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86章到底加了多少盐巴

第286章到底加了多少盐巴

夏初初惊诧的瞪着水眸,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北冥煜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回头瞪着她,眉宇紧蹙,“你要不要上来睡觉?”

夏初初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呐呐应道:“我等会再睡!”

那双眼睛却滴溜溜的盯着男人瞧,像看稀有动物。

瞧的男人冒火。

是恼火。

“我拉肚子就让你这么惊讶吗?”

那水灵灵的眼睛一直盯着他,让北冥煜好火大,平时让她看不看,现在就这么喜欢看。

看他狼狈很开心?

听到男人危险的语气,夏初初抿了抿嘴,眨泛着水灵灵的水眸,透着一丝淘气,壮着胆子应道:“嗯。跟你霸道的气质不符!”

北冥煜抽了抽嘴角,他也是人,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拉个肚子怎么了?

他狠狠的瞪着她。

这时,孔叔带着医生过来了。

北冥煜实在是难受,虽然吃了药,但是肚子还在叫着,大有还要去拉的趋势,也不逞强,就让医生看了。

“爷,您胃不好,平时应该注意忌口,别乱吃东西!”

家庭医生开着药,不忘叮嘱着北冥煜。

“嗯!”

他不耐烦的虚应了一声。

“他这样很严重吗?”夏初初站在一边听到医生说的,不禁拧起眉头,她并不知道他胃不好。

看男人沉铸的脸色,这明显早就知道自己的胃不好,却还陪她吃东西。

心底感动又心疼。

“不是很严重,平常注意下饮食,记得按时吃饭,忌烟酒!这胃的毛病就会慢慢的调理过来了。”不顾北冥煜眼神的警告,家庭医生干脆就跟夏初初说了,希望她能够让男人注意些。

“哦!”夏初初点头听着。

“啰嗦什么,开好药赶紧出去!”北冥煜绷着脸,瞪着医生。

医生没敢再说什么,赶紧开好药,让管家去熬煮。

“早晚一帖,后天要是好了,就不必吃了!”

“给她看看脸上的伤口!”

北冥煜扫到她脸上的伤口,沉声命着医生,夏初初怔了下,摸着脸上的那道小刮痕。

“不用了,小伤口!”

家庭医生看着她脸上小小的伤疤,笑笑拿出一支新的药膏,“少夫人,你仔细涂抹几天,伤口就不会留疤了。”

“谢谢医生!”夏初初躬身跟医生道谢,把人送出卧室门口。

“少夫人请留步!尽量让爷喝多点温开水,加点盐。”

“好!”

她应了一声,看到医生走了,才转身回卧室,给男人倒温开水,想到医生的叮嘱,她又走出去。

“你去哪?”

男人喊住她。

“你先躺会,我下去拿点盐!”

夏初初回头看着他。

“不用!”北冥煜不舒服的摁住胃,半躺在床头,却虚弱的没了那份震慑人心的霸气。

“什么不用啊,医生都说了,这样好,我很快就上来了!”

夏初初哄了他一句,随即转身出去。

北冥煜瞪着门口,恼着,却让胃更加的难受,眉宇紧蹙的低咒了声。

“该死!”

夏初初跑着下楼,拿了盐巴,就又跑了上来,来回,额头都冒汗了。

进了卧室,看到男人拧眉忍受,她赶紧在倒好的水杯里面加了盐,端了过去。

“你喝点热水,缓和下。”

“帮我揉!”

北冥煜凝眉,命令,威力大减。

看他难受,夏初初也不拂他的意思,伸手揉着他胃的位置。

“是这样吗?”

她不敢太用力,轻轻的揉着。

“嗯。”北冥煜很满意,接过水杯喝着热水,才一口,俊脸就抽了抽。

以为他是嫌弃有咸味,夏初初赶紧阻止他,“你别吐出来啊,赶紧喝了。”

北冥煜阴郁不已,抿着嘴,最后还是在她水眸的监督下,把那杯咸的要命的热水喝掉。

医生只说加点盐,这丫头到底是加了有多少在里面,想咸死他?

“再给我倒一杯,不要加盐的!”

嘴巴咸苦的很,北冥煜担心自己的胃受不了,赶紧把杯子递过去,让她倒水。

夏初初拧眉,“医生说加了好啊!”

“他没说每杯水都加!”北冥煜瞪了她一眼,再让她加,他肯定得躺在**。

“哦!”

夏初初撇了下嘴,起身去给他又倒了一杯水,然后也把水壶都拎过来。

一边帮他揉着胃,一边盯着他喝了几杯水。

“你要不要睡下啊?孔叔煮药还要一会呢。”

“嗯!”

北冥煜手肘抵在**,自己滑下去,夏初初赶紧扶了下他,然后把枕头放好。

“你再帮我揉着!”

北冥煜要求着。

那软绵绵的小手,没有什么力道,但是却让他很舒服。

夏初初手放在他胃上揉着。

北冥煜拿过一边的药膏,挤出一些,抬手擦在她的脸上。

夏初初心触了下。

“怎么伤到的?”他紧了紧眸仁,这丫头一直都在受伤,让他看着很不舒服。

晚上回来的时候,就想问了。

只是看见是个小伤口,他就没有那么在意,后来两人又不欢而散,到现在才有空追问她这个。

“不小心碰到的。”夏初初没说是跟同学吵架噌到的。

北冥煜眯了眯眼眸,直直的盯着她脸上的伤口,不像是碰到的样子,倒像是什么东西割到的。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他语气沉了几分,带着一丝戾气。

夏初初心底浮上暖意,笑了下,“你不是不舒服吗,还说话啊?快休息!”

听到她难得的霸道了下,那软糯糯的声音别有一番滋味,男人终于闭嘴没再追问。

目光直直的落在她妍丽的小脸上,低眉顺眼,耐性的帮他揉着胃,北冥煜忍不住嘴角勾了下。

软绵绵的小手在他身上,打圈摁揉,舒服的让他闭上眼眸,享受。

不知不觉,北冥煜睡着了。

听到他呼吸轻缓绵长,夏初初顿了下,看了过去,才知道男人睡着了。

手却没有离开,继续帮他揉着。

水眸直直的落在他带着病态的俊脸上,那疲惫虚弱的面容,让她心疼着。

伸手拂开他额头上的发丝,才注意到他的头发还是湿湿的。

她赶紧起身去拿来干毛巾,坐在床边,小心的擦拭着。

换了几条毛巾,直到他头发差不多干了才停下。

一向浅眠的男人,并没有醒来,睡的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