他钳制住,压在她的身下。

顿时,动弹不得。

初初转狂不已。

“不准看,不准看!”

听到她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北冥煜额头突突的跳着,就给她擦个药,至于嘛?

“别乱动,否则弄疼了,别怪我!”

啊啊……这话要不要那么暧昧啊、

“不要……啊……”

特么的,这种是什么感觉啊?

害臊,羞囧,又酸爽!?

“你混蛋!”

北冥煜眉宇紧蹙,被她挣扎的,都没法给她擦药了,声音不禁沉了几分,带着一丝愠色。

“你别扭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我就给你擦个药!”

“呜呜,混蛋,我不要你擦!我要自己擦!”

初初羞的吼了回去。

看她中气十足,恼红着一张小脸,北冥煜反而觉得好笑。

声音柔了下来,“乖乖躺着,看都看了,擦下药水,不然去医院!”

去……去医院?

“不行!”初初郁闷。

“那就乖乖躺着!”北冥煜霸道的说道,一手摁住她,一手往她的伤口擦药。

摔到的地方明显的跟别处不一样,都有点淤青了。

他眸色一暗。

这丫头伤的不轻,竟然不去医院。

“啊啊……轻点轻点!”

初初痛的浑身颤栗了下,双腿一夹,又羞又愤,恨不得躲起来。

北冥煜拧着眉头,被她叫的手直觉缩了下,才继续给她擦药。

“你忍着点,痛才有效果!”

说着,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啊啊啊……救命啊!”

她好想杀人啊啊啊!

“呜呜……痛。”

“北煜,你不是人。”

“你妹的!”

“你奶奶的……”

“去你大爷的!”

……

听着她飙粗,问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北冥煜额头突突的跳着。

嘴角紧抿,想斥责她,偏偏看到她满脸泪痕,又舍不得。

赶紧给她擦好,拉好了衣服。

“好了,别骂了,女孩儿别满嘴脏话,文雅点!”

“泥煤啊,我就骂怎么着,你把我杀了啊!你就是个混蛋,彻头彻尾的流氓,是不是我不给你占便宜,你就趁机报复啊,一定是的,真够阴险的,小人,无耻,大混球!”

不让她骂,她就骂。

巴拉巴拉的,一堆坏人的标签往北冥煜的身上飘。

这会,冥爷也宽宏大量的没跟她计较。

沉着俊脸,出奇的安静,让她骂个爽。

直到初初骂累了,才惊觉自己这是在老虎嘴边拔毛啊。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男人,艾玛!

那脸色都要黑的滴出墨汁来了。

猛然撞上他幽深的眸仁,心头一颤,赶紧躲开。

“骂完了?”

阴恻恻的声音吹拂过她脑仁的发丝,寒瑟瑟的。

“完了!”她噎了下口水,弱弱的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