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85章你嫌弃我

第285章你嫌弃我

夏初初吃的太饱,走去阳台那边乘凉,顺带玩了一会游戏。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还不见某人出来,不禁担心了起来。

他都进去很久了,不会是拉虚脱了吧?

她走回卧室,走到浴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下门板。

“北煜,你还好吗?”

“没事……”

男人这时,应的很及时。

那紧绷的声线,让夏初初忍不住低低的笑了下,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赶紧憋住。

没办法,一向冷冰冰的男人,突然拉肚子,画风有点突变,她有点忍不住。

倏地,里面传来了冲水声,然后紧接着是洗手的声音。

“要不要我去找药给吃?”

咔嚓!

门突然打开,男人露出有点苍白的俊脸,面色很不好,眉宇紧蹙。

一股说不出的异味扑面而来,虽然很微弱,但是夏初初还是闻到了,鼻子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你嫌弃我?”

北冥煜瞪眼,很不悦。

特么的,才吃了几口那玩意,就快把他拉虚脱了,有史以来最难堪的事情。

还是当着她的面。

太丢冥爷的面子了。

“呃,没,没嫌弃你!”

被他逼视着,夏初初困难的噎了下口水,讪讪的笑着,哪有胆子敢承认啊。

妈呀,这男人臭臭还不准她皱下鼻子啊,真是霸道。

想到这个,她又忍不住的偷笑了下。

北冥煜眸光阴沉的瞪着她,大有她再敢笑出来,就要她好看的架势,夏初初一个激灵,回神,对上他阴森森的目光。

吓的赶紧跑了出去,“呵呵,我现在就去给你找药!”

不吃药继续拉,会拉死人的。

不过这个男人的肠胃是不是太脆弱了呢。

夏初初咋舌不已,跑下楼去,碰上孔叔还没有休息,找他要了治肠胃不好的药。

“少夫人,肚子要是很不舒服,我帮你叫下家庭医生过来看看。”

孔叔还以为是夏初初不舒服,就怕她身体又哪里不好,北冥煜会担心。

“不是我,是你们少爷,吃麻辣烫拉肚子了。”

夏初初拿着药,准备上楼给某人拿去,却被孔叔诧异的声音给顿住脚步。

“您是说少爷吃麻辣烫拉肚子了?”

听出孔叔语气的不对劲,夏初初回头看着孔叔,纳闷道:“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不就是拉个肚子吗?

“少夫人,少爷不能吃外面的东西,会很麻烦,你先拿药上去,我现在就叫医生过来。”

知道夏初初也不是故意的,孔叔也不敢责怪她,急忙让她上去。

“哦!”

看到孔叔面色凝重了起来,夏初初不禁也紧张起来,赶紧拿着药跑上去,刚刚看到他,那脸色确实很不好。

苍白的毫无血色,整个人都虚弱的很。

“北煜!”

她跑回房间,没见到某人,却听到浴室传来了水流声,贴在门口喊着某人。

可是却没听到北冥煜的应声。

他不会是怎么了吧?

“北煜,你怎么样了?”

夏初初急的拍了几下门,都没听到他的声音,更是紧张起来,试着拧门把。

门没锁,她直接打开走了进去,浓烈的热气弥漫在浴室里,隐约看到淋浴间那里一个人影。

“北煜……”

“呃……”

北冥煜难受的很,想应她一声,不让她担心,却只能发出痛苦的申吟。

夏初初心头咯噔了下,瞬间跑了过去。

男人浑身赤果的坐在墙角处,痛苦的摁住胃,湿漉漉的头发黏在在脸上,水流从他头顶落下,打在他身上,那脸色苍白的好吓人,模样狼狈不已。

“北煜!”

她心一紧,尖叫了一声,赶紧伸手关掉开关,关掉热水。

“你怎么了?很难受吗?”

夏初初蹲下身,声音带着哭音。

水眸染着水雾,她从没见过他这般的狼狈脆弱。

让她心疼。

她怕他会死!

看到她被自己吓到了,北冥煜忍住胃部肚子的难受,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只是力不从心,宽慰的笑变成了苦涩的笑。

“别哭,没……事!”痛的他脸抽了下,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我,我拿药上来了,你吃药!”

夏初初急忙拿药,可是却手抖的拿不稳。

北冥煜抓住她的手,吃力说道:“先扶我起来!”

他痛的没有力气了。

“好好!我扶着你,你小心点。”

看到他浑身不着寸缕,夏初初脸红了下,赶紧弯身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伸手扶他起身。

拿过一边的毛巾胡乱的擦拭着他身上的水珠,再帮他穿上浴袍。

“你还能走吗,孔叔叫医生了,你先把这个药吃了吧,能缓冲下肚子痛!”

夏初初扶着他往外面走,变把手里的药递给他吃。

“嗯!”北冥煜单手放在她肩膀上,伸手拿药过来,直接丢进嘴里,干咽下去。

一只手摁着胃的位置,缓慢的往外面走。

好不容易扶着他走回床边,夏初初气喘吁吁的扶着他躺上去,拿枕头垫在他身后,就转身走开,却被他拉住了。

“你去哪?”

夏初初看到他脆弱的很,那祈求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一样需要人陪着,怕她走了,心头一紧。

“我给倒杯热水,你刚刚吃药得喝点水。”她柔声解释了下。

北冥煜这才松开她的手,即使很难受,但是目光还是随着她的身影移动,寸步不移。

夏初初倒了一杯热水,又中和了点凉水在里面,正好是适合喝下的水温,才走了过去。

“慢点喝!”

她伸手托着水杯,看着他喝水。

男人即使生病了,还是很帅。

虽然面色惨白难看些,但是与身俱来的矜贵,却是骨子里面的东西。

只是此刻少了那锐利的霸气而已。

多了一丝让人心疼的软弱。

“好点了吗?”夏初初担心的问道,心底还是有些愧疚的,没想到吃点麻辣烫他就这般。

上次他不是也陪着她吃了不少吗,怎么没这样啊。

她浑身一震,上次男人陪她吃完小吃,好像是直接去了公司……

难不成也是这样!?

“嗯!”北冥煜低应一声,喝完水,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却听到她问了一句。

“北煜,上次你陪我吃麻辣烫,也拉了吗?”

男人尴尬的转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