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14章原来是一伙的

第114章原来是一伙的

打广告?

敢情还是个明星?

夏初初打量着面前趾高气昂的女人,确实挺面熟的。

仔细看了下,她才想起来是最近爆红起来的那个三线女明星liya,之所以会记住,是因为公交车上面都是这个女人的海报。

本来印象还挺好的,结果没想到现实中,这个女人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那又怎样?”

夏初初毫不畏惧的嘲讽了一声,她就不信这女人真的为了这点小事闹大打官司的地步。

她夏初初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怕闹大,但是她一个女明星,闹大了,可不好。

要是一个不小心,她把今天的事实在微博上面一爆,相信liya的星途会添上浓墨的一笔。

即使粉丝不相信她,而支持liya,那也够她喝一壶了,形象绝对受到影响。

“你……”liya气结,面色一青一白,没想到夏初初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更加狂傲了起来,气的浑身发抖。

“你要是想打官司就尽快,我可没空,还有啊,奉劝你一句,可别为了点小事情,闹大了。”

夏初初指了指差不多干掉的水痕。

溅到一点水珠,衣服就不能穿了?

呵!

还想讹诈她,想的倒是挺美的。

“你不怕?”liya眸底滑过阴狠,她就不信斗不过一个比她年龄小的暴发户女儿。

夏初初面上表情狠狠一怔。

liya以为她是怕了,红艳艳的嘴唇勾起了得意的笑容,趋近了几分,不无得意的说道:“你现在答应赔偿还来得及,我可以不计较、”

夏初初扫了一眼女人得意的样子,茫然的问了一声,“我为什么要赔偿?”

“你弄脏了我的礼服,难道不该赔吗?”

liya咄咄逼人,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似乎觉得声音大就可以战胜。

看到餐厅里侧目过来的目光,夏初初眉心拧了拧。

“我已经道歉了,现在上面的水珠也都干了,一点都看不出来,你还想我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被夏初初拆穿心思,liya面子挂不住,怒吼了一声,“你必须赔我礼服,不准走,否则我告你!”

夏初初磨牙,脚步往前,“那你去告吧!”

谁怕谁?

倏地,手臂上一阵刺痛,她被女人给扣住了手腕。

夏初初往后呿咧了下,看到liya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嵌入自己的皮肉里,小脸一怒。

“松手!”

“你赔我衣服!”liya阴笑着,笃定夏初初不敢对她怎么样。

妈哒!

夏初初见她不松手,反而越发用力,猛然挥手,另一只手同时推开她。

咔!

liya往后退了几步,脚下的高跟鞋一拐,差点跌了个狗吃屎。

她怒极攻心,这下更是不放过夏初初,本来也不想放过的。

她急忙扶住墙壁,稳住身子,指着夏初初质问,“你还敢打我?”

周围闻声的用餐人员,纷纷议论了起来。

“这两人是谁啊?竟然吵了起来。”

“还动手了?”

“似乎是那个女的推了那个女人。”

“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竟然在这里吵架,真是没素质!”

听到这些话,坏的liya自动的归到夏初初身上去,扬着得逞的脸,对着夏初初,“听到了吗?不想难看,就赶紧赔我衣服!”

到底是谁难看!?

夏初初心底一把火烧了起来,双手抱胸,直接迎击回去,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那些吃瓜群众可以听到。

“我说liya大明星,你就为了我一个不小心溅到你几滴水,就要揪着我要道歉赔偿的,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非要我赔偿,不觉的丢脸啊?”

liya面色顿时一白,声音低了几分。

“你认识我?”

她今天出来约会,特意打扮了一番,跟清纯明星路线是不一样的本色,可还是被人认出来了。

不仅认出来,还是被夏初初当众揭穿。

“谁不认识你啊,天天海报挂在公交车上!”

夏初初笑眯眯的大声说道。

顿时,四周的人群再度议论纷纷起来。

“我之前被人溅到咖啡都没让对方赔衣服呢。她一个明星,为了这点小事就让人赔偿?还要不要脸啊?”

“现在的女明星……你看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也不知道要勾引谁,这么没素质。”

“那女孩都赔礼了,她还纠缠着人家,真是丢人现眼。”

……

liya面上各种神色变换,听到那些人的埋汰,盯着夏初初的目光越发怨毒起来。

“还要告我吗?”夏初初笑眯眯的问道,以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到:“你也别用这个来吓唬我,要是想告早告了,其中利弊如何,相信你一个大明星心知肚明。”

“我不知道你为何揪着我不放,可我夏初初也不是好惹的!”

“你恐吓我?”liya眯了眯眼线细长的眼眸,怒光尖锐的让夏初初不舒服的拧了下眉头。

“要说恐吓也应该是你恐吓我吧?”这女人的智商是不是有毛病啊?

夏初初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真不知道这种女人是怎么爬上去的。

没一会,她就见识到这女人的厉害之处。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我真的没有……”

前一秒还面露狠色的女人,突然变的如惊弓之鸟,睫毛抖颤,眸底浮现水雾,就好像被她欺负,多么委屈似的。

夏初初有点莫名的看着女人转瞬像变了个样子。

嘴巴惊愕的张着。

正想问这女人发什么神经,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

“liya,你怎么了?”

听到那急切担忧的声音,她浑身一震,心被触了一下。

她紧紧的攥了下拳头,头也不回。

北冥晨快步走到liya面前,没注意到夏初初,搂着liya,关心着:“你怎么了?”

“晨少……我刚刚在里面,被这个女的弄脏了衣服,我只不过是让她赔礼道歉,她却骂我,骂我恐吓她!我这是商家代言的礼服,是要还回去的。”

liya趁势窝在北冥晨的怀里,跟他哭诉着。

那眼泪说来就来,泫然欲泣,娇滴滴的模样,梨花带泪,激起男人的怜惜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