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15章故意羞辱她

第115章故意羞辱她

夏初初在一旁,看的傻眼。

这女人半真半假,演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不愧是明星。

眼泪说来就来。

“没关系,衣服我替你跟商家说!”

北冥晨想息事宁人,本来远远就看到liya在跟人争执,见事情还在继续,他不得不过来。

否则,闹下去,人尽皆知,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来北皇酒店用餐的人都是上流社会,非富即贵的有钱人。

“晨少,你真好!可是,明明就是这个女的有错,本应她要承担的责任,你不用为了她破费的!”

liya的一番说辞,听的北冥晨心底满意不已,多么懂事的女人啊。

可夏初初却被恶心到了,嗤笑了一声。

北冥晨听到那鄙夷的笑,面色一沉,安抚了下怀里的女人,转头一看,见到是夏初初后,眼睛瞬间瞪圆。

“夏初初!”

对上他嫌弃盛怒的眼眸,夏初初嘴角勾了勾,冷意明显。

“晨少,别来无恙!”

北冥晨一见到她,就想起她在学校对他的一阵冷嘲热讽,不禁怒火涌起心头。

“你怎么在这里?”

夏初初听到他的质问,觉得有点好笑。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都可以在这里了,我就不能在这里吗?”

北冥晨被她呛的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一脸得意。

“夏初初,真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都缠着我到这里来了,我还以为你是多么傲气的女孩呢,原来也只不过都是装的,你就算怎么在我眼前绕,我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孩,你就别白费心机了。”

被他自恋的嘲讽一噎,夏初初气的差点说不出来。

真是没见到这么自恋的男人。

她缠着他?

以前也是眼瞎了,才会觉得他好看。

“晨少,你想多了,我是跟我老公一起来吃饭的。”夏初初面色沉冷,看着得意的北冥晨,心底直泛恶心。

北冥晨不相信她说的话,别说是夏初初结婚了,就她大学还没毕业,不用想都不可能。

再说了,她要真的结婚,夏紫会不知道?

“你就算承认偷跟着我过来,我也不会笑话你,毕竟你的一番心意……”

北冥晨依旧沾沾自喜,觉得夏初初就是跟着他过来的,要不怎么那么巧的跟他的女伴吵了起来?

夏初初看他自大又自恋,气的说不出话。

喉咙堵着一块石头,不上不下,她真心觉得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曾经喜欢过这个人。

倒是一旁被冷落的liya,看到他们还是认识的,听到北冥晨说的话后,脸色更是一阵青紫交错。

“晨少,她是来找你的?”

“是啊!”北冥晨搂着liya的肩膀,肆无忌惮的看着夏初初铁青的面容,心底只乐呵。

看吧,嘴上说不是,还不是见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妒忌的发狂。

夏初初要是知道北冥晨心底所想,绝对会把刚才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

不过,现在也好不到哪去。

看到北冥晨那嚣张的得意劲,她就想吐血。

“信不信随你!”

她也用不着跟这种人解释。

夏初初觉得,再呆下去一秒,估计自己都要被恶心吐了。

北冥晨实实在在就是一个渣男。

前几天才跟夏紫腻在一起,现在就跟当红女明星搞在一起了,喜新厌旧的男人,她可不稀罕。

就在她要转身的瞬间,北冥晨阴阳怪调的跟liya说了一句,“她喜欢我,经常在我出现的地方露面,刚刚肯定是妒忌你,才会找你吵架的。你别放心上!”

“这么不要脸,难怪故意溅我水呢,原来是为了你来的,晨少,你要赔偿人家!”liya波涛汹涌的贴了上去,北冥晨眸光一亮,搂在女人的手臂的手紧了几分。

liya身材傲然,很容易能勾起男人的兽-欲。

夏初初再也看不下去,转身走人。

“站在!”北冥晨冷沉的喊了一声。

夏初初不给他面子,只往前走。

“夏初初,别想就这么走了,否则捅到学校去,你也别想毕业。”

北冥晨不想让她好过,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让她走人。

夏初初气怒的回头瞪着面前令她恶心至极的男女,她知道北冥晨有这个能力。

即使他再怎么没地位,也是北冥家的人。

她得罪不起。

更不想把学校生涯搞的一团糟。

“你到底想怎么样?”

“给liya道歉!”北冥晨仗着身高的优势,眼神鄙夷的睥睨着她。

夏初初气的冒烟,“我刚刚在洗手间里面已经道歉过了。”

“我没听见!”北冥晨勾了勾嘴角,很是无赖。

夏初初总算明白了,这男人是故意的,故意要羞辱她。

夏初初忍不住,气怒的骂了一句。

“神经病!”

“你说什么?你有胆再骂一次试试!”北冥晨面色黑沉,眸光阴鸷的盯着她。

夏初初心头发怵了下,对北冥晨身上流露出来的阴沉有些胆惧。

但话都骂出口了,也收不回来,她更是不想跟这种人渣道歉。

“你听错了。”她稳住心头的慌乱,四两拨千斤,直接不认账。

“晨少,我也听到了,她刚刚就在骂你!”liya依偎在他怀里,娇滴滴的落井下石,盯着夏初初的目光得意又窃喜。

她看的出来,北冥晨是讨厌夏初初的,所以只要点火了下,北冥晨都不会让夏初初好过,必定会帮她讨回公道。

她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好。

夏初初,看你还敢不敢继续嚣张。

夏初初瞪了一眼liya,没事找事的女人。

“夏初初,骂了人还不敢承认了?也对,像你这种连自己姐姐都敢陷害的女孩,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北冥晨语气极其的嘲讽,话里满满都是刺。

要是在以前,夏初初肯定觉得心痛的窒息,可如今知道北冥晨是什么人后,反倒冷静的很。

这些话,她只要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必要放心上,折磨自己,反倒乐了看她不顺眼的人。

北冥晨想到夏紫还没有出来,更是气的口不择言,“像你这种没教养,声名狼藉,心胸歹毒的女孩才是最该坐牢的那个,应该进去好好反省。”

夏初初小脸怒的发青。

双手紧紧的攥着,指甲紧紧的扣着掌心,传来刺痛。

她在努力克制心底的愤怒,可北冥晨并没打算要停下来,继续肆意辱骂。

就在她忍不住要发泄的那一刻,肩上被人捏了下。