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04章……爽了

第304章……爽了

“骂爽了?”

初初眨了眨眼睛,把眼眶里面残留的泪水给挤出来。

“……爽了!”

是够爽的。

痛的……

北冥煜盯着蔫气的女孩儿,那副后悔莫及的模样,看来她还是知道害怕的。

嘴角勾了勾,旋即隐掉。

大手顺了顺她的发丝,宽宏大量的说道:“看在你是伤员的份上,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

“不过什么?”初初急忙接话,暴露出自己受惊吓的心理。

“……”北冥煜眸仁深深的睨着她,红彤彤的小脸。

因为刚刚哭过,女孩儿的鼻子也红彤彤的,甚是可爱。

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弧度,“以后,你得伺候我洗澡!”

“凭什么啊?”初初瞪眼,瞬间炸毛。

不是说好了,他的就是她的吗,为毛她还要伺候他洗澡。

就算是,也应该是他伺候她吧。

啊呸,想什么呢。

“不乐意?”北冥煜挑了下眉梢,带着一丝威胁。

“当然不乐意,凭什么啊?”

“凭我是你老公,凭你刚刚骂我骂的很爽,所以我现在不爽!你就得挨罚!”

北冥煜俯身直直的盯着她晶亮的水眸,直接望到她心底去。

初初心颤了下,躲开他深不可测的目光,撅嘴抗议,“哼,你这是虐待我!”

“这是福利!”

北冥煜脸不红气不喘的纠正,想着以后都有她伺候在侧,确实是种享受。

初初抽了抽嘴角,瞪了一眼男人脸上那抹邪笑。

流氓。

这是变相的吃她豆腐吧。

让她伺候洗澡,她才不干。

“不答应这个也行,还有种受罚!”

看她鼓胀着小脸,脸色变换着,心思显而易见,北冥煜深意的说了一句。

“哪种?”

只要不是给他洗澡就行。

“你是要选另外一种了?”北冥煜认真的问道,还装出不满意的样子,眸仁深处却不着痕迹的滑过一丝锋芒,快的让人扑捉不到。

“只要不是伺候你洗澡,就好!”初初不疑有他,坚定说道。

“你说的!”北冥煜眸仁定定的看着她,剑眉紧蹙。

见他不满意的神色,初初直觉他说的另一种受罚,应该是对她比较有利的,爽快的应道:“嗯!”

北冥煜认真的颔首,随即说道:“那就罚你以后,跟我共浴!”

“什么?”

夏初初直接石化。

北冥煜揉了下她的耳朵,淡淡的提醒道:“这可是你刚刚答应的!”

“你使诈!”

这跟伺候他洗澡有什么区别啊啊?

看着面红耳赤,直接炸毛的小妻子,北冥煜心底愉悦无比。

逗她,真是乐趣无穷。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答应的!”

北冥煜勾着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像只狐狸,贼的很。

初初郁卒。

“哼!”她哼了一声,头一转,拿后脑勺对着他。

北冥煜好笑的顺着她海藻般的发丝,柔声哄道:“你跟我共浴,说不定我还可以伺候你洗,不用你伺候我!”

初初抽了抽嘴角,不应他。

虽然刚刚她有这么想过,但是真的让他伺候她洗澡,她可受不了。

“呜呜,老公,我错了,我不该骂你的!你就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吧!”

硬的不行,她直接趴在他大腿上,委屈的哭了起来。

“老公,你不要这么小气了,不要跟我计较好么,我不应该说你是小人,你是君子,我不应该骂你流氓,你是好心,肯定不是在报复我……”

看着女孩儿肩膀一抽一抽,好不委屈的指控着他的恶行,北冥煜嘴角抽了抽。

这是认错的态度?

“你说我虐待你!”

北冥煜哼了一声。

“呜呜,我嘴误,你那么疼我,哪是虐待我!”

“怎么疼法?”北冥煜勾着嘴角,眸色深深的睨着她的后脑勺。

“吸,”初初干脆把刚才没挤出的鼻涕都蹭到他的裤子上。

感觉到腿上湿湿的,北冥煜俊脸一黑。

这丫头!

“你帮我擦药,还给我买礼物,还半夜买麻辣烫给我……还帮我虐渣渣。”

算算,也算是疼她的。

除了天天想扑倒她,偶尔时不时的甩她脸色以外,老公大人还是很疼她的。

听到麻辣烫,某人的脸更黑,只是埋头擦鼻子的她没看见。

“老公,人家错了,原谅我好不好,你都比我大了那么多,你就不要跟我计较了!”

男人的脸黑如玄铁。

大了那么多,是什么鬼?

嫌弃他老?

“你嫌弃我老!?”

沉怒的声音袭来,初初浑身一个寒颤,顿觉说错了。

她抬起头,眼巴巴的瞅着脸色不太好的男人,瘪着嘴巴,道歉,“没,没嫌弃你,你成熟,事业有成,魅力无边,只往那一站,就帅的爆炸,人家的小心脏都会忍不住的加速。”

明知道她胡扯,北冥煜心底还是飘飘然着,眸仁闪了闪,透着几分氤氲,“现在有加速吗?”

他的手直接摸了过去。

流氓!

初初差点就爆粗口,可是却不敢,讪讪的笑着,“嘿嘿,加速的!是不是?”

尼玛!

她是羞的!

绝对不是被他撩的。

北冥煜心底好笑,继续陪她玩着。

“我怎么感觉不到呢?”

手往下。

初初差点没忍住吟叫出声,小脸涨红。

心底恶狠狠的骂了一遍男人。

色狼!

竟然正儿八经的吃她豆腐。

“呼呼,疼!”

她身子一弓,瞬间泪眼汪汪。

听到她的痛叫声不像是装的,北冥煜赶紧松了手,语气不禁紧张了几分。

“弄痛你了?”

“不,不是……”

尼玛,能不能别再问的这么暧昧啊,会让人想歪歪的。

“哪里痛?”

“呵呵……”

她不知道是哭还是笑,趴在他腿上,等着屁股的那阵疼痛过去。

北冥煜眸光一闪,大手一探,轻轻的帮她揉了起来。

“还疼吗?”

夏初初:……

上帝啊,饶了她吧!

可能是被羞涩引开了注意力,一路到达电影院,初初都没感觉到屁股痛了。

这得多亏某人一流的按摩能力。

北冥煜也心满意足了一把,女孩儿的臀,极富弹性,软软的,摸着很舒服。

帮她缓解疼痛感,他百般的乐意。

车子停下,他都还舍不得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